第四十七章 怎么解决

“没有,只是运气好一点而已。”陈阳没法解释什么,也不合适解释。

但闫亮却听出了另一种意思,慨叹道:“谦虚什么!就算是运气也是本事!更何况,能到你这种程度,怎么可能只有运气!对了,你现在做什么生意啊?”

陈阳刚要回答,门口忽然传来一声巨响,像是店面的招牌被人砸了一下,紧接着又是哗哗两声,两面玻璃碎了。

店里的几个顾客诧异的抬头,陈阳也朝外看去。闫亮和李晓婉脸色同时一变,闫亮顺手抄起门边的一根木棍,就冲了出去。

陈阳急忙跟了出去,就见店面前站着几个青年,为首一人是个光头,额上有道疤痕,几个人手里拿着几块青砖,正在朝着店面的玻璃比划。

“你们干嘛!”闫亮扬了扬手里的棍子,怒声道:“为什么砸我的玻璃?!”

“你的玻璃?”为首的光头冷笑,“房东已经把房子卖给我了!你现在赶紧收拾东西滚蛋!这店是我的了!”

闫亮愤怒道:“你放屁!我前几天刚交了房租!租期一年的!什么叫是你的!那你把租金退给我啊!”

“退给你租金?”光头瞪着闫亮,冷声道:“那是你和前房东的事!我早就跟你说了,这个店要转让,让你不要交租金你偏不听!现在赶紧滚!再不走,我废了你!”

说着,光头朝着身后几人使了个眼色,几个青年迅速从身后抽出几根钢管,虎视眈眈的围住了闫亮。

“你们要干什么!”李晓婉尖叫一声,抄起一把水果刀也冲了出来,她的手有些颤抖,脸色都吓白了,“你们……你们这样,我们报警了!”

“报警?”光头狞笑,“你们占着我的房子还有理了?”

“我们交了房租了!凭什么让我们走!?”

“我说了!房租你们交给的是前任房东,跟我没关系!我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要么赶紧滚蛋!要么我弄死你们!”

闫亮气的嘴都哆嗦了:“你不要欺人太甚!你说房子卖给你了,你把房东叫来,我们当面对峙!”

“对峙尼玛呢?”光头不耐烦了,手一挥:“给我打!”

几个青年拿着钢管就冲了上去,照着闫亮砸了下去。

闫亮拿着棍子挡了几下,冷不丁被一根钢管砸在脑袋上,身子晃了晃倒了下去,几个青年不依不饶,依旧围着闫亮拳打脚踢,手里钢管不要命的砸落。

陈阳急忙大声喊住手,但没有人理他。不远处车里凌风看到,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凌风!阻止他们,快!”

凌风点点头,身形轻轻一晃,就冲进了几个青年之中,只听见砰砰砰一串闷响,所有人都还没有看清楚。一群青年就翻滚着甩飞了出去,重重落在地上,摔的晕头转向。

接着凌风转身,冲到光头面前,一拳打在了他的肚子上。

光头捂着肚子发出一声惨叫,像一只大虾一样倒在了地上。

陈阳将闫亮扶了起来,此时他满脸是血,看起来十分吓人。李晓婉吓坏了,急忙冲进屋拿了一条毛巾,小心翼翼的帮闫亮擦拭头上的鲜血。

陈阳心中暗暗点头,这李晓婉看起来不怎么样,关键时候倒还挺关心闫亮!

“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陈阳问闫亮,闫亮轻轻摇了摇头,看向一边地上倒着的一群人,又望向凌风,道:“这是你的保镖吗……真厉害!”

陈阳和凌风已经说过,人前还是称呼陈总,私下里才叫师兄。此时也不多说,点点头道:“是我的司机兼保镖,以前当过兵!这群人是干嘛的?”

地上的光头已经挣扎着坐了起来,看了凌风几眼,嘴里低声骂骂咧咧,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拿出手机开始拨号,看样子是打电话叫人。

闫亮被打的有点晕,晃了晃脑袋说不出话来,一边李晓婉说道:“他们是鹏程建筑公司的!这处房子要开发,但是房东谈不拢价格,就整天找事!房东躲着他们,他们就来找我们的事!之前就来警告我们,说不准再租这处房子,闫亮没听,他们就来打人!”

陈阳听明白了,什么房子已经卖给他们了,显然都是胡扯。这帮人就是来找事的,目的就是让房东租不出去房子,然后不得不接受他们的条件。

鹏程建筑公司?陈阳想了想,对这些东西也不了解,但他知道有一个人,肯定明白这些事。

陈阳转身走到一边,刚刚拿出手机打算给吴天打电话,就见远处来了两辆面包车,后面还跟着一辆奔驰,风驰电掣的开了过来,停在了书店前。

面包车门打开,下来一大群人,手里都拿着钢管木棍,甚至还有人拿着自制的砍刀。这些人面色不善,直接把整个书店围了起来。

奔驰车上下来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戴着一副墨镜,头发都秃了。旁边还跟着一个打扮妖艳的女秘书,穿着短裙,露着大长腿,矫揉造作的挽着男人的胳膊。

中年男人下车,光头连忙跑了过去,小声说着什么,一边说一边指指点点,显然是在说刚才发生的事情。

中年男人看看陈阳,又瞧瞧凌风,最后望了一眼不远处停着的劳斯莱斯幻影,脸色微微有些严肃。

他迈步走了过来,看着陈阳点了点头,道:“兄弟你好,是你让人打了我的人吗?”

陈阳冷冷看着中年男人,指指旁边坐在地上的闫亮:“你的人打了我朋友,说说吧,怎么解决?”

中年男人笑了笑,“兄弟贵姓?在哪高就?我叫钱远程,是鹏程建筑公司的总经理!可能这里面有些误会!”

说着,中年男人拿出烟,点上一根,朝着陈阳挥了挥:“来颗?”

陈阳摇摇头:“不抽!没什么好误会的,你的人来这就开始砸东西打人,我这朋友被他们打的不轻。其他的不说了,先去医院,该出医药费出医药费,该赔偿的赔偿吧!”

中年男人呵呵轻笑了一声,缓缓吐出一口烟雾:“兄弟你语气挺狂!你让我给你朋友出医药费,那你们打了我的人怎么说?他只有一个人,我这可是好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