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是人吗?

一时间,整个酒吧里尖叫声,惊呼声,酒瓶倒地声,混着拳打脚踢的声音,一片混乱。

陈阳蜷缩在地,不断被猛烈殴打着,他的意识渐渐模糊,只能看见女老板在拼命的撕扯赵磊,但却被他狠狠推倒在地,跟赵磊一起来的两个女生,拉着女老板的头发连扇耳光。

他的意识和肉体仿佛分离,肉体的痛楚让他几乎要晕厥,但灵魂却又无比清晰,仿佛从第三个角度,审视着眼前的一幕。

渐渐的,他的身体失去了痛感,就像是受到刺激后产生的某种自我保护,让他不再感到痛苦,全身生出一种热感,温暖而舒适。

陈阳隐约意识到,这样下去,他自己会死!

内心中强烈的求生欲在呼喊,让他振奋起来,振作起来,不能坐以待毙。

忽然间,一股极其微弱的力量,就像是初生婴儿的脉搏一般,在他身体中颤动起来。

这段时间不断修习大师兄教给他的静功和动功,陈阳身体对于那种奇异的感受越来越强烈,到了后来,他甚至能感受到一股热流从自己的尾椎处涌出,就像是发芽的野草一般,顺着脊柱往上,如一道潺潺溪流,上涌到头顶,再沿着前额下行到小腹,也就是俗称的“丹田”,再回归尾椎,构成一个循环。

根据他从典籍中的查阅,这种状态称作“循环小周天”,道家典籍中称作“筑基”,有些气功类书籍里,说是打通了任督二脉。

对这些玄之又玄的说法,陈阳不做置评,他也曾有意识去操控这股热流,但却根本没有用。热流自成循环,并不随着他的意识而动。

除了让他精力越发旺盛,身体机能感觉好了许多之外,这种神奇的现象,并没有其他明显能看到的变强迹象。

但此时此刻,或许是受到了死亡和危险的刺激,陈阳感觉到,这股奇异的热流,有了某种异变。

如果之前的热流算是温和的小溪,那么此时这股热流的奔涌,就像是决堤的小河,并且在不断的变大,变猛烈,似乎有某种狂暴的气息在酝酿,就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乌云。

随着热流不断奔涌的迅猛,陈阳全身的肌肉都像是受到了刺激,开始急剧的颤抖,他整个人颤抖的越来越厉害,到了后来,甚至已经失去了控制,就像是癫痫病人一样,剧烈的抽搐着。

“你们别打了!他要死了!”女老板最先发现了陈阳的异状,发出了惊恐的叫声。

赵磊看着陈阳颤抖的样子,眼瞳陡然一缩,微微有些犹豫。

紧接着,他把心一横,低声喝道:“打!继续打!别停!”

两个跟班加大了力道,赵磊脸上露出了冷笑。

让你惹我!让你和我斗!就算你身份不简单怎么样?在这里惹我,你还不是死路一条!

忽然间,陈阳嗖的一下站了起来。

他就那么直挺挺的立了起来,完全没有借力,也没有伸手扶地,这完全违背力学原理和生理构造的一幕,顿时让赵磊和两个青年一愣。

下一刻,陈阳挥拳,一拳打在了身边一名青年的胸口。

这名青年就像是被一头蛮牛撞到,整个人直接双脚离地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墙上,又弹落在地。

然后嘴里哇的吐出一口鲜血,趴在地上半天起不来了。

接着,陈阳一伸手,扯住了另一名青年的衣领,速度快到只见一道残影,根本看不清如何伸手的。

这名青年就被陈阳提着衣领拎了起来,一百几十斤的体重,仿佛一只小鸡仔被抓在手里,轻若无物。

赵磊被这一幕震惊了,周围看着的一群人也呆住了,齐齐说不出话来。

轰,陈阳一甩手,这名青年被扔飞了出去,砸倒了几张桌子,摔翻在地。

赵磊眼中露出惊恐神色。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陈阳此时的所为,超出了他的认知和想象。

“你……你别过来!别过来!”赵磊惊恐的退步,心中害怕到了极点。陈阳此事双眼赤红,眼中透露着刻骨的杀意。赵磊从没见过这种眼神,让他感到灵魂最深处的颤悚,双腿连连打着哆嗦,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了。

酒吧里所有人都被陈阳这股气势震慑,音乐仍旧在缓缓流淌,但除此之外,整个酒吧里一点声音都没有!

陈阳迈出一步,鲜血从他脸上滴落,流到了他的嘴角,陈阳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口,咸腥的味道刺激了他的味蕾,陈阳咧开嘴,露出一丝狞笑。

赵磊被陈阳的笑容吓傻了,他鼓起最后的力气,大吼了一声,转身就跑。

赵磊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三两步就冲到了门口,伸手朝着酒吧门推去!

离开这,离开这个鬼地方!这个陈阳不是人,是个怪物!

只是下一刻,他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风声,伴着一群人惊呼的声音,他被一只胳膊抓住了。

因为奔跑的太快,伸手胳膊抓来的力气又太大,赵磊两条腿直接蹬离地面,上半身被牢牢扯住,下半身却倾向门口,甚至一脚把门踹开了。

只是他再也没有出去的机会。

嘭!

赵磊整个人就像是腾云驾驭一般,眼前一片景象掠过,下一刻,他重重的撞在了吧台上,脑袋一阵剧痛,眼前刹那间金星直冒。

赵磊发出一声惨叫,捂住脑袋想爬起来,眼角余光却看见,陈阳一步就到了他身边,然后伸手,抓住了他的一条腿。

下一刻,赵磊就倒立了起来,被陈阳单手提着,紧接着又是一阵天旋地转。

嘭!

哐!

哗!

赵磊就像是一个人肉沙包,一次次被陈阳拿起,一次次扔出去,他的身体不断撞向墙壁,货架,桌子,吧台……全身一阵阵剧痛不断传来,伴随着骨骼断裂的咔吧声,一次次响起。

此时酒吧里的客人们再也没有了看热闹的心思,赵磊变成了一颗人肉炸弹,那恐怖的力量,甚至直接将一张桌子砸的四分五裂,要是被他撞上……那不死也得脱层皮啊!

客人们尖叫着跑了出去,只剩下老板娘,赵磊的朋友和跟班,还有一群目瞪口呆的服务员。

“我的个乖乖……这人是人吗?”一名服务员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