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没意思

“说到慈善,就必须提到我的女朋友。”傅明达慢慢转头,无比深情的看着身边亭亭玉立的露易丝,演技十足,眼睛里甚至蓄满泪水:“有件事情,其实我一直不敢承认,两年前,并不是我甩了前女友,而是前女友甩了我,不是我故意隐瞒露易丝。因为这是我心底的痛,借这个机会说出来,就是要告诉露易丝,我的一切都向你坦白,因为我爱你!”

“我可怜的明达!”露易丝热泪狂涌,紧紧抱住了傅明达:“原来张小姐说的是真的,但我不怪你,真的不怪你,我可怜的傅明达,我也爱你!”

傅明达眼中,一丝得意一闪而过,不动声色的瞥了一眼张馨。

跟我斗,你还嫩着呢!

张馨面色冰冷,眼中满是不屑。

人渣,倒是会活用人渣的手段!

“当初我离开这座伤心的城市,一个人到摩国,凭借自己在艺术上的天赋,凭借自己的努力,慢慢进入了露易丝小姐的视线。”傅明达怀里和露易丝拥抱着,又把嘴凑到话筒旁边,声情并茂:“从相识,到相知,到相恋,是露易丝小姐陪我度过了人生中最艰难的时光,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爱我的露易丝!”

说到这里,他又把目光投到张馨身上,满脸诚恳:“张小姐,感谢你当初对我的伤害,正是因为我把悲痛变成动力,才最终让我和露易丝走到一起。你给的伤害,让我的人生更美好,我真的感谢你。”

一边说着,还一边流下了几滴假惺惺的眼泪,这演技已经可以拿奥斯卡奖了。

这一刻,傅明达头顶的聚光灯熄灭,整个大厅里的灯光全部打开;而几乎所有的秦海名流,那些参加这次宴会的富二代,白富美,目光齐刷刷的聚集到了张馨身上。

嘲讽,嘲笑,幸灾乐祸,置疑……什么样的眼神都有!

“垃圾……”张馨看了眼四周,冷哼一声,所谓人言可畏,她早已习惯。

傅明达也在看着张馨,眼底闪过一缕报复的快意!

当初老子追你你不肯,现在老子就要让你在秦海有头有脸的人物面前,把你那点儿脸面全部丢光!

“白痴!”一道声音骤然响起。

陈阳。

他原本坐在张馨对面,现在已经站了起来,往前迈出一步:“傅明达,我想了很多个词语,只有这个词用在你身上最合适。你自己说,你是不是个大白痴?你自己做的那些事儿,现在自己站出来承认,省得一会又说我冤枉你!”

傅明达被陈阳冷不丁的一顿骂,满脸愕然:“陈先生,你不要这么没素质,请不要说脏话,这里的贵客都是秦海名流,你……”

“你也配跟我谈素质?”陈阳大步流星,抬脚往展台走去,面色阴冷:“我现在就让你知道什么叫素质!”

张馨吓了一大跳,赶紧伸手,一把抓住了陈阳的胳膊,连连摇头。

这里不能打架!

陈阳停住脚步,闭上眼睛,而后缓缓睁开。

此时,大厅里所有人,目光又从张馨身上,转移到了陈阳脸上。

这人是谁?

赵磊唇角微翘,转身悄悄对身边人说了几句什么。

那人恍然大悟,看向陈阳的表情,顿时充满鄙夷。

不一会儿,在赵磊的有心操作下,许多人已经知道了,眼前这个家伙是谁。

据说是一个小业务员出身,不知道傍上了鸿盛哪个大人物的大腿,才跻身到名流圈子。

他原来没本事,老婆跟人跑了。现在又傍上了张小姐,成了接盘侠。

吃软饭,小白脸……

陈阳点点头,用眼神回应张馨,表示不会揍人。

他转过头,目光如刀:“傅明达,我这个人向来不会主动惹事,可你今天这张恶心嘴脸我实在忍不了!在这儿惺惺作态,算什么东西!大庭广众之下压低别人抬高自己,真让人恶心!”

“你……”傅明达还在装模作样:“陈先生,你不要说脏话,而且我说的都是事实!你现在的女朋友是我前女友,你吃醋,伤心,难过,我都能理解,就像我也深爱着我的露易丝!”

陈阳“呸”的一声:“你爱你的露易丝?你只爱你自己!勾三搭四玩弄感情,说你是渣男都是抬举你,当初追求张馨的时候,你是不是出轨了?!你说你是她前男友,你只不过签过她的手而已!你们有更进一步的发展吗?你自作多情觉得自己很优秀,可她根本就没看上你!你撒泡尿照照自己,你配吗?!”

“你,你,你!”傅明达被陈阳骂的狗血淋头,句句都戳在痛处,恼羞成怒:“你太没有素质了,张口闭口全是脏话,今天是我举办的宴会,你不是我邀请的客人,你没有邀请函,没有资格待在这里,请你立刻离开!”

陈阳这一顿骂,张馨在旁边听的比谁都清楚,心里感到非常痛快,也很过瘾;尤其是看到傅明达气急败坏的模样,心里暗暗给陈阳叫好。这个时候向前一步,义正言辞:“我有邀请函,陈阳是我男朋友,我带陈阳来的,这就是资格!”

“我是宴会的主人!”傅明达伸手指指陈阳,再指指张馨,气的嘴都歪了:“宴会我说了算,别人带家属可以,就你不行!我现在就解除你的宴会资格,你和陈阳马上离开!”

张馨才懒得看这张恶心嘴脸,挽起陈阳的手臂就要离开。

然而……

一道身影站了起来。

齐诗兰。

她看着陈阳,脸上露出微笑:“陈先生和张小姐都是我的朋友,如果要赶他们走,那不如也把我赶走吧!”

齐诗兰话一出,全场震惊。

作为秦海顶尖豪门,齐家声望和权势至高无比,加上齐诗兰是多少人心中的梦中情人,她这一站起来,顿时有好几个人跟着站了起来。

“齐小姐要走的话,那我也走吧。”

“没有齐小姐的晚宴,没有任何意义,对不起,我也要告辞了!”

“宴会主人心胸狭窄,来我秦海作威作福,我觉得没意思!”

全场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