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站场

听到宏图金融,陈阳的眼睛顿时眯了起来。

这家金融公司是赵磊的私产,当初李嫣冒用自己名字,拿房产证抵押贷款的,就是这家公司。

现在看来,宏图金融真的是一家彻头彻尾的骗子公司。

当初他跟李嫣要回钱来,也通过公司律师团去和宏图金融交涉,将自己的贷款一笔勾销。

陈阳当初没有进一步追究宏图金融,是想着避免打草惊蛇,现在看来,他的一时隐忍,恐怕是错了。

陈阳看着李兴旺,想了想道:“我可以帮你,把你被骗的钱要回来。”

李兴旺听到这话难以置信:“真的?”

陈阳点点头:“是的,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李兴旺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于姐,道:“你说。”

“你拿到钱以后,再也不许去赌,而且,以后再不能骚扰于姐。”

李兴旺眼神中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点了点头,道:“好,我答应……”

……

第二天早上,上午八点。

宏图金融办公大楼顶层,总经理“薛向阳”懒洋洋的坐在老板椅上,看着财务报表,唇角泛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得意。

效益不错!

一整年的市场行情,公司利润额度稳步上升,纯利润大约八千万,比同年度增长10%。然而,还有一笔意外收入,把这个增长比率提高了15%。

公司放出的一个短期金融项目。

这个项目,配合着公司的借贷业务,一下子搞了接近一千万的净利润。

皆大欢喜!

当然,这个过程中,有不少人怒骂宏图金融是骗子公司,来找麻烦……这都是小事。

宏图金融背后是赵氏集团,赵家公子撑腰,什么麻烦搞不懂?

薛向阳翘起二郎腿,微笑自语:“赵总肯定很满意,说不定能给我大大的分红一笔……”

就在这个时候。

总经理办公室的房门被人从外面一下子推开,一道慌慌张张的身影闯了起来:“薛总,有人来惹事,咱们的保安拦不住,他们……”

说到此,声音戛然而止。

这道身影后面的走廊里,四道脚步声由远及近。

陈阳,凌风,李兴旺,还有于玟。

陈阳四人如入无人之境,乘坐电梯轻而易举到达顶层,安保也罢,保镖也好,有凌风在前开路,根本没有人可以阻挠半步。

“李兴旺?”薛向阳看着不请自来的四人,他认识李兴旺,是自己手下一个主管的司机,好像也参加了这个短期项目,闹的很凶……其实宏图金融一般是不会坑员工的,只是这个主管业务量不够,所以就坑了这个新雇的司机,然后又把他开除了。

薛向阳坐在老板椅根本没有起身,淡淡说道:“李兴旺啊,你又来这里做什么?公司都和你说清楚了,项目出现问题是意外……借款合同是你自己签的,都承诺是自愿的,有签字和手印。你还想闹什么?”

李兴旺犹豫一下:“薛总,宏图金融家大业大,我那点钱还不够你们塞牙缝的,你就行行好,把钱还给我吧……我还没有介绍,这位是陈先生,希望薛总看在陈先生的面子上,把钱……”

“什么陈先生?!”薛向阳满脸嘲笑:“不知道从哪儿找来这么两个人,有依仗了,胆子大了,连我的公司都敢闯?!我背后是谁,你是真不清楚还是故意装傻?非要让我动真格的,到时候,你的脸上可不会很好看。”

李兴旺小心翼翼的转头看了看陈阳,见后者并没有什么表示,又赔笑开口:“薛总,一码归一码,当初主管告诉我,项目肯定不会有问题,借款也是他帮我办的,现在出了问题,他推脱的一干二净,这……”

“这什么这?”薛向阳没耐心了,一脸冷漠:“我跟你说的很清楚了!所有投资款和借款,都是你自己自愿的!没人强迫你!我不和你废话,欠债还钱!你要么就去筹钱,要么就等着公司和你催债吧!”

于玟站陈阳身后,两只手紧紧揉搓衣角,满脸怒容。

陈阳看她一眼,望向薛向阳,淡淡道:“不必多说,你自己清楚你们那个项目是怎么回事,我不是来找麻烦的,把李兴旺的钱给他,借款合同取消,我们就走。”

薛向阳先是一愣,而后忍俊不禁,笑的一脸狂妄:“有意思,真是有意思,李兴旺都不敢这么跟我说话,居然蹦出来一个你?替李兴旺出头要钱,看来你很有能耐嘛,来,跟老子说说,你是混哪儿的,老大是谁?看你薛哥认不认识。”

陈阳缓缓摇头。

太猖狂了,是不是赵氏集团做事的方式影响了下面的人,个个都嚣张霸道不要脸?

“摇头是几个意思?吓我?”薛向阳声声冷笑,伸手指了指桌子后面的保险箱:“来,钱就在这里面放着,300万算钱吗?这里有!你不是要钱吗,来,来抢!没胆我就借你几个胆,可我丑话说在前头,你敢动一动,我保证你走不出这个门!”

话音落下,也不管陈阳等人如何反应,抬手又是一摆:“小周!”

刚才闯进办公室的秘书“小周”,快步跑到旁边的工作桌,拿起桌子上的内部座机,连声喝道:“人呢?都死哪儿去了,全都给我过来!薛总今天要是少了一根头发,我要你们的命!”

仅仅不到半分钟——

哗啦啦!

一阵凌乱嘈杂的脚步声,从办公室外面的走廊里飞快传来,总共30多名公司保安,把办公室堵得密不透风,手里都拿着制式橡胶棍,其中有几个瑟瑟缩缩,站在门口都不进来。

“站在外面发什么呆?”薛向阳看着一群保安,眼神猛的一冷:“都进来,把这四个人给我赶出去!”

保安们一个没动。

凌风动了。

他只是轻轻迈出一步,站在保安前方,面无表情。

“嘶……”保安们倒吸一口凉气,人挤人脚踩脚,吓得连连后退。

就是这个男人!

刚才他们闯进公司,好几个同事上前阻拦,都没看到怎么出手就被打飞了。这样的人物,根本不是普通人可以对付,就算是薛总的命令也不行,大家过来站个场就行了,千万不能冲动!

“你们……”薛向阳一脸懵逼。

这是什么情况?

保安都不听话了?总经理的命令都不听了?三十多号人,一个个年轻力壮,居然一个喘气儿的都没有,都在门口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