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土大款?

飞机准点降落在东海机场。

陈阳低头看了看手表,从出发到现在仅仅过去一个小时。

张馨一路上都表现的格外高兴,两人在头等舱中不断的聊着感兴趣的话题。

“陈阳,现在时间还早,你陪我去外滩逛逛吧?”

一脸错愕的看着张馨,陈阳无奈的笑了笑。

感情这个小妖精真的把这趟当做游玩了。什么来这边拔牙看病,从落地的这一刻开始,张馨已经丝毫不做掩饰。

“张大小姐,这就是您说的来拔牙?”

“咱们刚一落地,你想到的不是先去医院,竟然要拉着我先去外滩?我现在严重怀疑你当初的动机!”

陈阳装作很认真的样子,嘴角也淡淡的翘起着。

“陈阳,我真的是来拔牙的!只不过现在还没有到预约的时间,咱们总不能一直在机场杵着吧?”

“虽然你确实长的槽了点,穿的也稀松平常。可本小姐青春靓丽,美貌动人,走在哪都会引起人注意!这么多人在机场看着我,我可有点难为情的。”

话音刚落,张馨就不管陈阳的阻拦,直接挽上了他的手臂。

“刚才在公司,你怕有人看到,现在应该不怕有人认出你了吧?”

陈阳虽然一肚子无奈,也只能顺从的跟着张馨走出了机场。

东海市的外滩,果然如同外界传闻的那样,绵延壮阔。

陈阳当初结婚的时候,就曾经答应过李嫣,等他们富裕了就来东海市游玩。

可此刻看着外滩上熙熙攘攘的人,再看看这边的秀丽风景,确实让陈阳一阵唏嘘。

造化弄人,命运使然。

张馨自然发现了陈阳情绪的低落,额头慢慢探了过来。

“陈阳,跟本小姐出来有这么难为情吗?看你这一路愁眉苦脸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本小姐拐卖了你呢!”

陈阳知道张馨这是刻意逗自己笑。这个鬼精灵一般的女人,总是无时无刻不关心着陈阳的动态。

“没有的事情,张大小姐。”陈阳双眼微眯,低笑了一声:“跟您出门是我的荣幸,您这么漂亮的大小姐,站在我的面前,简直就是三生有幸。”

张馨‘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不仅伸出小手捶打着陈阳的肩膀。

“好你个陈阳,就知道挖苦我!看我不打死你。”

张馨这一笑,就好比春光烂漫,给人一种温馨甜蜜的感觉。陈阳在一旁也不仅被她感染了。

这就是张馨独有的魅力,她总是能在不经意间,带动陈阳的情绪。

或许这就是小妖精的魅力所在吧。

“好了张大小姐,您打也打了,咱们总不能在这边杵着吧。”

“听说外滩边上,有好多小店挺不错的,咱们去看一看如何?”

张馨狐疑的瞥了陈阳一眼:“你一个大男人,竟然会选择逛街?如果这话不是从你嘴里说出来,我还真就不敢相信。”

“好吧,既然你主动要陪本大小姐逛街,那我就勉强答应你。”

率先迈开了步伐,张馨就这么拉着陈阳往不远处走去。

守望着外滩的美景,这些周围店铺确实别有一番韵味。

张馨拉着陈阳漫步在这条街道上,不断的四下打量一个个店铺位置。

“彩居屋?这个名字倒是很新颖的。”张馨驻足在一家小店门口,低声念起了店铺的名字。

这家店铺看似好像专门卖饰品,从店铺内的布局再到陈列的商品,陈阳都能大体猜出店铺应该主营小饰品类型。

女人天上对这种小东西有着敏锐的嗅觉,仅仅随意打量了一眼,张馨已经走进了这家店铺。

“欢迎光临,两位随便看看,看好了什么我帮您介绍。”店铺老板是一个温婉的女人。

如水的眸子,加上一件得体的绣花披肩。陈阳都能看出,老板一定是一个十分有品位的人。

能够在外滩这个位置,经营一家看似不大的小饰品店,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了店主的实力。

毕竟外滩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周围全都是各种大牌服饰和名牌箱包。想要在他们的夹缝中生存下来,可见小店的经营一定有着独到之处。

张馨一进入店里,就仿佛进入水中的鱼儿一般,欢快的来回摸索。

“哇,这对耳环好漂亮,看它的做工和成色,一定是人工打磨而成的。”

“这对手镯也好好看,玉至温润,摸上去滑滑的,说不出的舒适。”

陈阳兀自站在一边,也随意的打量起店里的各种陈列。

当目光看到货柜的时候,陈阳被一条钻石手链吸引住了目光。

通体呈现一种自然光泽,白金色泽的手链点缀着好多小星星一般的钻石,说不出的光彩夺目。

“先生,您真有眼光。这是一条施华洛世奇的水钻手链,全世界都少有的款式。”

老板笑着走了过来,轻轻拉开了货柜。

当手链被拿出来的时候,陈阳更加看清楚了手链的光泽。这样一条手链确实能够给人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听到这边的动静,张馨也放下了手中的耳环走了过来。

“这是水钻吗?看着好像比钻石还要真,还要透亮呢!”

老板笑了笑认真看着张馨:“这位小姐,我这里从来不欺骗顾客。这条确实是水钻,跟钻石还是有差距的。”

“这位先生很有眼光,手链从款式到做工,都是鸥州顶级设计师的杰作。”

“我可以保证,这条手链在炎华国,基本不会出现几条。”

陈阳也十分欣喜的来回看着手链:“老板,这条手链挺漂亮的,给我包起来吧。”

这下旁边的张馨彻底惊呼了一声:“陈阳,你买东西都不问价格的吗?它可是水钻,又不是这的钻石,充其量应该是个仿品!”

老板也歉意的笑了笑,并没有急着反驳。

“买东西不就图个满意,既然已经相中了又何必在意他的价格,只要我觉得值就行了。”

张馨给了陈阳一个白眼,仿佛看白痴一样看着陈阳:“以前我还觉得你有点品位,有点追求的。”

“现在看来,完全就是一个土大款,有点钱不知道干嘛了。看来本小姐是应该好好教教你,怎么合理消费。”

“不然任由你这样搞下去,鸿盛不立马关门就有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