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他就是陈阳?

眼看着络绎不绝的宾客已经来的差不多,齐建国缓缓走上演讲台。

“欢迎各位能在百忙中,参加小女齐诗兰的生日宴会。”

“我齐建国在这里,对所有参加宴会的宾客朋友们,表示衷心的感谢……!”

齐建国气质沉稳,谈吐不凡,面对众多政商界精英和成功人士,仍旧显得轻松自如。

“好了,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今天的主角——小女齐诗兰。”

终于,在众目睽睽之下,齐诗兰正式跟众多宾客见面。

仅仅是一次简单的出场,就已经让在场的众多富家子弟,瞪大的双眼。所有人都惊艳于,齐诗兰竟然能够美艳到这种地步!

一身剪裁错落有致的雪白色晚礼服,领口是绣花设计,简约大方。此时穿在齐诗兰身上,给人一种温婉高贵的感觉。

再加上礼服的裙摆,刚好来到齐诗兰脚踝位置,那双穿在齐诗兰脚上的银白色高跟鞋,更加衬托出齐诗兰的优美小腿线条。

面对众多宾客,齐诗兰抿嘴一笑,整个大厅都仿佛沐浴在春风中一样。

齐诗兰简直就像童话中走出来的仙女一般!

“这就是齐家的大小姐!果然跟传闻中的一样,简直就是落落大方,温婉知性的代表。”

“这趟看来来对了,不知道齐家大小姐,今晚会不会在宴会中,邂逅她的如意郎君。”

“我要是有这么一个女儿就知足了!”

会场上,众人鼓掌的同时,开始不断在下面窃窃私语起来。不少人都不断讨论齐诗兰的第一印象。

但跟这些人不同的是,在场的绝大多数二流家族子弟,无一例外的都在翘首眺望。

齐诗兰的出场,已经完全吸引了这些年轻人的目光!

而这里面,自然有秦海市有名的公子哥,赵磊。

“穿礼服比平时更漂亮了……我一定要把这个女人得到手!让她臣服在我面前!”

“这种场合说话注意点!”赵思怡冷冷的瞥了一眼:“齐诗兰可是齐建国的掌上明珠,你以为跟你以前那些女人一样吗?”

“平日里让你好好学习掌管公司事务,你一点也不上进,现在看到人家又眼馋了?齐诗兰有名的眼高于顶,你想打动她,得有真本事。”

“不过,以咱们赵氏集团的底蕴,想要跟他们齐家结个亲家,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只可惜以你现在的样子,估计齐诗兰也不会拿正眼看你。”

赵磊自讨没趣,只能低低的嘟囔了一句:“姐你这话说的,我对付女人可是有一套,只要是我看上的,还没有人能跑的掉!”

“那你就追追齐诗兰试试?只要你能追到她,以后你做什么姐都不管你。”

“别的不敢说,对付女人我可是手到擒来,你就等着看吧!”

齐诗兰简单的出场,已经让整个宴会还没有开始,就出现了一波小高潮。

按照惯例,这种生日宴会,都是由主办方,跳起第一支舞。

齐诗兰挽着齐建国的手臂,缓缓走到了大厅中央。

优美的音乐缓缓响起,齐诗兰在齐建国的带领下,开始在人群中央不断转动身姿。

本来已经吸引了众多的目光,随着齐诗兰舞动身姿,更多的年轻人开始跃跃欲试,随时准备邀请齐诗兰跳接下来的舞。

这边大厅中余音缭绕,画面引人入胜,但是就在人群的后方,此时出现了一阵骚乱。

“你不能进去,没有齐家的邀请函,任何人不能进入到里面。”

已经有人开始偷偷往后方看去,毕竟这样的场合,很少会出现这么不和谐的声音。

循着声音望过去,不少人发现了门口一名男子,被齐家管家拦在那里。

男子二十几岁的样子,穿着得体,气质沉稳,但所有人都不记得秦海市有这样一个年轻人。

没错,被管家拦在门口位置的正是陈阳!

因为没有正式在秦海市上层露过面,陈阳现在可不就是一个生面孔吗。虽然从气质再到样貌,陈阳都给人一种气质不凡的感觉。

可是没有齐家的邀请函,就算是谁也不可能放陈阳进去。

“我是受到诗兰的单独邀请,才来参加她的生日宴会。”

“之前她也并没有提到过,要给我什么邀请函之类的,要不你就通融通融,进去禀报一下?”

如果是别人的邀请,管家可能还会考虑一下,可陈阳现在竟然直接说接到了齐诗兰的邀请!

大小姐从来没有过男性朋友,而眼前的男子怎么可能会单独收到她的邀请。

“这位先生,不要在这里胡搅蛮缠了。如果你说得到别人的邀请,我可能还会相信。可我们大小姐从来都没有男性朋友,她又怎么可能单独邀请你参加生日宴会?”

陈阳也一脸无奈,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总不能说你家大小姐,之前已经跟我相过亲了,我们是通过相亲认识的。

就算陈阳再怎么随意,也不会把这种事情,拿到明面上来讲。

“要不你就进去询问一下,然后再出来给我答复?”陈阳继续无奈的说道:“如果你们家大小姐真的没有邀请我,到时候你再驱赶我不迟。”

管家明显不想让更多的宾客注意到这边的情况,思忖片刻只能让陈阳先等候在这里,随后转身就要往大厅中走去。

“陈阳?原来真的是你!”一个红色的倩影快速从大厅中走了出来:“刚才我就注意到这边有人在吵闹,看身影还有点眼熟的样子。”

“怎么,你堂堂的鸿盛董事长,竟然被人拦在外面了?”

张馨一脸鄙夷的走了过来,对着陈阳不仅掩嘴轻笑起来。

他是鸿盛的董事长!就是那个鸿盛新上位的年轻人!

这下就连管家也终于开始重新审视起,眼前的这名男子。

“刚才我还在大厅中,找寻你的身影,原来你都还没有到呢!”

“诗兰的生日宴会你都能迟到,真有你的,看来在你心里诗兰也不是那么的重要。”

管家终于知道自己惹了麻烦,赶紧连声低头道歉。

“陈总,刚才不好意思,是在下莽撞了,有眼不识泰山,还望您不要见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