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到姐姐怀里来

在场的不少公子哥,都知道赵磊的秉性。这个混迹各种场所的纨绔子弟,对付女人果然有一手。

“赵磊这小子,看他得意的样子,我气就不打一处来。”

“得了吧,咱们哪能跟他比,人家好歹是赵氏集团的公子。最近赵氏集团和鸿盛公司打的火热,赵氏已经稳稳占据上风。以后秦海恐怕就是赵氏集团一家独大,赵磊的身价也要跟着水涨船高。”

“赵氏集团如果能打垮鸿盛,那么完全可以跻身秦海前列。以赵氏集团的实力跟天河商贸结个亲家,也不是不可能。”

齐诗兰不知道赵磊的花边新闻,可在场的不少人对赵磊,可谓知道的一清二楚。这样一个花花公子如果真的跟齐诗兰扯上关系,无疑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也正当赵磊意兴阑珊侃侃而谈的时候,门口位置出现一阵骚动。

怎么回事,这样的现场怎么可能有骚乱发生?

陈阳一直陪在张馨面前。由于齐诗兰身边不断有公子哥接近,陈阳也没有打算着急出现。

反正只是参加齐诗兰的生日宴会,只要待会出现对齐诗兰表示一下祝福,就完全可以了。

门口的骚乱,同样引起了陈阳的注意。

齐建国发现门口位置的异动,慢慢透过人群走了出来。

当看到门口位置人的时候,齐建国表情微微一震。

怎么会是这个人?

龙舞!他不是一直跟随在那位少爷身边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能够让齐建国略感震惊,身份自然有着特殊的含义。

齐家的天河商贸虽然在秦海名声不凡,实力也毋庸置疑。可秦海毕竟是个二线城市,比起一线城市中的顶级豪门,实力还是有着天差地别。

而现在站在门口的人,就是来自这么一个家族,燕京楚家。

“齐总好,小人不请自来,还希望齐总不要见怪。”

龙舞看上去四十岁左右的样子,举手投足间都有一种阳刚坚毅的气势。就算是普通人看到他,也能猜出这个人身手一点不同寻常。

“龙先生见外了。燕京楚家的管家,今天来到我们秦海,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齐某怎么会见怪呢!”

众人终于知道,眼前这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身份。

原来他是燕京楚家的人!

如果说在场的所有人,有谁没有听说过楚家,恐怕基本找不出几个。可真正能认识楚家人的,却寥寥无几。

就连齐建国也是因为业务上的往来,曾经跟楚家人接触过几面。更别说其他的秦海富商们,他们甚至连根楚家人接触的机会都没有。

对着齐建国略微一点头,龙舞从怀里拿出一部手机,随后接通了视频通话。

电话中出现一个年轻俊秀的脸庞,二十七八岁的样子,看上去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诗兰,好久不见。”

这下就连齐诗兰脸色也微微变了一下:“楚一鸣?怎么会是你。”

视频那头,叫楚一鸣的男子对着画面摆了摆手:“老同学见到我不用这么惊讶吧?”

“听说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现在人在摩国谈生意,短时间内不能回到炎华国。”

“所以呢,我就委托了龙叔,给你送去一份生日礼物。也算是我对你表示的一点小小歉意。”

“身为你的老同学,不能亲自到场为你庆生,希望你不要见怪,收下我的礼物。”

楚一鸣在电话中说着话,龙舞身后出现三个人,分别手捧着三个正方形盒子走了过来。

仅仅在盒子打开的瞬间,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叹了。

竟然是一整套的钻石首饰!项链,耳环,戒指,每一件都荧光闪闪的样子,而且单单看钻石的大小,就能猜测出这一套首饰一定价值不菲。

“一鸣同学,你的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视频那头楚一鸣不以为意的笑道:“诗兰这是在生我的气吗?没能亲自到场祝福你,确实是我的错。”

“所以为了表达我的歉意,只能挑选这套,由意达利顶级设计师手工制成的一套首饰,作为补偿。”

“诗兰,如果你不收下,那就表示你还在生我气。作为你的老同学,我可是会失落的。”

齐诗兰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后用眼神瞥了一眼旁边的齐建国。

同样的,齐建国也缓缓低头叹了口气。

燕京楚家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得罪的,如果齐诗兰真的在生日宴会上,驳了楚一鸣面子,恐怕整个齐家都担待不起。

“好的,那我就收下了,谢谢你的礼物。”齐诗兰从嘴角硬生生挤出一抹微笑。

视频那头,楚一鸣心情一片大好,开怀大笑起来。

“我就知道诗兰会喜欢我送的礼物。好了,既然现在我的心意已经达到。龙叔你带着人退下吧,不要给诗兰的生日宴会造成不必要的负担。”

龙舞缓缓收回电话,无比尊敬的对着电话说道:“是的,少爷。”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仍旧能如此淡然的说话,足见在龙舞心中,身为楚家人的那种傲气。

一个燕京顶级豪门的管家,都可以对着秦海这么多富商如此淡漠,两方势力的差距一目了然。

“他是什么人,看上去很厉害的样子。”陈阳小声问了一句。

张馨用看怪物的眼神,瞥了一眼陈阳:“真是个土大款,就你这样的还能当上鸿盛董事长?”

“这个人的来历可不是一般的强大,燕京楚家的大管家!”

“蓝天建设集团听过没?就是那个涵盖整个炎华国高档小区的建设集团。楚家就是蓝天背后的实际操控人。”

“而且,蓝天集团还仅仅是楚家的其中一个公司。你说这样的人家族,有没有资格在秦海耀武扬威?”

陈阳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也难怪在场的所有人,刚才听到燕京楚家,一个个都表现的十分惊恐的样子。

“怎么样?看到诗兰有这么强劲的追求者,是不是心里已经打退堂鼓了?”

张馨妩媚的看了陈阳一眼:“还是到姐姐的怀里来吧,姐姐身后可没有这么厉害的追求者。”

仿佛看一个白痴一样,陈阳呵呵一笑,不置可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