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甘心归顺

当陈阳再次见到沈新月的时候,他也没有想到,短短两天时间沈新月就变成这幅模样。

凌乱的头发外加一双空洞的眼镜,之前那个神采奕奕的女强人形象,一去不复返。

任凭谁见此情景,也不会把她跟赵氏集团董事长秘书联系起来。

“沈小姐,怎么会这样?”

张馨跟随陈阳,一同出现在拘留所里,探望沈新月。

“明明你才是受害者,怎么蹲看守所的是你!”

“赵磊这混蛋做了错事,确能安心在医院养病!”

亲眼目睹沈新月落到这幅田地,张馨疑惑的询问她那晚之后又发生了什么。

“哎,都怪我不好,一时气急败坏,失足把赵磊踩成残废。”

“但我到现在也不后悔那晚事,赵磊这混蛋如果不受到惩罚,以后一定会变本加厉!”

陈阳脸色淡然,细细听着沈新月讲述赵思怡对她的惩处。

“岂有此理,还有没有天理!”张馨轻哼一声,眉头紧皱:“赵氏集团简直无法无天!”

“明明是赵磊非礼沈小姐在先,可赵思怡竟然反过头来诬陷沈小姐,蓄意伤害赵氏集团接班人!”

“还什么联合鸿盛公司,对赵氏集团进行疯狂打击报复!”

“简直比电视剧还敢说,赵思怡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随意摆了摆手,陈阳无奈说道:“张馨你冷静下,赵思怡这么做无非是想,帮助赵磊报仇罢了。”

“整件事情,我们都是亲自见证者,只要咱们能证明沈小姐的清白。”

“就算赵思怡一口咬定,她也拿沈小姐没有办法。”

听着陈阳和张馨的对话,沈新月脸上露出了一抹震惊。

“陈总,张小姐!你们愿意出面证明我的清白吗?”

张馨没好气说了一句:“当然可以了,我们来探望你,就是想弄清楚你为什么被送进来!”

“这会所有事情都明了了,无非就是赵思怡趁机报复你。”

“只要我跟陈阳出面作证,给你弄个取保候审还是可以的!”

沈新月怎么样想不到,经过那晚之后,陈阳和张馨会再次出手帮助自己。

毕竟在商界混了这么多年,短暂的兴奋之后,沈新月还是冷静了下来。

双眼炯炯有神,沈新月就这么一眨不眨的看着陈阳。

“陈总这么帮着我,恐怕不仅仅是为了还我清白吧?”

“鸿盛公司和赵氏集团的争斗还没有结束,您该不会是想拉拢我,套取赵氏集团机密,以求能在这次争斗中完全胜出?”

陈阳被沈新月的话,吸引出了兴趣:“沈小姐,意下如何呢?”

明明就是来招降沈新月,可陈阳心中还有些疑虑。

毕竟沈新月是赵氏集团的高层,贸然吸引近鸿盛,真的会对鸿盛没有影响?

“陈总,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只能说您看错人了。”

“我沈新月落到这步田地,是自己的过失所致。赵氏集团这几年对我一直不薄,我不会为了自己,去出卖整个赵氏集团!”

“如果让我用赵氏集团的机密,来换取自己的自由,我宁愿以后的日子,都在牢房中度过!”

啪,啪,啪……

陈阳情不自禁鼓起掌来,就连旁边的张馨也一脸错愕,看着眼前两个莫名其妙的家伙。

“刘岚没有说错,沈小姐确实是个值得信赖的人。”

“但我要告诉你的是,我今天来就是为了招降你,鸿盛公司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换句话说,你这样的人留在赵氏集团,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当然了,招降你我也并不是为了什么赵氏集团的机密。”

“实话告诉你,赵氏集团已经是待宰的羔羊,之所以一直没有对它痛下杀手,是因为我觉得折磨赵氏姐弟还不够!”

沈新月脸上的疑惑更浓,已经不知道怎么回答陈阳。

“可能你们觉得赵氏集团一直在主导这次争斗,可你们都大错特错!”

“这次争斗的幕后推手,是我陈阳。”

沈新月神情认真,一直盯着陈阳的双眼。

刚才这段话从陈阳口中说出,沈新月发现陈阳是那么的从容不迫,而且语气也十分坚定。

而且直到最后,陈阳竟然大胆承认自己才是幕后的推手。

他到底想要说什么?难道仅仅为了拉拢我,不惜说这么多不着边际的大话?

不可能!陈阳没有这么无聊,可他为什么说,他才是幕后推手!

沈新月在心中不断思考这个问题,直到她想起所有事情的开始。

“杨江南是你的人!”

陈阳淡漠一笑,并没有直接否定沈新月的猜测。

这样一副表情,已经完全给了沈新月一个肯定的答案。

“原来如此,想不到赵氏集团竟然碰上你这么一个对手。这次就算大罗神仙,也救不了赵氏集团了……”

沈新月满脸苦笑,更加惊恐的看着陈阳。

赵氏集团为了能继续跟鸿盛抗衡,已经联系杨江南,希望能再出让一部分股份,以求能得到江南电子全力支持。

如果江南电子和鸿盛自始至终都站在一起,那么赵氏集团就变成了被陈阳戏耍的猴子!

眼前这个年轻人,仅仅接管鸿盛公司几个月的时间,就把鸿盛管理的井井有条。

最恐怖的是,他竟然神不知鬼不觉,部署了一系列覆灭赵氏集团的计划。

就连赵思怡这个商场鬼见愁,都没有逃过他的暗算。

陈阳身上,到底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

“沈小姐,有些事情其实不需要考虑的这么复杂。”

“我今天来,一呢是为了帮你度过这次难关,再一个就是招降你为鸿盛所用。”

“如果你觉得第二条难以接受,我还是会帮助你度过这个难关。”

“不为别的,刚才你那番话确实让我对你刮目相看。”

对着陈阳轻声一笑,沈新月低头晃了晃脑袋。

“陈总确实厉害,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我今天都是骑虎难下。”

“既然你能对我说这么多的话,看来您已经断定我会归顺到您的麾下。”

陈阳低眉浅笑,不置可否。

“好吧,陈总能够这么看重我,沈新月愿意为陈总效力。”

“只不过,我现在还是赵氏集团的董事长秘书,希望您给我一段时间,让我跟赵氏集团了结接下来的事情。”

陈阳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带着张馨离开了看守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