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李姨

看着周围人为了吃上一碗麻辣烫,不惜蹲坐在板凳上,陈阳跟着陈小青加入排队大军当中。

“你是怎么发现这家小店的?”陈阳指了指前面的招牌:“这里应该是一个住宅区,隐藏在这地方的店面,如果不是真的喜欢,我想谁也不会费力来寻找吧。”

陈小青嘿嘿一笑:“陈大哥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抬头看看南边那是什么!”

顺着陈小青的手指,陈阳看到巷子南边不远处,有一座六,七层的高楼。

“就是一栋高楼啊,有什么稀奇的。”

听到陈阳这么说,陈小青脸上的笑容更浓了。

“哈哈,原来陈大哥不知道呀。那里就是秦海大学的宿舍楼!”

“我在那栋楼上度过了四年的大学时光。”

陈阳也没有想到,这条巷子竟然会紧挨秦海大学。

身为一个地地道道秦海人,陈阳竟然不知道秦海大学校址,这让陈阳顿时觉得老脸一阵火辣辣的疼。

不知道不丢人,可是让别人知道你不知道,那可丢人丢大了。

陈阳一脸尴尬,只能用笑声掩饰着自己。

“哈哈,终于知道陈大哥不如我的地方了。”

陈小青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满眼兴奋。

“我说小青啊,你陈大哥确实没上过大学,不知道秦海大学也不是啥稀罕事。”

“但我想我应该能猜到,你找到这家店的原因。”

满脸不相信,陈小青不服输的问道:“陈大哥你说,只要你猜对了,我以后就不嘲笑你了。”

“你一定是在宿舍楼,看到了这里排起的长队,然后就循着轨迹来到这。”

“后来就被它的美味所吸引,成为了这里的常客,我说的对不对?”

陈小青惊呼一声,仿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陈大哥,你是搞间谍工作的吗?这都能让你猜对!”

“刚上学那会我确实被巷子里的景象吸引,这才约着舍友找到这里,这一来便是四年的时间!”

陈阳莞尔一笑,果然跟他猜得一样。如果这家店的东西异常好吃,那么来这里寻味的人一定不在少数。

况且看这家店的店面,占据面积应该也不算大。东西好吃又没有太多地方,可不就引得来吃饭的人,只能搬着小凳蹲在这了么。

理清楚事情的头绪,陈阳对这家店的东西,更加感兴趣了。

到底是怎么样的美味,能够吸引这么多人前来品尝。

陈阳也算一个资深的做饭高手,毕竟之前跟李嫣在一起的时候,家里的大小事务也是他在料理。

烧了一手好菜也算是陈阳为数不多,能拿出手的绝技。

眼看着前面排队的人越来越少,终于要轮到陈小青和陈阳。

“是小青啊,好久没见你来吃了,怎么最近也不见李铭启来,你们两个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嫌我做的东西不好吃了。”

店主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看上去一脸忠厚,跟人说话的时候也异常热情。

因为四年期间,陈小青和李铭启时常光顾这里,已经跟店主十分熟识。

“李姨,不要再提李铭启了,他已经跟我分手了。”

李姨惊呼一声:“哎,多好的一对啊!之前还听说你们两个都留校任职了,怎么就分了呢?”

仿佛也意识到自己多言,李姨赶紧转移话题:“散了就散了,肯定是你两缘分不到。今天你来吃饭,李姨多给你加一份肠。”

陈小青闻声连声道谢:“那就谢谢李姨了,不过我们今天是两个人。”

说着话,陈小青侧身把陈阳推了出来。

“这位是我刚认识的一个大哥,他前几天帮助了我,我特地请他来吃饭道谢。”

“你这孩子,一看这位先生就是成功人士,怎么能带人家来这里吃饭呢!”

想不到李姨竟然开始埋怨起陈小青,一旁的陈阳更加对二人对话感兴趣。

陈小青自然要为自己辩解:“李姨你太小看陈大哥了,他虽然有钱可是很平易近人的。”

“一点也没有什么有钱人的架子!来这里吃饭,也是他要求的。”

李姨上下打量了一眼陈阳,随后满心欢喜的说道:“不错,不错,看这位先生的年纪跟你也相仿,都是好青年啊。”

“你们还点不点餐啊,后面还排着队呢!”

这边陈小青和李姨刚攀谈了一会,想不到后面的人就开始催促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陈小青赶忙对身后的人道歉。

“李姨我们就要这两份吧,记得送我两份肠。”

说话的间隙,陈小青也赶紧拿着夹子,把所有想吃的食材放在了餐盘里。

顺手接过陈小青递过来的餐盘,李姨会心一笑:“知道了,你这小丫头,屋里的板凳自己拿,阿姨就不照顾你了。”

这样温馨又平淡的一幕,在陈阳看来是多么的珍贵。

“陈大哥,快点来搬凳子,你不会让我一个女孩子搬吧。”

陈阳一个愣神的空档,陈小青就抱着两个大凳子走了过来。

“小青,看不出来你跟李姨还挺熟的嘛。不过你几句话就多要了两根肠,着实让后面那些人羡慕。”

陈小青吐了吐舌头,拉着陈阳走到旁边位置坐了下来。

“谁说的,我就那么一说,才不会让李姨多给我肠呢,待会付钱的时候把肠钱一起付了就行。”

“你不知道,李姨其实挺苦的。”陈小青看了看摊位前,随后小声说道:“你看李姨生意兴隆的样子,其实她卖一碗才赚一两块钱。”

“这还不是最要命的……她有一个儿子,跟咱们差不多年纪。因为这些年忙着看这个摊子,李姨对他的看管也没跟上。”

“就这样,她儿子跟社会上一下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吃喝嫖赌啥也染上了。”

“有了这样的习气,她儿子这些年三天两头来管她要钱。”

“这么好的生意,加上李姨爽朗的性格。如果不是因为她儿子,李姨早就能换一家更大的店面。”

“也不用守着这样一个麻雀小店,没日没夜的操劳!”

果然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摊位前忙碌的李姨,一副热情洋溢的笑脸背后,竟然隐藏着这么心酸的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