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我是谁不重要

秦海大学的风光着实让陈阳流连忘返,拿着陈小青给的指引,陈阳很快就找到了她的办公室。

推开门,映入眼帘是四张摆放整齐的办公桌。

跟想象的不同,这几张办公桌上摆放的东西并不多,由此可见大学老师平日里的工作,较中学老师还是有着明显的改善。

循着陈小青的办公桌走了过去,陈阳看到了桌上放着的几只小玩偶。

“都成为大学老师了,还喜欢这种小东西,果然都是女人的通病。”

陈阳摇头笑了笑,眼神无意间瞥到了一只小玩偶背后的东西,一个白色相框。

虽然乱动别人的东西不好,可陈阳还是忍不住把相框拿了起来。

果然相框上的照片中,陈小青抱着一个不知名男子。两个人深情相拥,对视着彼此。

陈阳都能从照片上两个人眼神中,感受到他们互相爱着彼此。

不用说,这个男人一定就是李铭启。陈小青大学四年时间,一直跟他在一起,失去这份感情对于陈小青来说,确实有点刻骨铭心。

以至于就算陈小青被抛弃了,照片也被她留了下来,没有舍得扔掉。

“都是万恶的权利和金钱,在摧毁着人们心中最后一点坚持。”

“明明这两个人能走到一起,可还是抵不住权利和财势的诱惑。”

陈阳坐在办公桌前,把相框放回原位。

随手把玩着一只小玩偶,陈阳坐等时间也一点点过去。

由于不是周末时间,走廊里时而会传来几声脚步声。陈阳知道,一定是那些准备上课的老师们。

“这个人是谁,为什么坐在小陈老师的座位上?”

“小点声,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大概是小陈老师的朋友吧。”

“哎呀,果然跟传闻中的一样,小陈老师看着挺老实的样子,没想到是个见异思迁的人。李铭启这么优秀的条件,她竟然说抛弃就抛弃了。”

外面两个匆匆走过去的老师,虽然刻意压低了声音,可他们之间对话陈阳仍旧能听的清清楚楚。

苦笑着摇了摇头,陈阳对着手中小玩偶说道:“怎么故事的剧情总是这样,好人一直要遭受坏人的非议?”

“难道这些高知识份子看不出来,是李铭启要抱大腿,才选择抛弃陈小青?”

陈阳也搞不懂,为什么世人总喜欢听从一些谣传的消息,不愿意亲身验证消息的真实性。

三人成虎的典故每个人都知道,可人们却总是不引以为鉴。

这就好比有人说,你的同事个坏蛋,可能第一次听说的时候,你会莞尔一笑不置可否。

可当第二人第三人也站出来这么说的时候,大部分人都会出现动摇。

绝大部分人会对这个同事心生芥蒂,慢慢对其疏远。但有人就会在以后跟同事相处中,慢慢求证试着了解,当真正了解了此人的秉性之后,才去下定论。

一个人的好坏,不是由一群人认定的。每个人都是生活在世界上的独立体,但又因为人类的群居性,不得不跟其他人有联系。

明明因为李铭启攀高枝,才选择放弃陈小青。可众人确宁愿相信李铭启说的,陈小青是个忘恩负义的人。

这种事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完全就是恶人先告状的优越性。

人们喜欢先入为主,不管后来出现的事实是否正确。

陈阳在这边对着小玩偶唠叨了一阵,门口位置传来一阵急促脚步声。

一个长得还算清秀的男人出现在这里,梳着一个俊俏的大背头,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男子站在办公室门口,就这么直盯着陈阳看。

当看到这名男子的时候,陈阳已经能猜到他是谁了。

没错,就是照片中,跟陈小青搂抱在一起的男子,不出意外他就是李铭启。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坐在青儿的办公桌上?”

两个人都已经分手了,李铭启对陈小青的昵称还是没有变化,真不知道这种渣男都在想什么。

分手了还要让对方记着自己的好?陈阳在心中暗暗冷笑一声。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需要知道。”

陈阳眼帘低垂,声音略显淡漠。对付这种渣男,陈阳打心眼里鄙视他们。

并不是说陈阳有多么高尚,只不过每当提到渣男这个字眼,陈阳脑海中第一个浮现的人,往往就是赵磊。

“呵呵,嘴还挺利索。”李铭启冷笑一声:“这里是秦海大学,导师办公区域,任何闲杂人等不能随意进出。”

“看你的样子也不是学校老师,我怀疑你来这里另有所图。”

“识相的自己走,等会喊保安把你轰出去。”

陈阳挠了挠鼻子,嘴角露出一抹轻笑:“你就是李铭启吧?”

“小青怎么会看上你这种人,大学四年的时间,简直把时间喂了狗。”

听到陈阳竟然提到陈小青,李铭启的眼神明显一滞,随后嘴角的冷笑更阴沉。

“我就知道,你跟青儿有关系。我认识她这么久,还从来没听她提起过,有你这样的朋友。”

“看来何老师说的对,你怕是青儿刚刚傍上的大款吧。”

陈阳也没有想到,李铭启一个大学导师,说话竟然这么难听,甚至连一个夜店的服务生都不如。

“李铭启,趁我心情好,赶紧从我眼前消失。”陈阳表情依旧淡漠,只是眼神中透出了一股冷漠。

面前的小玩偶在陈阳手中不停转动,陈阳连头都懒得回,仿佛看一眼李铭启都会觉得恶心一样。

“哈哈,你还挺有派头吗!看你打扮的人模狗样,是不是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了。”

“你让我走我就走?告诉你,现在不是我走不走的问题,是你想走也走不了了。”

李铭启正说着话,身后出现了几个保安模样的人。

“李老师,是什么人在办公室区域喧哗,我们这就把他带到保安室问话。”

几名保安一同出现在这里,瞬间让李铭启的底气更足了。

“就是他,不知道哪里来的人,竟然在这里捣乱。”

“你们把他带到保安室问清楚,可不能让这种人随意进出咱们秦海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