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计划

此人一开口,其他人也都期待的看着袁爷,想要提前知道一些消息。

“这场地下黑市,卖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次地下黑市的目的!”

袁九岭喝了口白酒,声音沉重。

“袁爷这是什么意思?”

在场的都是人精,全部看出了他神色上的不自然。

这位江北地下的龙头大佬,平时执江北地下世界牛耳,谁不敬他的几分?

尤其是他很多生意,都开始洗白,和白道那边关系也经营的很好。

在这江北,他逐渐有了一种‘教父’的地位。

他这样的人,见惯了大场面,平时宠辱不惊,怎会露出这等神情?

“就在一个月前,有人潜入我的府邸,在我睡觉的时候,给我留了一封信,还割走了我一缕头发!”

袁九岭的话一说完,顿时,全场众人都骇然动容。

割走了一缕头发,明显是一种警告!

因为能割走你的头发,下次就能割掉你的头。

可是,袁九岭这种地位的人物,所居的府邸,岂是等闲?

他的家里,每天都有保镖巡逻,那些保镖都是上过战场的退伍兵,个个都身手不凡,甚至还私配了枪支。

想要在这种情况下,潜入他的府邸,就算是‘长风’的那些精英,都不可能办到。

“袁爷,你身边,不是有两大高手吗?”

众人都看向袁九岭身后的两个人。

这两人跟着袁九岭很久了,众人也是知道他们实力的,都是货真价实的内劲高手。

“他们两个,被打晕了。”

袁九岭苦笑道。

“这怎么可能!”

有人猛地站了起来,骇然道,“能无声无息潜入袁爷满是保镖的府邸,还能打晕两位内劲高手,难道是武道宗师不成?”

“不排除这个可能。”袁九岭解释道,“就是那封信中,命令我通知你们,一起来参加这场地下黑市,所以我才让你们过来。”

“怪不得,我记得袁爷已经开始金盆洗手,很多生意都在洗白了,我还奇怪,袁爷怎么会搞什么地下黑市,这不是挑衅政府吗?没想到袁爷也是迫不得已的。”有人恍然大悟。

现在这个时代,国家管制越来越强,袁爷这位地下龙头大佬,在以前的时代还能混的风生水起,但是现在,就成了国家的眼中钉。

而他之所以没有被国家打灭,正是因为他足够识相。

他在洗白生意,逐渐退出江湖,一直跟着国家的政策,不敢和国家作对。

这次的地下黑市,他完全没理由卷入进来的。

“袁爷可知道,地下黑市的背后是谁?”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九天神教!”袁九岭缓缓开口。

大多数人,都是摇头,只有少数经历过那个年代的老辈人物,面露惊恐。

“这是一个黑暗势力,曾经席卷华国,想要颠覆政权,后来被华国剿灭,不过华国那边,也付出了很惨重的代价。”

袁九岭一字一字道,“这次他们,恐怕是想要卷土重来,我们江北,被他们盯上了。”

“那此事,是不是通知‘长风’比较好,国家肯定不会坐视不理的吧!”

有人连忙说道。

这种势力,连袁爷都束手无策,只能求助国家了。

“既然他们敢挑中江北下手,你以为他们会没有准备吗?没有十足的把握,又怎敢兴风作浪?”

袁九岭摇摇头,从怀中拿出一枚令牌,只见这枚令牌只有巴掌大小,雕刻的非常精致,其上有着一句话,‘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这是当初留在我床头的。”袁九岭道。

“长风!他们竟然渗透了长风?”

有富豪大吃一惊,猛地站了起来。

这句诗,代表的就是长风!

长风可是江北战部的王牌,里面的每个队员,都要经过严密的审查,不但是队员自身,甚至是他们的家族三代,都要政审通过后才行。

这样的部队,居然会被渗透?

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是长风的队员中,有他们的人?

还是江北战部的几位领导中,有他们的人?

他们不得而知!

不过他们却是体会到了袁九岭的一种无力感,对方这一次,简直势不可挡啊。

“袁爷,难道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只能乖乖听命行事吗?”

有人皱眉道,这种被人掌握着生死的感觉,实在不好受。

“准备的话,我倒是做了一些,不过有没有用,就不知道了。”

袁爷轻叹一声。

具体的事,他没有明说。

他其实暗中泄露了一些情报,给江南战部那边,既然江北这边靠不住,他就只能去江南那边求援。

可是江南战部,毕竟不是主场作战,他也不知道那边有没有派人过来调查。

“地下黑市后天才会举行,这次我召集你们,举办这场酒会,是希望大家能联合起来,到时候我们一起抗衡一下,我的意思是,绝对不能和九天神教同流合污!”

袁九岭大义凌然道,“如果我们有鱼死网破的决心,我就不信,他们还敢那么逼我们,毕竟我们这么多人都出事的话,肯定瞒不住,会被国家那边关注到!”

“对,袁爷说的不错,我们单独一个人,他们都敢杀鸡儆猴,可总不能把我们全杀了吧?”

有富豪点头同意。

他们这么多人一起出事的话,将会是一场大地震,上头肯定会有人来调查,甚至中枢那边,都有可能关注到。

一旦被中枢关注到,小小的九天神教,怎么可能是经过这几十年高速发展的华国对手?

“啪啪啪——”

就在他们众志成城的时候,一阵掌声忽然响起,众人朝着他看去,只见这是一个发型油光闪亮,脸盘极大的中年男子。

他穿着阿玛尼的西服,腰间是爱马仕腰带,手上偶尔还露出价值上百万的劳力士手表,看着就像暴发户土老板。

“好啊,不愧是袁爷,虽然已经年迈,却是个老狐狸,打的一手好算盘啊!”中年男子冷笑道。

“钱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

众人疑惑的看着他。

这位钱老板,名叫钱广军,是江北最近几年崛起的新贵,短短几年时间,就打下了一大片地盘。

甚至隐约间,有和袁九岭较劲的意思。

不过袁九岭的江湖地位摆在那里,他向来处事公正,不以大欺小,所以道上的人都支持他。

因此袁九岭还是压着钱广军一头。

现在他那副态度,谁都能看出,明显是不带好意。

“我奉劝诸位一句,不想死的话,还是和我教乖乖合作吧。”

钱广军一边晃着酒杯,一边冷笑道,“真以为你们联合起来,就能有用?我教这边,有的是办法对付你们,想想你们的家人和朋友,你们不想他们出事吧。”

“什么?钱广军,你已经和九天神教狼狈为奸了?”有人勃然大怒道。

“识时务者为俊杰。”钱广军目光一扫,睥睨道,“我教的实力,超乎你们的想象,别想螳臂挡车。”

“好一个钱广军,你这几年的崛起,背后的势力,应该就是九天神教在帮你吧?想不到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居然进来了一只老鼠!”

袁九岭缓缓站了起来,杀气凌然道,“既然我们江北,出了你这个叛徒,那我也只有拨乱反正了,给我动手,宰了他!”

这位江北的龙头大佬,虽然已经修身养性多年,很久不打打杀杀,但是现在一怒之下,还是显露出了足以震慑全场的狠辣本色。

“是。”

他身后的两个人内劲高手对视一眼,就要上前,去杀钱广军。

但是钱广军面无惧色,只见他身后的一个保镖,猛地一步上前。

他一脚跺下,坚硬的地砖瞬间出现一个脚印。而他借助这股力量,闪电般出手,打出两拳。

这两拳,宛如大炮出膛,空气都响起了爆炸之声。

“不好。”

袁九岭的两个内劲高手,面色大变,双臂交叉,挡在身前。

但在这一拳面前,两大内劲高手,根本不敌,瞬间溃败,被打得倒飞出去,“嘭”的一声陷入了墙壁之中。

“内劲高手,也有强弱,我身边这位,可是四品大高手,你那两人撑死了六品!”

钱广军哈哈大笑,目露杀意,“袁九岭,你老了,该退位了,我看今天之后,这江北的龙头位置,还是换我来坐吧!等我一统江北过后,再去江南那边,听说那边有个什么狗屁李先生,等我弄死他,江南也将是我的囊中之物!”

他一边说着自己的宏图大业,一边从怀里取出一把尖刀,向着袁九岭一步步走去。

袁九岭面露绝望,在场其他富豪,更是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出。

虽然刚才他们都表态,要和袁九岭共同进退,可现在真的到了这一步,还是感到了恐惧。

真正能面对死亡,还能视死如归的人,世间寥寥无几。

但就在这时,包厢外面,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听说今晚这里有酒会,我不请自来,可否讨一杯茶水?”

只见一位俊美无比的白发青年,带着一位细皮嫩肉的清秀帅哥,踏步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