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吐气如雷

“这小子疯了,现在这种时候了,居然还在喝茶?”

“也许是知道自己要死了,能喝一点是一点吧。”

在众人眼中,李问禅已经离死不远。

包括陆逸星,脸色都白了。

指挥官一死,就算是他,势必也要受到上头的严惩,更关键的是,这会在他的心里留下一个伤疤。

在他面前,指挥官被人活活打死,岂不是证明他没用?

就见哈桑的拳头,眨眼就到了李问禅的面前,眼看着李问禅就要血溅当场,魂归黄泉。

“死!”

李问禅坐在那里,稳如泰山,一动不动,他深吸口气,胸膛鼓起,然后吐出一口气。

就是这简简单单的一口气!

只见一条笔直的白线喷出,在别人眼中,就如同一道雷霆喷了出来,这条如雷的白线,当空炸开。

“轰隆隆——”

巨大的声音惊天动地!

如同佛门和道家的真言之力,带着一种恐怖的伟力,声音之大,就好像是有天雷在耳朵里炸响,震耳欲聋。

“嘭嘭嘭嘭嘭——”

四周的茶杯,酒瓶,玻璃,直接在这一声之下,化作粉碎。

这一声之内,蕴含了滚滚法力。

以李问禅的实力,吐气就能杀人。

更何况现在他运用了法力,直接化作了一种音波攻击,足以穿金裂石,就如同电视剧中的‘狮吼功’一般。

空气之中,荡起层层涟漪,如排山倒海般横过虚空。

这股音波之力,首当其冲的人自然是哈桑,他的身体直接僵在那里,保持着拳头轰向李问禅的姿势。

他的眼睛圆睁着。

然后七窍之内,留下鲜红的血液,甚至是一些惨白色的脑浆。

这一声吼,直接震碎了他的大脑!

“敢对我出手,你还真是会挑对手啊。”

李问禅轻轻摇头,然后继续品茶,似乎这一切,对他来说,都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罢了。

但是对于别人来说,这简直就是见鬼了一般。

吐气如雷!

他们何时见过这样的神仙手段?

“吐气如雷,除非是武道宗师才能办到,以武道宗师的恐怖体能,腹内一口气,经过压缩凝练之后,猛然吐出,气炸如雷,形成音波,足以把人生生震死!”

陆逸星看在眼中,面色狂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万万没有想到,一直不显山不漏水,看起来毫无出奇之处的李问禅,居然真的是一位深藏不漏的绝顶高手。

“上头的高层,没有骗我。”

他内心惊骇。

难怪从头到尾,李问禅的身上,都有一种睥睨一切的态度。

不是他狂妄自大,而是他有绝对的实力。

难怪他说,不需要计划。

有这样的实力在,还用得着什么计划呢?

吐气如雷,一般的武道宗师,都不可能办到,李问禅绝对是武道宗师里面的强者!

“你!你!怎么可能?你到底是谁?”

之前还信心满满的钱广军,全身颤抖不止,仿佛被人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冰水,只觉得浑身都极度冰凉。

他带来的高手,居然被李问禅一口气杀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如此实力,还能算是人吗?

钱广军汗毛倒竖,原先那种尽在掌握的感觉已是荡然无存,事态发展到这一步,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

他做梦都想不到,今天的计划,居然被一个看上去像高中生的人给打破了!

“李问禅,在你们江北,目前只是一个无名小卒罢了。”

李问禅淡淡道。

但袁九岭听在耳中,神色顿时一变,这位江北的龙头大佬,他的地盘势力虽然都在江北这边,但并不意味着,他就不了解江南!

江南和江北,只是相隔了一条长江而已。

事实上,他的很多生意,也都和江南那边有来往,而以他的能力,要打听到江南的大小事情,自是轻而易举。

他如何不知道,最近江南那边,正有一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风云人物。

“原来是李先生大驾光临,在下袁九岭,拜见李先生,多谢李先生救命之恩!”

袁九岭第一个猜出李问禅的身份,当即拜下。

这位龙头大佬,平时见了那些掌管一省的总督,都能平起平坐。

但是现在,面对吐气就能杀人的李问禅,却是不得不低下高傲的头颅。

“李先生?最近在江南如日中天的那一位?”

“除了他,还能是谁,我听说这位李先生,年纪轻轻,就君临江南,登临巅峰,甚至那位梦太子,都被他打断了腿脚!”

“听说李先生,还有个绰号,叫李阎王,杀人不眨眼!”

“李先生创建了昆仑药业,那些培元丹,如今可是万金难求啊。”

在场的诸多富豪,一下也都沸腾了,一个个都目光火热的看着李问禅。

什么叫百闻不如一见?

当下就是!

之前无论李问禅的名字,传的有多神,多么厉害,没有亲眼见过的人,都会觉得是不是夸大其词了。

毕竟,一个年纪轻轻的小辈,坐上江南第一人的宝座,谁都会觉得离谱。

甚至会觉得,江南那边,是不是人才凋零了,怎么让一个年轻小辈给骑到了头上。

可是现在亲眼一见,谁敢不服?

“我等拜见李先生!”

这一刻,整个江北,众多大佬,全部心甘情愿的向李问禅低头。

尽管李问禅是那么的年轻。

可也正是年轻,让他们感到了恐怖。

再过十年,二十年,李问禅又会到什么地步?

“看来上头,真是请来了一位狠人啊!”

陆逸星暗暗惊叹,他没想到原来李问禅早就已经声名在外,有了这等不可匹敌的威势。

今日之后,整个江南江北,还有谁是他的对手?

“他就是江南李先生!”

钱广军双腿颤抖,之前他还想着等拿下袁九岭,接管江北之后,再把势力扩张到江南。

什么江南李先生,他虽然听过,可根本不曾放在眼中。

现在方才知道,李问禅就是一座高山巨岳,远不是他能逾越的。

这时,李问禅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

钱广军身形一颤,连忙强笑道:“李先生息怒,我无意和你为敌,其实我教那边,也很欢迎李先生这样的高手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