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来的很快的报复

为了捂住楚舜华的嘴,熊美女挂在他身上,年轻女性淡淡的香气直袭鼻腔,让人陶醉。

很快,熊美女也意识到了不对,俏脸上迅速布满红晕,呼吸也加快了不少,身体也有些软了。

“别...压...我...”楚舜华断断续续的声音从熊美女的指缝中传出。

“好啦好啦,我可以不压着你,但你也不要再喊了。”熊美女羞红了脸,低着头声若蚊吟,然后松开楚舜华的嘴,起身坐到副驾驶上。

此刻的熊美女连脖子都染上了一层粉红,显得可爱极了。

楚舜华整理了一下衣服,扭头看了看副驾驶,警告道:“要不是看在你是女生的份上,我早就动手揍你了。”

话虽这么输,但楚舜华未必下得去手,毕竟对方是柔弱的女孩子,但还是有必要吓唬一下的,免得以后她继续得寸进尺。

“那你打我好了。”熊美女扬起俏脸闭上眼睛,丝毫不在乎楚舜华的警告,可见这小姑娘也是个犟脾气。

“我可不打女人。”楚舜华当然不会动手,表情严肃:“你下车吧,让你家的司机来接你,让司机送你却学校。”

“司机今天很忙。”熊美女回答道。

“那你打车。”

“我才不打车,看在同学的情份上你就带我回去吧......”熊美女柔弱的声音传来,再配上可怜巴巴的模样,让楚舜华的眉头紧皱。

脑壳疼啊。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楚舜华就算再铁石心肠也没办法拒绝了。

“行吧,就带你回学校吧,回学校之后你得遵守约定,今天一天不要来烦我。”楚舜华再次警告道。

“好的。”熊美女连忙点头。

楚舜华谈了一口气,他感觉自己算是真被这个女人缠上了,最主要的还是一个机灵又可爱的姑娘,实在让他难以抵抗。

就凭熊美女这份单纯炽热的感情,楚舜华就有些不忍拒绝,就更别说狠心伤害了。

“还是要尽快想个靠谱点的办法拒绝她才好,省的以后不断的纠缠自己。”楚舜华思考着,一脚油门,阿波罗太阳神如同闪光一般消失不见。

回到学校,楚舜华和熊美女就各自上课了,上午的时间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去了。

在食堂吃过午饭,楚舜华刚回寝室,就有几个人高马大的找上门来。

“谁是楚舜华?”一个面向凶狠的年轻男子问道。

楚舜华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摸了摸下巴,思考了一会儿,他不知道这群人找他干嘛,但凭借对方找上门来的气势也知道肯定来者不善。

虽然他不知道自己那里得罪了对方,但也不妨碍楚舜华有一颗想解决问题的心,俗话说逃得过初一逃不过十五,要是不能一次性把问题解决,以后还不知道有多少问题等着自己呢。

想到这里,楚舜华直视对方,回答道:“我就是楚舜华,有什么事吗?”

“有人请你去散打社谈些事情。”面色不善的年轻男子说道。

“什么事不能当面谈?”楚舜华挑了挑眉,淡淡开口。

“请你过去就乖乖跟我们走,哪儿那么多废话?自己得罪了什么人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行!散打社是吧?前面带路吧。”说完,楚舜华率先起身。

面色不善的年轻男子嗤笑一声,在前面带路,身后几个人也不怀好意的贴了上来,将楚舜华团团围住。

在去散打社的路上,面色不善的年轻男子心里一片火热,有人出三万块钱让他出手教训一个叫楚舜华的学生,在他看来这个任务太轻松简单了。

威胁一番,再不济出手打一顿,三万块钱就到手了。

几人围着楚舜华刚进散打社,就有人把散打社的门关上了。

“楚舜华,你我无怨无仇,只是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有人让我教训你一顿,所以今天你必须吃点苦头了。”面色不善的年轻男子揉了揉拳头,却发现楚舜华没有丝毫慌乱。

讲道理,大难临头了还故作镇定的人他见的太多了,待会儿两拳下去,他肯定会哭。

楚舜华扫了一眼周围的人,大约有十来个,个个人高马大身强体壮,而且还都练过散打,一般人肯定不是对手。

但他楚舜华可不是一般人,他的身体可是经过系统强化的,刚好借这次机会测试一下自己的身体到底有多强。

“告诉我,是谁派你们来找我麻烦的?如实告诉我,可以对你们下手轻一点。”楚舜华的语气十分平淡,却极具侮辱性。

你一个身体瘦弱,一看就知道没什么力气,凭什么还大言不惭下手轻一点?

“看不起谁?揍他!”

一个人忍不住率先出手了,虽然出手的气势凌厉,但想来他们也不敢真的伤人,。

楚舜华微眯着眼,他向前一步,右腿宛若长鞭一样甩出,修长的腿,化作黑影,重重的砸在那人身上,不过力道却控制的刚刚好。

经过系统强化之后,楚舜华的身体素质早已非同凡响,此刻他的速度和力量都远超平常人类。

几声闷响,不等在场的人反应过来,楚舜华像是入了羊群的老虎,以最快的速度将周围的所有人放倒在地。

面色不善的年轻人傻眼了,他呆呆的看着楚舜华,找他的那个人确定楚舜华是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

这分明是个练家子啊。

比他们散打社的还能打。

“啧啧啧......散打社也不过如此,你们太弱了。”楚舜华拍拍手,意犹未尽的说道。

才刚刚进入状态,已经没有对手了,真的很扫兴。

不过,这也让楚舜华清楚的知道了自己的势力,寻常十来个人都不是自己的对手。

“告诉我,谁让你找我麻烦的?”楚舜华死死盯着面色不善的年轻人,虽然语气平静,但却让对方感觉如坠冰窟,脊背有些发凉。

“戴...戴汉康...”

“戴汉康?”

楚舜华皱了皱眉,他没想到对方报复的这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