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新的发现(跪求恶魔果实)

因为欧阳倩被革职。

黑狼和天狼,两人在战部里的权限一一被收回。

虽然黑狼是战部里信息部的奇才。

但对于攻破监控系统,还能不被系统侦测到这事,还是差了点。

然而在这方面,天狼可谓是两边通吃。

这事,天狼自然比他快的不少。

天狼深深的吸了一口,“这两人的资料,看上去没有什么问题,文哥,还要不要进一步深入调查?”

“那必须的,有些事情,表面上看的没什么问题,实则却是最大的问题。”

梁文按着鼠标,滑动着页面。

华盛,也就是自己的爷爷。

爷爷和华世,华东两人,创办了梁氏集团。

一直以来,不温不火,甚至可以说,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个集团的存在。

但自从父亲接管后,便让世人熟知。

这期间,父亲仅仅用了两年。

两年后便离开了魔都。

这时间和之前自己调查的事非常的符合。

而华世,华东两人,也随之退到了幕后。

这些年以来,靠着手上集团的股份,在国外逍遥快活。

期间只回过一次国。

还是在梁氏集团,举办周年庆的时候,才回来。

梁文伸出手指,点了点屏幕上一处“你再查一下这个,我觉的,这个有点问题。”

顺着他点的方向看去,天狼微微点头,“这个我尽力,而且还需要时间,毕竟是国外的服务器,不怎么好弄。”

对于这个,天狼也不能打包票。

国外的服务器,不同国内。

所以用的代码,都是不一样的。

听出他意思的梁文,微微点头,“你先试试看,我去拿点饮料上来。”

离开房间的梁文。

没有下楼,而是来到天台。

拿出手机,找出之前五姐的电话,试着打了出去。

嘟。

嘟。

“喂,弟弟,有什么事吗?”

电话那头传来五姐的声音。

梁文顿时激动了起来,“五姐,你终于肯接了,我还以为,你不接呢。”

“行了,我这边刚忙完,不然,真的接不了。”

“那五姐什么时候回国。”

“这个先不说,话说,四姐是怎么回事,怎么被革职了,还有,你背叛战部这事,又是什么鬼?”

“五姐,这些日后有时间我再慢慢解释给你听。”

“行,正好月底六妹举办派对,到时我也会去,你要是解释出来...”

“放心啦,五姐,我会解释的。”

“说吧,打电话给我干嘛。”

“我想让你帮我调查一个国外的服务器。”

“行,你把地域码发给我,我查出来后,就发邮箱给你。”

“嗯嗯,那就先谢谢五姐了。”

挂掉电话后,梁文根据记忆,将地域代码打上后,发给了五姐。

五姐可是黑客领域的佼佼者。

本来梁文抱着侥幸的心理试试看,能不能接通五姐的电话。

没想到,却真的接通了电话。

这让事情,也好办了些。

至于为什么要调查这个。

只因那个地域代码只出现过一次。

还是在父亲去世前几天出现的。

前些天,和慕容雄的谈话中。

梁文隐约猜到,害死自己父亲的人,不单单是世明一个人,很有可能还有其他人。

这事,想必慕容雄早就知道,但却没有说出来。

这就让梁文有些好奇。

没过一会。

收到邮箱的梁文,连忙下一楼,拿了两瓶饮料,匆忙回到房间。

“你将这些代码输进去看看。”

接过手机的天狼,二话不说,开始操作。

过了一阵。

天狼有些惊讶的看向梁文,“文哥,你确定要看这里面的录音?”

梁文重重的点头。

哒!

“明宗已经回乡下了,真的要赶尽杀绝?”

“那两本书,都在他手上,只要他交出来,就饶他一命。”

“不就是两本书嘛,至于要这样做?”

“你还真以为,单凭他自己一个人,真的能坐上地下皇者这个位子?”

“如果他交出那两本书,请遵守你的承诺。”

“放心,只要我得到那两本书,答应你的事,我一定会做到。”

...

两人的声音,虽然用着外国的语音。

但梁文还是听的出来,其中一个声音,就是二叔的声音。

听完录音的梁文,面无表情,“将这段录音查一下,看看有没有做过什么手脚。”

天狼微微点头,便开始操作。

在查出这段录音后。

天狼趁他没注意,快速调查了明宗这个人。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原来明宗,正是梁文的父亲。

这才有了刚才惊讶的神情。

然而,心里也明白了。

他为什么会跟道上的毒蛇离开。

也明白,教官为什么会对他发出通缉令。

一阵操作过后,天狼冷静道:“文哥,这段录音并没有任何问题,那你还要不要继续回集团...”

“会。”

梁文斩钉截铁道:“这个地域代码,是从集团里面出现的,那就说明,世明,是在集团里,联系这个人的。”

话音刚落,梁文起身离开。

天狼并没有追上去。

对于杀父之仇,天狼心里再也清楚不过。

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才并没追上去。

离开欧阳乔家的梁文。

走在人烟稀少的街道上。

忧心忡忡的样子,抬头望向星空。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

拿出手机的期间。

一辆轿车停在梁文身旁。

“上来吧。”

梁文见是乌鸦,转身上了车。

“这么大胆,难道你不怕被抓?”

乌鸦笑了笑,“欧阳倩已经下台了,还怕啥。”

“听你这么说,好像你和她有仇似的。”

梁文转头,望向车窗外的街道。

乌鸦苦笑一声,“说有仇,也不是仇,但说没仇吧,她也盯着我不放。”

“行了,找我干吗?”

“听说,你要回梁氏集团里上班,这事是真的?”

见他点头,乌鸦满脸震惊道,“你脑子该不会秀逗了吧,那集团可是你父亲创立的,要去上班,那也是坐总裁的位子啊。”

梁文摸着下巴,淡然一身,“进去只是为了调查我父亲的死因。”

闻言,乌鸦恢复了平静,“你要想好了,再踏出一步,就真的没有回头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