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4章 大王,人定胜天啊

“大王,您刚刚推翻了神君的供奉台,还……还……还大骂了无上神君……”

辰王身边一位文官立即回答道。

辰王身形一震踉跄着退了两步,若不是身边的文官及时搀扶住,险些就瘫倒在地。

其实,辰王自己能清楚回忆起刚刚自己的所作所为。

甚至清楚的知道那一刻的他,根本就不受自己控制,就好像是一个提线木偶,完完全全被一股极其神秘的力量所操控!

看着神君庙外的诡异天象,帝辰的神情越发凝重,让仆从侍卫将供奉台重新整理好,继而朝着破碎的神君像拜了几拜,便匆忙下令回宫。

“禹”国疆土广袤,资源丰富,历代禹王都是励精图治、勤政爱民,因此,“禹”国也一直都是繁荣昌盛、欣欣向荣。

但在这其中还有一个极其重要的原因,那就是辰王帝辰乃是乾天一脉徒子徒孙。

星宗广收良才,门下弟子参差不齐,庞大基数下也算是人才济济。

而其中一些修为境界不高,但善于治国打仗的弟子,便纷纷投靠了辰王帝辰。

所以,从某个角度上说,“禹”国也算是乾天一脉世俗界分支。

因此“禹”国除了每年祭祀供奉神君之外,也是给乾天帝尊修建了供奉庙宇长期供奉。

背靠乾天星宗,“禹”之国运自然蒸蒸日上。

一回到皇城天源,帝辰便召集百官商议祭祀仪式的补救。

“天现异象,无上神君震怒,诸卿可有补救良策?”

辰王帝辰高坐王位之上,神色凝重的环视了一圈。

然而,寂静!

寂静到落针可闻!

“嘭!”

辰王帝辰拍案而起,怒斥道:“怎么,一个个都成了哑巴?”

“朕突失神智,犯了天下之大不韪,但你们这些人,便当真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辰王帝辰平日里大多温和谦逊,今天突然大发雷霆,百官纷纷跪伏在地,齐声喊道:

“大王息怒!”

几息之后,辰王帝辰才长叹一声:

“唉!”

“朕知道,这一次的责任在朕,但是诸卿就当真束手无策了吗?”

过了片刻,一道身影朝着辰王帝辰拱手拜道:

“大王,事发如此,臣以为,只有向乾天师祖求助,或可有缓和余地。”

说话之人气息浑厚,一身正气,正是“禹”国国师,宰父候。

宰父候,修为境界已达半步星丹,熟悉金木水火土五行变化,座下“独角金鳞兽”可瞬息千里,手执“破天戟”,戟柄镶有玉石,可射出霞光,辨忠奸、识黑白。

闻言,辰王帝辰眼中一亮,立即走下王位,朝着乾天庙宇奔走。

“国师所言极是!”

“师祖与神君也算是师徒,只要师祖愿意在神君面前说些好话,此事或可有辗转余地!”

文武百官便紧紧跟在宰父候身后,一起朝着乾天庙宇疾行。

方一进入庙宇,辰王帝辰便令人燃香上奉,可谁知辰王帝辰刚刚将燃香立在香炉上,庙外天空中,便传来一道惊雷霹雳,撼天震地!

下一秒,正台上的乾天石像,也是瞬间崩裂碎开,化为一地石块。

见到此景,辰王帝辰面色煞白。“就连师祖,都不愿意相助于朕吗?”

辰王帝辰以为,是乾天不愿意替他解决这件事情,故而连神像都崩碎。

殊不知,这却是神君施法所为。

辰王辱骂神君,神君自然是气得睚眦欲裂、暴跳如雷,在神君眼中,“禹”国又如何?一国之主又怎么样?

皆为蝼蚁耳!

在神君眼里,别说是辰王帝辰,即便是整个“禹”国,都已经是死人亡国!

同时,神君稍一推算,竟然得知了整个“禹”国,乃是乾天宗门下分支,心念一起,便想到以“禹”国为导火索,为整个三垣大劫应劫!

其实,在乾天自信散宿之后,神君便也一直关注着三垣星域的情况,只是碍于自己的身份,才没有表明立场,有所行动。

在恒天的谋划失败之后,神君就已经有想过,要暗中施为,让恒天继续搅动三垣星域,务必要将足够多的星修送往镇星台,完成三垣大劫的应劫。

因为,唯有填满镇星台,才能够将整个星域的星源之力补充完整。

而只有将整个星域的星源之力补充足够,才能够保证星道继续正常运行,从而维持住神君的统治。

而乾天在自行散宿后,就已经失去了“帝尊”之位,在三垣星域规则之力的影响下,自然也是受不到星域内的香火供奉。

只要神君稍稍动个念头,乾天的庙宇神像也就会被摧毁。

不管是为了泄私愤也好,促成三垣大劫也罢,此时在神君的心里,乾天一脉必须被送上镇星台应劫!

见到辰王帝辰一脸沮丧,国师宰父候再次迈步上前拜道:“大王,我大辰开国以来,完全是凭着上下一心,共同努力才有了今日的盛世,与那些所谓神灵又有何干?”

“今日既然这些神灵迁怒于我大辰,那我们就更应该励精图治发奋图强,难不成这些神灵们,还真会将我们整个大辰赶尽杀绝不成?”

“大王,人定胜天啊!”

听了国师宰父候的劝谏,帝辰的面色也是逐渐缓和下来,片刻之后,帝辰也是情绪激昂道:“国师说的对!”

“人定胜天!”

“倘若那些神灵真是英明的,就应该知道朕之所为,并非己愿。”

“若是那些神灵真的怪罪于朕,那他们也不过是些腐朽之辈!”

“朕,又有何惧哉!”

帝辰一语既出,豪迈不已,文武百官起初纷纷面面相觑、交头接耳,旋即齐声拜道:“大王英明,大辰当兴!”

可就在帝辰的心态,发生了一系列转变之时,镇天神君身形一晃,来到了新晋星君恒天星宫大殿。

被乾天大败而归的恒天,此刻虽已晋升星君,可心中确实无限憋屈。

这些天以来,恒天每时每刻所想,无不是如何才能够大败乾天,将乾天一脉通通送上镇星台应劫!

老神君此来,正是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