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7章 尴尬而不失礼仪的对面

之前老真君镇天找上恒天,为了顾及自己的颜面,也是以秘法障眼才没让恒天看出来。

可秘法终有时效,那拳印隐隐作痛,此刻已然失效,却又被恒天撞了个正着,老真君自然不敢以正脸面对恒天。

方才回复的两句“知道”,因为言简意赅,面部的肌肉动作较小,老真君还没有什么感受。

最后一句话,因为字数太多,拉扯到了面部肌肉,老真君疼的龇牙咧嘴,身体甚至出现轻微抽搐。

不过老真君的异样,还是引起了恒天的注意。

“星君你这是……”

老真君连忙抬手摆了摆,回道:“无碍,我知道你的来意了!”

“既然你现在已经晋升星君,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

“乾天背后有一实力非凡的隐世强者,无论我动用何种手段都无法算到他的来历。”

“所以只能将他归于三垣四象二十八宿星域之外。”

恒天故作讶然:“有这样的事!”

“难怪那乾天舍得自行散宿,且莫名冒出那么多强悍灵宝灵兽!”

老狐狸般的镇天星君点了点头,刻意引导道:“好,现在你已经知道了这一点,我想听听,你对于后续‘三垣大劫’的想法!”

恒天想了想说道:“依照目前的形势来看,乾天和他背后的神秘人物,实力是远超于弟子!”

“且弟子在这三垣四象二十八宿星域之中,那就必须要遵循其中规则约束。”

“镇星台必须填满,否则不单单是你我二人,整个星域都会天翻地覆。”

“所以,无论使出何种手段,我们都务必要让乾天宗一门应‘三垣大劫’!”

“我们需要更多的帮手!”

老真君吸气沉吟了片刻才回话:“不错,确实是需要联合更多的力量。”

“不过那神秘人实在太过强大,星君境界以下的怕是不会起到什么作用。”

“所以,便只能去会一会那些个老家伙了,只是那些个老狐狸,一个比一个精明……”

恒天惊诧的看向老真君,从老真君的话里,恒天听出来了,这老真君显然是已经跟乾天那背后的神秘人,打过照面了!

并且看老真君方才那一瞬间的反应,想来还吃了不小的亏!

以老星君的修为,已经是星域之中顶尖存在,若不是吃了亏又怎会有倒吸冷气的生理反应?

然而恒天不会知道,老真君非但是吃亏,且这亏还仅仅只是林宇一拳之威!

不过,知道老真君的心理,恒天总归是更有把握了一些,进入了正题。

“既然如此,那我们便可以以此为筹码,把其他星域的星君,全部纳入到自己的阵营。”

“不过,前几日,我可是发现了另外一个契机。”

老真君应了一声:“说说看。”

“前几日,在紫薇垣和太微垣的边缘,一个叫做‘禹’的世俗大国,国君在祭祀仪式上,突然对老星君出言不逊,极其不敬。”

老真君故作不解的问了一声:“一个世俗国度而已,与我们所谋之事何干?”

恒天冷冷一笑道:“这国君乃乾天宗弟子,细数起来算得上是乾天的徒子徒孙。”

“若是以这‘禹’国为引,作为‘三垣大劫’的序幕,岂不恰到好处?”

“只是……”

恒天放慢语调,故意卖了个关子,老真君却是急忙应道:

“只是什么!”

恒天回道:“只是不知道以一些世俗生灵为引,有没有违背星道?”

闻言,老真君相当激动,立即答道:“当然不会!”

“嘶……噢噢!”

一个激动,老真君又是扯到了脸上伤口,疼的撕心裂肺……

听到老真君的话,也就等于默认和应允。

恒天也是精神抖擞,大有一股胜利在望,“人逢喜事精神爽”的赶脚,上前一步就想要拉着老真君离开星宫。

可谁知,就这么猛地一拽,那老真君整个身形都被转了过来,两人这一对面,看得恒天是呆愣在原地,一时之间竟是思维停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狰狞的拳印,面目全非的浮肿,这....

寂静,无比尴尬的寂静。

老真君无言以对,恒天也是一时语结。

不过两位星君皆是强者,非常默契的选择了闭口不提,反而开始尬聊了起来。

“你这星宫的布置不错啊,嗯……比我那好多了!”

“是吗?就、就是随便装饰了一下。”

“……”

老真君和恒天,一边说着,一边走出了“镇天星宫”,朝着另一处星宫,疾速飞掠……

小木屋中,一桌子人,都正盯着乾天,等待着他的问题。

“贤婿,云潇在赶来之前,听到了一个消息,我想听听你怎么看?”

林宇恍惚间,似是突然听见了:的“元芳,你怎么看?”

晃了晃脑袋,林宇才回过了神,正声问道:“究竟是什么事,还请岳父大人详述。”

乾天端起酒杯,仰头闷了一杯酒后才开口说道:

“前几日,世俗界的一处国度,国君在祭祀时对老真君神像破口大骂,导致天生异象神像碎裂。”

林宇有些困惑:“世俗界的事,与我们星域有什么关系?”

乾天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麻烦就麻烦在,这位国君算得上是乾天星宗的弟子,是乾天帝尊的徒子徒孙!”

听完乾天的话,林宇抬手不断摩挲着自己的下巴,思考了片刻才开口说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情况就更加复杂,更加麻烦了。”

乾天、墨云潇、云秀、云瑶、云起乃至云栖,都对林宇的话表示不解,齐声问道:

“贤婿何出此言?”

“夫君此话何解?”

“姐夫言出甚意?”

面对六人异口同声的提问,林宇在震惊这一大家子遗传基因之外,也是十分惊讶他们的默契。

稍稍想了想,组织了一下语言,林宇便开始了他的演说:“要想知道为什么,首先得明白一个关键问题。”

“岳父大人的偶像,那乾天至的敌人是谁?”

“这些人又为什么要针对乾天星宗?”

闻言,好奇宝宝云瑶直接插嘴说道:“姐夫,你这说的是两个问题了。”

顿时,一道道凶狠的目光,便落在了云瑶的身上,让云瑶立马自觉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