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苟且吃瓜

「天帝属性面板(最终型号:要你命三千)」

「姓名:晏寻」

「境界:lv.6(0/1600)」

「体质:lv.6(0/1600)」

「剑意:lv.6(0/1600)」

「寿命:84900」

「秘宝:无」

悬空凝望着自身属性面板,晏寻望着空落落的秘宝栏,觉得一阵心慌。

他现在可真是,一点自保的手段都没有了。

以自身练气六重的修为,随便来个筑基修士,都能将他晏某人轻易捏死,连口气都不带喘的。

不过,眼下有人比他还惨,那就是被封禁了一身修为,化作凡灵之身的杨奇。

这尊被队友抛弃的仙界强者,从天空一屁股栽下,重重砸落在大地上,若非那体魄足够强大,只怕早就嗝屁了。

“上仙,仙界那些家伙,直接飞升跑路了,咱们现在怎么办?”

金翅迦楼罗靠上来,冲着晏寻问道,语气中的狗腿意味,很浓很浓。

它是忘情宗后山第一大雕,天生就认为,自己是晏寻最合适的腿部挂件,只要讨好了这位爷,它就是本宗最靓的鸟。

就算是另外的八位先生,也不能轻易对它动粗。

“不用管他们,将下边那家伙弄上来,我有话要问他!”

指了指地上,那躺在人形深坑里的杨奇,晏寻示意金翅迦楼罗出手,语气显得很冷漠。

哪怕没有底牌在手,他晏某在耍帅一道上,依旧有着很深的造诣,将这份帅比气质捏得死死的。

“好嘞!”

迦楼罗抬手一招,直接将杨奇收摄而来。

望着此刻,通体没有半分灵力的仙界神将,它整个雕都懵了,没想到这个身负两大帝器的猛人,在上仙面前如此不堪一击。

那可是两大无上帝器啊,竟被上仙一指击溃了,这家伙也被一巴掌封了修为。

试问普天之下,能轻易做到这一点的,除了它们家上仙这个死靓仔,还有谁能做到这一点呢?

“咳咳咳,士可杀不可辱,你有种就杀了我!”

杨奇悬浮在晏寻身前,依旧不忘吼一嗓子,用以彰显出他杨某人,那后现代修仙主义的坚贞不屈。

怎么着都是死,还不如先嘴炮一番,将虚荣心满足了再说。

喷的光荣,死的伟大!

“行吧!”

晏寻幽幽叹息一声,直接从空间戒指内取出一柄古剑,朝着这货狠狠一斩。

这突如其来的凌厉斩击,让杨奇都懵了。

不科学啊!

按照他幻想出的后续剧情,在吼出‘你有种就杀了我’之后,这小白脸不是应该给自己松绑,招降为座上宾咩?

难道说,这小白脸,没看过演义类的小说?

他知不知道,什么叫优待俘虏?

我都表现得这么有骨气了,你怎么不生出爱才之心,将我收为狗腿子啊帅哥?

是怕我太优秀,日后背刺您这帅比?

那是以后的事了哇!

铿!

长剑砍在杨奇的脖子上,磕出一溜璀璨的火花。

庆幸的是,剑身上没出现啥缺口,不得不说,此剑的质量还是挺不错的。

当然,杨奇的脖子上,也没出现啥缺口。

“差点忘了,以我练气六重的修为,是没法将这家伙破防的!”

皱眉看着安然无恙,却被吓得半死的杨奇,晏寻忽然感到一阵头大,总不能让金翅迦楼罗出手吧?

如此一来,人头算谁的?

不管了,再给这家伙来一剑,吓也吓死他!

他沉吟着,再次缓缓扬剑,周身灵力与血气,乃至于剑意,在这一刻酝酿到了极致。

虽说那威力不大,但却让杨奇越发慌了。

“混账,你何必拿把钝剑侮辱我,有种给我个痛快啊,这么折磨人算什么好汉,枉我还敬重你为仙界第一帅哥呢!”

看着那锋寒的长剑,杨某人都哭了。

太吓人了,这家伙明明有将他一剑枭首的战力,却非要玩钝刀割肉的戏码。

您能做个人?

长得帅,就可以随便折磨人吗?

我不是抖M啊骚年!

不会因为区区一顿虐待,就无可救药的爱上你的。

放弃吧。

杨某,暂时还是喜欢女人的!

正面砍我!

求你!

“上仙,要不,咱给他来个痛快吧,这家伙都尿裤子了!”

迦楼罗与老王站在一旁,鄙夷的看着双目含泪,却依旧傲然不屈的杨奇,忍不住捂住了鼻子。

仙人也这么味大的吗?

“你在教我做事?”瞪了那杀雕一眼,晏寻恨不得将这家伙踹飞。

他也想一剑正面干掉杨奇。

可是,实力不允许啊。

就自己这修为境界,能借着太乙仙境层次的宝剑,将人家脖子砍出火星子,已经是老天爷给他这帅比面子了。

不能要求太多!

啊这......

金翅迦楼罗懵了,他本想拍马屁的,没想到拍马脸上了。

“上仙您这是误会我了,我的意思是,折磨人这种脏活累活,交给本雕就好了,您先在一旁先吃个瓜润润嗓子?”

它变戏法般掏出个青皮西瓜,咔嚓一声将之开了,把一半递给了晏寻。

然后,忘情宗扛把子,真就借瓜下驴了。

“行吧,正好我也口渴了,剑给你,好好招呼这家伙!”

默默悬空吃瓜,晏寻看到金翅迦楼罗接过长剑,又夺过了它手里的那半个,朝着身侧轻轻一抛。

然后,虚空之中生出一阵涟漪,一只手凭空探出,将瓜给接住了。

“大先生真是好眼力,竟知道本皇躲在这里,还投我以西瓜,梁生在此谢过了!”

来人从虚无中漫步而出,那张比晏寻略逊两畴的帅脸上,带着一丝隐晦的忌惮之色,不过并未如杨奇那般惊慌。

作为纳塔神国的天命帝君,梁生本人还是很傲娇的。

他不怎么喜欢吃瓜的,但手里这半个是晏寻亲手送过来的,真不给面子把瓜丢掉,对面下一秒或许就会翻脸。

本着量神国之物力,结瓜友之欢心的念头,梁生并没有拒绝。

目睹了晏寻与杨奇的交锋之后,他曾多次扪心自问,若自己与这两人之中的任何一方死磕,能否占到一丝便宜?

答案是否定的。

即便身为天命帝君,他梁某人还是输多赢少。

揩油都难!

当然,这是因为伤还没好的缘故!

“帝君来此,莫非是要与我再打一场?”优雅的咬了口瓜,晏寻心里慌得一批。

这可是个天帝层次的强者,要捏死没有护身底牌的他,就跟足部按摩似的,咔嚓一声就完事了,都不带脱衣服的。

就目前而言,对付此人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拉他一起吃瓜。

只要我吃的够慢,就一定能苟到商城刷新。

到时候,即便这家伙吃瓜不给钱,甚至是翻脸不认人,他晏某人也能强人锁男,将梁生直接拿下。

芜湖,我果然睿智无双!

“大先生放心,我无意与忘情宗为敌,只不过是来此做个说客!”

梁生低眉吃了口瓜,发现这西瓜沙沙的,有点甜,又回忆起了自己当初化身农夫,在山泉旁帮妹纸洗裤子的日子。

睡客?

这家伙,要睡谁?

晏寻很懵,觉得梁生目的不纯!

此人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在自己擒下杨奇之后,屁颠屁颠跑来吃瓜当睡客。

难不成,他是看上那仙界丑白脸了?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有男人会无视俺晏某人,看上别的男人吧?

狠狠瞪着手中的瓜,晏寻猛地咬了一口,将心底的嫉妒之意生生压下去,冲着梁生温婉一笑。

“如此说来,帝君是打算问我要人了?”

他挑着眉,那脸上满是‘哇,你好勇的’的表情,让梁生感到很不舒服。

不知怎么的,这位忘情宗大先生,言语中竟透出老陈醋的味道。

此人到底在酸什么?

“实不相瞒,我来此,是希望大先生网开一面,放了杨奇!”梁生很是认真的说道。

这基情满满的言辞,让晏某人愈发不爽了。

吃我的瓜就算了,还打算让我放人?

你知道我为了绑住辣个男人,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皮都破了好吗!

话说这年头求人办事,是连钱都不用给,色相都不用牺牲,用口就行了咩?

你怕不是在想屁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