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敬我如神

看着昏迷的苟大师,林霄风轻云淡,仿佛处理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一众巨富敬畏,仰慕。

纵然他们身价亿万,随便一跺脚,整个江都都会颤抖。

但面对此时的林霄,双腿不由得打颤。

隔空御物,驱物杀人的苟大师,对他们来说,已经算得上神仙人物。

然而,这般人物,在林霄面前,宛若蝼蚁,翻掌可灭。

金胜利蹭的一下从沙发上起身,冷汗瞬间浸湿后脊,本就酥麻难耐的双腿,往下一弯,直接跪倒,求饶了起来。

“仙人,仙人,小老儿自知言语多有冒犯,还望仙人饶恕。”

此刻,金胜利哪还有什么大佬气质,如同丧家之犬。

在场巨富又惊讶,又震撼。

堂堂商界巨贾,威风八面目中无人的金胜利,金总!

现在却老老实实跪在一名年轻人面前,痛哭流涕,宛若做错事的稚童。

众巨富脸色复杂难名。

这便是仙凡之别。

任他们富可敌国,权势滔天,在一名仙人面前,也不过是蝼蚁一般,凡俗之辈。

生与死,全在林霄一念之间。

“这是真仙临尘,是真正的大人物啊!”

张大龙愣愣看着林霄,只觉头皮发麻,震撼绝伦。

心中更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眼光超群,这才没有冲动的为干儿子出头。

不然此时哪还能坐在这里看热闹,恐怕早就如金胜利这般,狗一样跪在地上等待审判了。

张大龙庆幸。

陈风等人懊恼。

早知林先生是真仙,刚刚怎敢装聋作哑?

现下再想博取林先生好感,却是千难万难了。

错失这般天大际遇,陈风等人的心情可想而知。

悔的肠子都青了!

倒是董发财,此时意气风发。

他恭敬地守在林霄身后,看似如老仆。

但与其他巨富对比,董发财有着强烈的优越感。

他就算是仆,也是仙人之仆,此等身份,何人敢小视?

林霄一人傲立当场,众巨富无不俯首。

“你可知我手中是什么?”

面对林霄的质问,磕头的金胜利一愣,旋即抬起头来。

“仙人法器,小老儿怎识得?”

林霄眯着眼,“那我便告诉你,这叫千年玄冰玉,一般生在极寒之地,百年凝一块。”

金胜利细细聆听,却不知道林霄为何跟他说这些。

只见林霄伸出三根手指头,“我给你三个月时间,你搜寻三块给我,还有,我要那苟大师所有资料,你可明白?”

闻言,金胜利微微一愣。

三个月?

以他得财力,惹不起躲不起?

到时候寻得一出隐蔽之地,世界之大,林霄上哪寻他?

当下点头道:“好好好,我马上去找,马上去找……”

林霄单手持杯,茶雾缭绕,淡淡道:“三月后,若是到时未见你人……”

说着,林霄屈指一弹,一股劲力落在金胜利身上,化作一个隐蔽的印记。

“上穷碧落黄泉,也无你容身之所!”

金胜利当下连连应诺,心中却嗤笑不已,过了今天,再能打,找不到我又如何?

“行了,滚吧。”

林霄随口一说,好似打发叫花子一样。

金胜利如临大赦,哪还敢多说什么,急忙灰溜溜离去。

直到这时

厅中众巨富才回过神,吧唧吧唧嘴,恍若度过了一个世纪的漫长。

再看林霄,敬若神明。

紧接着,心头火热,纷纷壮着胆子凑上前恭维。

“今日有幸见得林先生,真是我等之仙缘啊。”

一锦衣老者抚手感叹,神情中说不出的向往。

仙人之名,只在神话传说中存在,今日却仙人临尘,亲眼目睹,看得见,摸得着,活捉一只大大的仙人。

这般际遇,真就如同做梦一般,分外的不真实。

“可惜,未能与林先生搭上关系,都怪那金大牙,害我错失仙缘…”

“在世仙人林先生,这江都……有真仙啊……”

其他巨富也感叹不已。

神态又喜又懊恼,情绪久久难以平静下来。

在场众人都知道,今日之后,林先生之名将会威震江都,乃至整个省内的上流圈子。

在世仙人之名,再不是一句笑谈。

江都有仙。

林先生。

就在这时。

张大龙领着一名头大如猪的青年,来到了林霄面前。

“先前不知林先生身份,多有冒犯,我带着这个孽障来和您赔罪来了。”

之前,见得董发财待林霄如主般恭敬的态度,以为是某大家族大少。

现在看来,仍旧是自己格局太小,没能猜中林霄真正的根底。

但是,谁又能想到,一个平平无奇的年轻人,竟然是仙?

回想起干儿子当初的冒犯,一股凉意直冲头脑,当即出了去,将干儿子魏人甲拎了过来,负荆请罪。

身后,魏人甲一脸呆愣。

怀疑人生。

这真是我干爹?

那个省内巨富,势力滔天的干爹?

可他为何对一个年轻人这般敬畏?

这房间内,究竟发生了什么?

能让视为靠山的干爹低头认错,魏人甲自是心中怯怯,也算是彻底熄了报复的心思。

不等他回神,张大龙回头,怒斥道:“孽障!还不跪下!”

“噗通!”

魏人甲木然,结结实实跪在地上,低头不语。

林霄皱了皱眉头,神情漠然。

张大龙小心翼翼打量着林霄脸色,惶恐万分。

“林先生,小儿不知您的身份,竟然胆大包天,触怒了您的神威。”

“都怪我教子不严,使得这孽障惹下大祸。”

“现在我正式将那孽障交给您处置,是生是死,是杀是剐,全凭您一言定夺。”

魏人甲闻言,眼皮子一翻,吓的双股颤颤。

当下也顾不得什么了,一个劲哀求道:“我知道错了,林先生,我知道错了啊,再也不敢,再也不敢了…”

林霄眉头一皱,“刮躁。”

张大龙心头一紧,回头怒斥:“闭嘴!再出声老夫马上喊人将你个孽障沉江!”

魏人甲浑身一颤,顿时闭上了嘴,然后老老实实跪好,再不敢多说一句。

见此,张大龙才松了口气,强忍着内心的畏惧,伸手从怀中掏出一个锦绣木盒,轻轻放在林霄面前。

“先生喜欢玉石,刚好我偶然得到过一块极品玉石,也不知入不入得先生的眼。”

说着,打开锦绣木盒。

下一刻

林霄眼中闪烁过一丝诧异。

只见锦绣木盒中,摆放着一块拇指大小的白玉。

这白玉,晶莹剔透,神韵内敛,犹如璀璨星辰般厚重无比。

一看就不是凡物。

竟是一件灵物。

凤天白玉!

林霄拿起凤天白玉静静观摩,眼神若有所思。

凤天白玉虽不是什么珍贵灵物,却是炼制一次性法器的好胚子。

这般灵物,哪怕是他,也不敢说在这灵气枯竭的世界,想找就能找到的。

张大龙这次献礼,却是让林霄心头一动。

这个世界的灵物尽管极为难寻,可像董发财,张大龙这般人力物力动辄遍布一市的巨富,真用心去找,总归能找到一些的。

他也刚好需要一批材料,用于布置聚灵阵,快速恢复修为,只可惜,有点少。

其次,他也看得出来,张大龙献礼,不过是保魏人甲一命。

真要林霄对魏人甲任打任杀,也不会拿出这般珍贵之物。

不过,林霄也不在意。

用一个蝼蚁的命,换个不错的材料,倒也值得。

“这玉,我收下了。”

张大龙闻言,脸色一喜,“先生喜欢就好。”

他送上这极品玉石,就是为了博取林霄欢心的。

原本见林霄拿出玉石后,面色平静,看不出喜怒,他还担心林霄不喜。

魏人甲也看出来张大龙的用意,死死趴在地上,不敢吱声。

不过,林霄再无看他一眼,留下一句话,便萧然离去。

“若诸位有此等玉,皆可与我换法器!”

林先生喜欢玉石!

这则消息像一阵风一样,迅速在省内上流圈子传开!

无数的本地巨豪闻风而动,似是要挖地三尺一般,疯狂收集着极品玉石。

省内不少人都发现,当地那些珠宝店,玉石店的镇店之宝,突然都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