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光矛

眼见司令的一把刀直直飞来,无奈之下,皎只能再次凝聚起血线来抵挡。飒瞬间压力一轻,持剑的手用力下压,面前的血线纷纷溃散开来。

胸口的伤口还在往下滴血,但对于飒来说,这算不了什么,重新举剑。飒直接放弃继续攻击狡,反而向着皎冲去。

反正狡现在不可能再对自己产生威胁了,自己和皎战作一团,他只要神智正常就不敢出手。

血线包裹住身体,皎此刻硬生生抗住了司令的飞刀和飒的斩击。“还能这样玩?”飒一脸惊奇。

皎这么一弄,飒和司令还真没办法,自己的攻击肯定是破不开这些血线的,而皎又随时可以操纵血线,自己一不留神就得栽。

就在飒想着怎么办的时候,从基地内部,突然光芒四射,随后一道纯白色的能量射线从飒头上的天空划过,直直射向狡的眉心。

“?!”狡反应也不慢,抬头张口就是一道黑色射线对轰过去。

一边是极致的白色,一边是无尽的黑色,两种能量碰撞在一起,在空中激起的冲击把天空中的云彩都一扫而空,而在冲击正下方的飒一行人自然也被直接掀飞。

司令最先在空中调整好自己的姿态,借着这股冲击优雅地落在基地的缺口前。飒随后反应过来,只不过他的落地姿势不如司令优雅,一到地上直接给地面踩得龟裂开来。

而皎则在半空中瞬间爆开缠绕在自己身上的血丝,落在狡的旁边。

让时间返回到三分钟前。

“博士。。您不能出去,请您回去吧,不要让我们难做啊。”基地研究院大门,某护卫正一脸苦涩地看着面前的博士和他的团队,还有他们的牵引车拉着的一个超大仪器。

“闭嘴!你还知道我是博士!怎么!我今天想出个研究院都不行了?!我是犯人吗?!”一个穿着白色研究服,戴着一副眼镜的白狼正指着面前的守卫的鼻子骂着。

“不是,博士你也知道,现在前方正在交战,你出去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们这个。。”被骂的守卫一点脾气都没有,满脸苦涩地进行着苍白无力的解释。

博士见守卫不肯退让,直接从研究服的口袋里抽出一把手枪,指着自己的脑门冲着守卫吼到:“好啊!那你今天不让我出去,我现在就三长两短给你看!”

那守卫见博士这样,在那里着急地直甩尾巴,“博士不要啊,你这样,让属下真的很难办啊。”

“我不管!你让不让!”

“博士,我。。。”

“让不让!”

“我。。我让,我让还不行么。”

经过博士的自杀威胁,这个可怜的守卫终于屈服了,侧身让开,眼睁睁地看着博士带着他的团队出去了。同时心里面对自己未来的生涯感到一片黑暗。

坐在副驾驶位上,博士很是激动地通过后视镜看着车上的那个大型仪器。

“我倾尽一生的杰作啊,终于完成了!”博士的眼中透露出一丝温情,仿佛那件仪器是自己的孩子一般。

“老师,你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正在开车的驾驶员突然插嘴说到,他是博士团队里的一员,同时也是博士的学生之一。

“诶,小王,你说说哪里不好啊?”博士对待自己的学生充满耐心,和刚才拿枪指着自己脑袋的样子判若两人。

“唔。。您好歹也是德高望重的研究院院长,在所有基地里面都有闻名的物理系研究者,拿枪指着自己脑袋威胁守卫这件事。。不妥吧?”被博士称作小王的司机小心翼翼地问着。

“这我就得好好教你了,只要达到了预期目的,手段激进一些又何妨呢,只要不是什么伤天害理,那就要不择手段。”博士很是语重心长的说着,就是不知道小王听进去了多少。

“再说了,这是我倾尽一生的项目,它就像是我的孩子一般,孩子第一次出门展现光彩,做父母的能不陪着嘛?”说起自己的杰作,博士脸上又多出一丝笑容,想想自己的研发过程,也算是充满坎坷。

自己早在二十年前就发现了这一理论,也正是这个理论让自己出名的:把光协调在一定的频率内,光的波性质将会逐渐消失,而光的粒性质则会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这个性质下的光子甚至可以被利用,而自己经过不断的实验探究,终于得出了一种可以将这些光子聚集在一起,形成一道足以摧毁一切事物的射线的公式。学术界称呼这道理论上的射线为“光矛”。

但就是聚集这些光子的过程中,困难重重,几乎没有任何一种已知的载体可以达到要求,这么多物质,要么就是承受不住射线带来的超高能量而直接分解,要么就是无法将光子有效地集合在一起,发出来的射线是散的。

而就在几天前,自己助手拿来的那个奇怪透镜!居然完美符合要求!那是自己从未见过的化合物,仿佛就是为了光矛而制作出来的一样!这简直就是上天送给自己的礼物!向来不信命运鬼神这类事的博士,在那一天居然破天荒地把能谢谢的所有神仙都谢了一遍,还上了炷香。

紧凑的晶体结构让这片透镜足以承受光子带来的高额能量而不至于化学键断裂,而完美的空间构型则让它几乎可以聚集起所有的光子。

在第一次实验中,博士因为错估了这片透镜聚集光子的能力,导致打出来的射线差点把整个研究院给打穿。

正在博士想着这些有的没的的时候,牵引车已经到达为目的地,这里距离缺口处不算太近,也不算太远,刚好可以看见基地外的狡,而又不至于被基地内的战斗给波及到。

“终于来临了,这个时刻!”博士显得十分激动,兴冲冲地打开车门,跑向背后的仪器。

亲自调整着各种参数,甚至瞄准也是博士亲自动手,没有让跟来的人代劳。绕是如此,人过中年的博士居然以一个不慢的速度布置好了一切。这把他的团队看得够呆。

“这就是内心热爱的力量么。。。”

“好了,现在我宣布!”博士清了清嗓子,大声说着,“光矛!第一次实战射击!现在,开始!”

用力拍下面前的发射键,仪器前端一点点聚集起来的白色能量团是那么地耀眼,在博士眼中是那么的美丽。

“滋!”随着一声巨大的破空声和电流音,一道白到极致的射线出现了,那一刻,天地黯淡无光,在场所有人都眼中,只剩下这极致的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