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战后(我们把悲伤埋在心底)

“司令!”琛毅很是认真的(主要是怕司令看出他在心虚)对着司令说:“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觉得林莫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这样的人才在我手底下做事太委屈了,我觉得他应该有更大的舞台来展现自己,比如说跟着您做事。”

不得不说,这话听起来还真是一套一套的,不无道理,也说到司令心坎里了,这样的人才,稍加培养,装备给够,恐怕又是一个新的副官。

其实按照司令看来,林莫表现出来的战力已经足以达到自己这个等级了,但缺少了作为领导者的能力和一些历练,不然他倒是愿意直接给总部申请一下,让林莫变成新的基地司令,然后和自己的基地对岸相望。

想到这里,司令倒是觉得可以把林莫送去总部试一下,不过现在还是先把他留在基地里面吧。

“跟不跟着我做事,得看当事人的意见,我这又不是一言堂。”虽然很看好林莫,但司令还是选择尊重林莫的个人意愿,毕竟强扭的瓜不甜。

“啊?我还能发表意见么?”林莫有些意外,他还以为会和上次他加入猎级小队一样,搞得和绑架似的。“我嘛。。我还是继续留在猎级小队吧?”林莫小心翼翼的说出这句话。

这个回答倒是让司令楞了一下,好家伙,我给你客套一下,你还当真了。罢了,我好歹怎么说也是个司令,要大度。

“既然这样,我也就不强人所难了,”拍了拍林莫的肩膀,司令转过头来对琛毅说,“你小子给我好好带他,你要是给我带歪了,你就耗子尾汁吧。”

“是!保证完成任务!”琛毅一点都不敢怠慢,得了,现在队里面出来一个祖宗,自己有的受了。

“就这样吧,我还有的忙,你们该干啥干啥去吧。”司令甩甩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队长?我觉得我说错话了?”

“嗯,确实,但是你小子怎么就想着留在我队里呢?我这里是有什么金镶玉还是蟠桃园,让你舍不得走啊?”

“那当然有了,能喝酒,能撸串,能聊天打屁不训练。”

“嗯,确实很爽。”

说到这里,这两个臭味相投的兽先是相视一笑,等着确认司令确实是走远后,变成开怀大笑。

在一旁的岚:这样的小队真的有存在的必要么?毁灭罢!(大悲)

“啊行了行了,不笑了,”琛毅清了清嗓子,止住笑容,换上一副认真的表情,“林莫,这一次下来你可得出名了,原本我还以为你能和我一起逼退那只奇怪寐虫已经很不错了,没想到你居然还可以和利维坦个体斗上一斗。”

林莫听到这话,在那里扭捏了好久都憋不出一个字来。那自己能咋个办嘛,难道说自己啥都没做,被鬼上身才那么厉害的?

他现在只能祈祷下次遇到麻烦的时候这个好心的鬼能再上自己一次身,其实这样想想也蛮不错的,自己遇到困难睡大觉,醒来直接享受胜利果实。

见林莫在那里一声不吭,琛毅权当是这小子搁着谦虚,摇了摇头,说:“你小子。。。也不知道怎么说你,别傻站着了,跟我回去归队。”

“嗯?啊啊,哦。”

战斗结束了,留下一些普通小队在那里打扫战场收敛尸体,一些工程车开过来修补被狡一口喷碎的围墙,技术人员正在一点点排查基地护盾的线路,看看有没有留下什么隐患,一切都井然有序。到了明天,居民区会再度开放,死者会被安葬,生者会欢庆,他们把悲伤埋在心底,把欢乐留在表面,以此度过这个黑暗的时代。

就算自己的朋友早上才和自己问过好,下午就变成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埋在地下,但他们不会为此停下脚步,与其哭着忍受,不如一路欢乐!

热爱的生活还在继续,那就让自己带着死去的那一份活下去!

在基地居民区的路口,一个个居民走出家门,试图在归来的战士里找到自己亲人。

不时有人快步走过去,牵起某个战士的手嘘寒问暖,满眼心疼地看着自己的爱人是不是少了块肉。也有小孩蹦蹦跳跳扑进某个战士的怀里,兴奋地问着自己的父亲今天是不是拯救了世界。

也有人只能抱着一块四四方方的盒子落泪,里面装着他们亲人在世界上留下的最后一点东西,这些战士生前也是自己孩子心目中战无不胜的父亲,妻子的亲爱老公,父母的宝贝儿子。但他们现在死了,只留下这些供亲人想念。

基地墓园内,“报数!”

“一!”“二!”“三!”。。。。

“七!”

“报告!应到15人!实到7人!”

“回列!”

“是!”

“这次你们都是好样的!没给我琛毅丢脸!死去的弟兄们,也是好样的!他们是死在捍卫基地的战斗中的!”说到这里,琛毅顿了一下,看着面前的8个矮矮的坟墓,上面刻着这些勇士的生平事迹,配上一个黑白的照片,照片里的人无不身着作战服,面带笑容,透露着对未来的希望。

但此刻这些照片只能被印在这些冰冷的石头墓碑上,而照片里的人也再也无法和在外面的战友们一起战斗了。

回了回神,琛毅继续大声说着:“今天!我们也将在这里埋葬我们的悲伤和软弱!将思念留在内心,带着这些弟兄们的那一份一起活下去!”

说完,琛毅拿起放在地上的一把手枪,而队员们则纷纷捡起栓动步枪。

“预备!放!”

啪!啪啪啪啪!陆陆续续的枪声响起,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怎么也散不去的白烟,就仿佛此刻宁绕在众人内心中沉重的心情一样。

“预备!”

咔嚓,咔嚓!叮叮叮~继而是拉动枪栓和子弹壳落地的声音。

“放!”

又是陆陆续续的枪声,这次的白烟和之前的聚集在一起,在空中飘散着,被风吹去,一点点消失。

像这样的场景,今天的基地里发生了很多次。就算在这个能量武器都被研发出来的时代,以火药提供动能的枪械依旧没有被淘汰,它们在这里找到了自己的归属,用火药燃烧的硫磺味和一声声枪响,为离去的战士送行。

琛毅带着剩下的七位队员走了,留下这八个矮矮小小的墓碑。而放眼望去,目光所及之处全是整整齐齐的矮小墓碑,他们每一个都代表了一位为基地奉献出生命的勇士,每一个后面都是一位英雄,都有他们自己可歌可泣的故事。

在基地医院内,米罗正躺在病床上,整个身体都被缠满绷带,但人却是精神十足。

病房门被推开,米罗转头看去,很是意外地说:“司令您怎么来了?”

司令笑了笑,抽了把椅子坐下,亲切地说:“怎么?我的副官受伤了,我还不能来看了?”

“属下没有这个意思,只是怕这会耽误了司令的行程安排,毕竟司令您日理万机。”

“?我怎么觉得你话里有话是在骂我?”

“属下不敢!司令您想多了!”

“行行行别扯这些了,我来看你就两件事。”司令摆摆手,选择开门见山。

“什么事?”

“第一件事嘛,肯定是给你敲警钟,米罗,你现在是副官了啊,你怎么还继续你以前的战斗方法?啊?你让我说你什么好?这是战场,不是擂台赛,你就算把对面拼死了,那还有那么多敌人呢。战场大局观不要啦?你怎么学的啊?”

听到司令絮絮叨叨说这么多,米罗刷一下脸都红了,但他也知道司令是真的关心自己,“属下知道了,一定改正。”

“你要是能改,我也不会说这么多了。”司令哪里还不清楚自己一手带起来的副官,不过他也懒得追究太多,“还有一件事就是,关于林莫的。”

“林莫?”米罗听到这个名字,想了一会才继续说,“我记得他,上次除根行动他有参与,很难得的一个好苗子,明明是普通小队里的人,战力却不弱于特级小队队长。”

“特级小队队长?那你可是小看他了。”司令站起身来,一边走一边说着,“他表现出来的实力,如果在装备对等的情况下,你上去都得栽。”

看着米罗满脸不敢相信的表情,司令继续说:“和你同一等级的异虫这次有两只,一只被你一换一换死了,那你猜猜另一只被谁打退的?就是那个林莫,在猎级小队覆灭之际,就是他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比你更厉害的是,他逼退异虫后直接又跑去偷袭对方的利维坦个体,要是没有他,这次我们恐怕得付出更多代价才行。”

“所以啊~”司令摇摇头,长呼一口气,没再说下去了。

米罗在震惊过后就是激动了,为基地的力量又增强一分而激动,“那要是这样,我们基地岂不是顶尖战力又多一位?”

“就怕我们这水浅,养王八还行,养不了遨游九天的龙。他这样的人,应该有属于自己的一个基地的。”司令不知道的是,他现在的一番话,在之后真的变成了现实。

米罗:“那我是王八咯?”

司令:“嗯,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