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问罪

“屁话倒是很多,赶紧走!”

丁修吼了一句,让身后的卫兵押着三人离开木屋。

杨依依的别苑离杨家主院有着不短的距离,足可以看出她所住地方的偏僻。

大概一刻钟后,一群人才到了主院内。

结果刚刚踏入主院的大厅内,顿时无数凶悍的目光朝楚封天这里汇聚过来。

身穿黑色长袍的杨家家主杨文栋,此时正满脸凝重的坐在位置上,看到来人之后,脸色瞬间变换。

其他的家族人员,同样恶狠狠的盯着大厅内的三道身形。

丁修赶紧跑上前去,“老爷,人已经带到了,如何处置?”

“处置?”

杨文栋咬着牙,恨不得立刻将这一对废物给格杀当场!

站起身来,声音中带着浓浓的威压,他朝着底下的杨依依道:“我问你,周家二少爷周烁,是在你的别苑被打成重伤的吗?”

对于面前的这个女儿,杨文栋的脸上看不出有半点亲情的感觉,有的只是无比冷血。

杨依依早就料到了家族的态度,嘴角只凄然一笑,“不错,是在我别苑受的伤!”

事已至此,家族要杀要剐,她悉听尊便!

果不其然,杨文栋气得一只手瞬间将椅子拍碎,嘴里怒骂,“混账东西!你这是要将我杨家置于死地啊!你知道得罪了周家,会有怎样的后果?家族要为此承担多少损失?”

“老爷!都是因为那周烁调戏小姐在先!这件事情不是小姐的错!”

婢女小蝶见状,赶紧出口替杨依依辩解。

然而杨文栋听完,面色更加怒气冲天,“我让你说话了吗?”

接着抬手一道强烈的玄气劲风便是打了出去。

小蝶吓瘫在了原地,她只是个毫无修为的普通人,面对这玄气劲风当然抵挡不住,杨文栋随手一击就能要了他的性命!

然而下一秒,身后一道黑影掠出,然后同样一挥手。

嘭!

竟是将那劲风给直接打散了!

“人是我打伤的,你要问罪的话,找我一人即可。”

楚封天昂然站立在大殿当中,无比正色的说道。

在场的众人都是大吃一惊,就连出手的杨文栋也是一样。

以他灵海境大成的实力,这随手的劲气力量根本不是常人能够抵挡,然而眼前的少年居然轻易击破,难道也在一直隐藏着实力?

这个前几天从腾阳王朝运来的瘸子废物,看来并不像外表那么简单。

可是现在的情况也容不得他多想,就算楚封天再强,终究只是个年轻人罢了,况且,还是个地位低贱到了极点的货色!

杨文栋瞬间收起了惊讶神情,依旧怒道:“你一个从腾阳王朝运送来的小奴隶而已,能让你留在杨家,还把依依许配给你做你的妻子,就已经是你天大的福分!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大胆,惹是生非!简直是要害我杨家满门!”

说着,杨文栋瞬间朝底下的杨府卫兵使了个眼色。

而后齐刷刷的十几名卫兵一通迈上前去。

“打断他的狗腿,留半条命,然后押到周家,我要亲自上门谢罪!至于你!”

杨文栋又把目光转向了自己的亲生女儿杨依依,“你就去周大少爷当丫鬟,一并谢罪吧!”

声音冷血的没有一点感情。

杨依依听到后,只凄然一笑,“我做的事情,我一人承担即可,当时废掉周烁的命令是我下的,是死是活,任凭处置,跟其他人没有一点关系!”

至此,对于整个家族,她已经是彻底心死了!

自己这个父亲,根本就不会在乎她的死活,所谓的父女之情,在这莫大家族中,完全就是一个笑话!

面对这种局面,楚封天已经看不下去了,拍了拍手,语气突然无比嘲讽道:“自己的女儿差点被人玷污,身为父亲,非但一点不关心女儿的安危,反而要让女儿为施暴者赔罪,好好好!真是好一个畜生家族!简直是丧心病狂,没有一点人性!”

眼前的这杨家,简直比起他当初所在的慕家,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杨依依能在这样的家族生活如此之久,不亚于在地狱当中茕茕孑立!

而听到这辛辣的嘲讽,杨家人此时已经彻底哗然了,紧接着便是大厅内众人一片怒斥。

“混账!有你说话的份吗?”

“这个小废物!把他给我弄死!”

“两个废物,不但给家族蒙羞,还给家族惹祸!趁早死远点!”

“....”

杨文栋更是怒不可遏,一挥手,就要让杨府的卫兵将楚封天打残!

而这时,一道汹涌威猛的声音,从杨家的正院之外,陡然袭来,“杨文栋!带着你全家人滚出来受死!”

巨大的咆哮声音,将大厅内的所有桌椅全部震裂开来,无数人听完瞬间惊慌失措,乱做一团。

而杨文栋更是感到一股难以抗拒的压力。

紧接着,脸色霎时变得苍白无比,领着家族内的众人慌忙朝大厅外跑去。

而后,便看到了身穿赤金蟒服的周家家主周天胜,正凶神恶煞的站在内院之中,浑身散发出来的戾气竟是让漫天的乌云都开始浓郁起来。

而在他的身后,两位穿着黑袍的老者正负手而立,从气息上看的话,恐怕至少都有灵海境巅峰的修为!

杨文栋就差直接跪下了,弯着腰瑟瑟发抖,整个杨家噤若寒蝉,面对这个南阳城一等一的豪门,他们宛如蝼蚁,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

而周天胜见状,再度爆发出一阵狂吼,“你们杨家废我二儿子周烁!又杀我三儿子周康!这笔账,老夫要让你们血债血偿!所有人,全部都得死!”

“杀...杀了周康?”

面对怒火上涌,近乎癫狂的周天胜,杨文栋不敢抬头,可是当他听到周天胜说的话时,却根本没明白对方的意思。

他只知道周烁的确是在杨依依的别苑被废掉的,这个他们无可抵赖,可是杀了周康这件事情,他们从来都不知道啊!

作为周家的三少爷,又是南阳城宝器楼的主人,周康在周家的地位,甚至比他哥哥周烁来得还要更高!

再加上他本身就有着道衍境巅峰的实力,在年轻一辈中亦是翘楚,谁敢杀他,谁又能杀他?

这一下,不仅是杨文栋,整个杨家也都是彻底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