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援手

而看见杨依依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楚封天也是放下了心来。

如果后者心不甘情不愿的话,那自己这样就算是强迫了,不过看来经过这几天的事情,杨依依对于这个家族,看来是彻底的心死,没有任何的留恋。

毕竟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根本不在乎她的死活,还一个劲将她朝火坑上推,杨依依能在杨家生活那么久,已经是个奇迹了!

于是,楚封天一只手悄悄背过身去,准备捏碎那储物戒里的一道传送符篆。

而就在这时,周天胜的声音再度响起,“你一个区区奴仆,竟也敢信口雌黄!一派胡言!我儿子岂会干出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今日如果不把你们全都当场正法,我周家在南阳城还有什么威信可言?杨文栋!”

突然的怒吼,把杨家家主杨文栋吓了个半死。

而后只见周天胜不无威胁的道:“我可以今天不灭你周家满门,但是...”

周天胜皱了皱眉,而后一阵冷哼,目光愈发凶狠起来,“你杨家在南阳城东边的矿山要让给我周家,还有,我要看着你亲手了结掉自己女儿的性命!至于那个仆人我也会带走,我要生不如死的折磨他,这些东西,你如果全都做到,我可以考虑放你们杨家一马!”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毫不留情!

杨文栋听完,也是一愣,而后哆哆嗦嗦了好几秒。

矿山可以让,钱什么的都能给,至于楚封天爱死哪去死哪去!只要能保全他们杨家,这些都无所谓,可是要让他亲手杀掉自己的女儿,这...他虽然同样狠厉,冷血无情,对杨依依根本没有多少感情,但还没有到能手刃自己女儿的地步,就算杨依依要死,那也不能由他动手,否则到时候他杨文栋在南阳城的名声,可就彻底臭了!

然而犹豫的几秒间,其他杨家人听到能活下去的方法后,瞬间喧哗了起来,“家主,杀了她!杀了她!”

“对!只有她死了我们才能活!快杀了她吧!”

“为了全族的性命,杨依依必须得死!家主你快动手啊!”

旁边不断的传来催促的声音,急不可耐。

对他们而言,只要能活下去,杨依依的死活跟他们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也没人在乎!

而不远处,看到家族内近乎丧心病狂的这般反应,杨依依嘴角自嘲一笑,几点清泪却是瞬间流了下来。

而这,也更坚定了她待会准备和楚封天一起逃走的决心!

“怎么?舍不得?既然这样,那你们就都可以死了!”

周天胜说着,袖手一抬,瞬间狂暴玄气力量喷涌而出,朝旁边一名杨家的老者轰击了过去。

后者跪在地上摇晃几下,然后大口的鲜血喷出,直接双眼一闭,呼吸已经没有了,而他的胸膛,整个凹陷下去了一大块!

如此狠辣的手段,杨家人瞬间害怕到了极点,身形颤抖不止,而恳请杨文栋杀了杨依依的声音更加猛烈。

“行!这些条件我都接受!只要你答应放我杨家一条生路!”

杨文栋握了握拳,心里已经发起了狠。

周天胜见状,这才有些满意的点点头,“还愣着干嘛?动手吧!”

话音落下,主院内所有人的目光齐聚杨文栋。

后者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转过头去,望向杨依依的方向阴寒说道,“依依啊,不要怪爹狠心!你本来就是个废物,让家族丢尽了脸面,现在又惹出了这些祸端,必须得死!放心,为父待会下手一定很快,让你死的轻松一些!”

说着,杨文栋一只手已经聚气成刃,他要亲自送女儿上路!

杨依依听到父亲的话,一只手将那冰心剑攥的紧紧的,自己的亲生父亲,在自己残废后虐待她倒也就罢了,现在还要手刃自己!

真是人伦尽灭!

“好!既然这样,那我杨依依也没有什么再放不下的了!”

手里唰的一下将冰心剑拔出,杨依依颤抖着举剑,然后将其对准了远处的杨文栋,眼角的清泪早已干涸,现在的杨依依,浑身只有无尽的冷漠,冰凉,“从今以后,我和杨家再无一点瓜葛,我和你杨文栋的父女关系,也从今天,彻底断绝!”

“小姐...”

后面的婢女小蝶,听着杨依依几乎用尽全身力气说出的一句话,再看向整个冷血到极致的家族,她已经低声啜泣了起来。

“断绝父女关系?也行,那这样我杀你的话,也就没什么心理负担了!”

杨文栋突然失了智般的狞笑一句,嘴里阴寒说道。

而周天胜则是默然无比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接着朝后面的两位黑袍老人使了个眼色。

顿时两名老者齐齐踏出,灵海境巅峰的汹涌气息一阵席卷,直指那护在杨依依面前的楚封天!

杨文栋负责手刃杨依依,而这个低贱的奴仆楚封天,周天胜要亲自抓了他,然后将他抽皮扒骨,以泄丧子之仇!

而面对此时紧张的局面,楚封天亦是知道不能再继续多待下去了,只有赶紧带着杨依依离开南阳城才是上策。

几丝玄气悄悄的朝手里的那张传送符篆汇入进去,楚封天刚要催动符篆运作,这时候,从杨家主院之外,突然传来一道极为焦急的年轻声音,而且还有些熟悉,“且慢!还请不要动手!”

突然传来的声音,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愣。

而后没过几秒钟,只见身着锦衣玉袍的诸葛明,却是带着一位麻衣老人,快速的掠进了杨家主院之内,然后挡在了楚封天的前面。

同时,一落地之后,那位麻衣老人当即展现出了实力,猛烈的玄气爆发而开,竟是比周天胜带来的两个黑袍老者来得更加恐怖!

半步人宗境!

两个黑袍老者顿时感应到了对方的实力,然后纷纷后退几步,看起来忌惮的很。

周天胜皱了皱眉,这诸葛家的势力比起他们周家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眼前的这位诸葛家少爷诸葛明,在南阳城更是声名赫赫,地位尊贵,可是现在他为什么会突然出现?

而且看着情形,似乎也是来者不善。

正在他思忖的时候,诸葛明却是陡然间再度开口,“楚封天乃是我诸葛明的朋友,也是我珍宝楼的贵宾,周康之死就发生在珍宝楼内,当时我也在场,周家主,这件事情的确是周康动了杀心在先,楚兄只是被逼无奈,所以才不得不杀了他来保全自己性命!”

一句话,瞬间将在场的众人,惊得目瞪口呆!

他们倒不在乎周康怎么死的,真相如何,而是吃惊于这腾阳王朝的顶尖豪门,诸葛家的少公子诸葛明,竟然说楚封天是他的朋友!而且还是珍宝楼的贵宾!

这...这怎么可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