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师尊你怎么才来啊

有一个地宗境巅峰的大佬当自己的后台,是一件相当牛逼的事情,楚封天现在修为攀升的速度极快是不假,可修为终究还是不算高,灵海境小成的实力只能说是勉强自保。

如果真能抱上这根大腿,对于楚封天来说,至少暂时的生命安全是不用担心了。

可是这个女人为什么要收自己当徒弟?自己和她只不过有着一面之缘罢了,如果蓝心梦要是抱着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那凭自己的修为可是根本抵抗不了的。

所以这面对这天上掉馅饼的事情,楚封天心里虽然很乐意,但同样极其谨慎。

而听到楚封天的传声后,蓝心梦低头瞥了他一眼,意味深长,然后同样暗中朝楚封天传声道:“你的天资和根骨都是我见过的人中极其优异的存在,我这一次外出游历,本就有招收弟子的打算,所以看到你这么个好苗子当然不能轻易放过,你不用担心我会不会加害于你,凭你现在的修为,我如果真要做什么的话,你也抵抗不了。”

一句话,带着几分强硬,顺便仿佛是看透了楚封天心里所想,直接打消了他的疑虑。

而后,蓝心梦继续传声道:“太玄武府作为整个极北之域的高级武府,实力跟资源都是顶尖,你在其中修炼的话,要远比你一个人游荡要快得多,我看你玄气虚浮,虽然战力很强但根基似乎不稳,应该就是平常缺少好的习武环境来沉淀的缘故,所以乖乖跟我走就对了,太玄武府不会亏待你这么个好苗子的。”

“我可以跟你走,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楚封天想了几秒,传声回答了一句。

蓝心梦眉目轻扫,嘴角倏地一笑,继续传声问,“那个轮椅上的女孩?”

“不错。”

楚封天点点头,“她在杨家生活的水深火热,又是我名义上的妻子,虽然我跟她并没有真正的夫妻感情,但她对我恩重如山,是我的救命恩人,我绝不可能抛下她独自离开。”

“这你放心。”

蓝心梦淡淡的说道:“我看她虽然双腿残疾,难以修行,但是她的根骨天资似乎同样出众,体内的玄气充沛程度甚至不亚于你,太玄武府有着一流的医师和疗伤丹药,你成为我的弟子后,只要能表现突出,自然会有诸多奖励来给她疗伤,所以我会带你们一起走,还有其他条件吗?”

蓝心梦最后的语气带这些调侃意味,自己这个弟子,倒还真是个重情重义之人。

楚封天听完,心里的石头才算是放下,既然能带着杨依依一起走的话,那太玄武府的确是个极好的去处。

否则带着杨依依在这腾阳王朝漂泊,虽然楚封天现在有能力让她生活的很好,但是如果真遇到什么危险,自己却还难以保证她的安全。

于是心神一动,瞬间点头答应了下来。

大丈夫能屈能伸,自己现在光明正大的抱大腿,合情合理!

然后把枪收回,楚封天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大厅外面的台阶上,然后当着众人的面十分懒散的抱怨道:“我说师尊大人,您怎么才来啊,要是再晚一点,弟子可就要被他们给围殴致死了。”

他这一句话刚刚说出口,彻底把主院内的其他人,全部惊呆。

这小子,他居然真的是天上那位地宗境强者的大能的弟子?

他是太玄武府的学生?

周天胜顿时面如死灰,差点直接背过气去。

而杨家家主杨文栋则是已经脑袋宕机掉了,跟四周的其他杨家人一样,震撼的呆滞无比。

这个楚封天不是从腾阳王朝运来的奴隶吗?关于他的身份,当时帮忙送奴隶的滕阳国使者还专门解释过,说对方是被休掉的弃婿,因为得罪了镇北王世子,所以才被发配异国为奴。

他们杨家人自然不会怀疑什么,而这也是导致他们总是以低贱的目光去看待楚封天的原因。

可是现在,这个废物的身份,居然是一位地宗境大佬的徒弟,是这片极北之域的顶尖势力,太玄武府的学生?

这反转的太过剧烈,他们根本接受不了!

“骗人的,一定都是骗人的...不可能...不可能...”

杨文栋仿佛失了智一样嘴里呢喃道。

“楚兄,此事当真?那昨天在珍宝楼的陈月姑娘?”

倒是诸葛明已经反应了过来,一脸疑惑至极的询问,既然是太玄武府的学生,那为什么昨天陈月跟楚封天如此的水火不容呢?看起来不像是同门弟子啊。

楚封天听到,连忙打了个哈哈,“哎呀诸葛兄,陈月师妹平常骄横惯了,所以我在门派内和她关系向来不好,而且有很多误会,我昨天没能及时跟你说清楚,还请见谅,见谅。”

“哦...原来如此...”

诸葛明听完,有些半只半解的点了点头。

而空中的蓝心梦心里则是嗤笑一声,这小子,借坡下驴的功夫倒是很厉害,陈月按辈分明明是你的师姐才对,这么占便宜,恐怕等去了太玄武府,也是个不安分的家伙。

不过既然楚封天已经这么说了,蓝心梦自然是配合着她,一只纤手捋了下发丝,身姿更显婀娜,然后出言朝着陈家的那几人冰冷开口道:“敢打伤我的徒弟,你们可知会有什么后果?”

气势汹涌,“啊?”

周天胜猛地颤抖起来,而后竟是在这股汹涌的威压之下,双腿一弯,直接跪了下去!

而在他旁边的玄冥玄幽两个老人,同样好不到哪去,脸甚至已经快贴到地上了!

楚封天看着他们,心里一阵好笑。

这几个老匹夫,刚才还猖狂的很,结果现在一个个吓得屁滚尿流,果然都是些欺软怕硬的东西!

到底还是实力的问题,心里有些感慨,如果自己也有着像蓝心梦这样的实力,区区周家,杨家,还不是随手就能灭掉?而自己的女人,又岂会受到他们这般虐待?

“前...前辈...我周家,其实..其实也是受害者啊...”

哆哆嗦嗦的了好久,周天胜才哭丧着脸挤出了这么几个字来,他就是想替自己的两个儿子报仇罢了,那能想到会惹出这么大的麻烦!

因此只能装出可怜模样,期望蓝心梦能放过他们。

蓝心梦冷哼一句,“你的两个儿子罪有应得,杀了便杀了,看你今日这问罪的架势,怎么,是不是还需要我太玄武府亲自登门赔罪啊?”

嘭!

说完,蓝心梦随手一抬,那正跪在地上的周家老人,灵海境巅峰的玄冥,竟是直接应声惨叫,而后如同被巨石撞飞一般倒射而出!

噗嗤,一口殷红的血液喷出,玄冥的胸膛上,整个凹陷下去了一大块!

“嘶!”

看到这一手段,在场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

楚封天也是有些惊到了,不愧是地宗境巅峰的强者,这随手一击,杀灵海境宛如杀狗!

见状,周天胜更是吓得魂飞魄散,头一个劲在地上直磕!

“不敢!不敢!前辈说得对,我的两个儿子都该死!杀得好!杀得好啊!”

太玄武府是什么地位?那是连天运王朝的皇室听到后,都得卑躬屈膝相迎的存在!

他们小小一个周家,就更不值一提了!

周天胜现在肠子都已经悔青,早知道楚封天有这么个身份,他死都不可能今日登临杨府问罪!而心里更是把他那两个儿子,给骂了一千一万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