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太玄武府的师尊

楚封天本以为既然是蓝心梦这几位掌教的师尊,那估计肯定是个白发飘飘胡子很长的老道,而声音肯定也是那种透露着古朴沧桑感觉的人。

可是此时听这声音,楚封天甚至觉得对方跟自己的年纪是差不多大的。

而随着对方疑惑的话音落下,楚封天身上,那股龙啸之声竟是越来越清晰高亢,而随着体内玄气疯狂的游走,蓦地楚封天双拳一攥,体内猛然充盈起了一股极其狂躁的力量!

缓慢的抬起脚步来,楚封天此时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顶着这股恐怖到了极点的威压,而后极为坚定和傲然的朝前猛踏一步!

嘭!

脚步落下!

几位掌教全都不可思议的朝楚封天看了过去,而后露出万分惊讶的神色,顶着师尊他老人家的威压,不仅没有跪下,反而还能坚定的朝前踏出一步,这在整个太玄武府的历史上,也就只有那么两三个弟子而已!

即便这股威压之力恐怕才不到师尊本身实力的十分之一左右,但也绝对不是区区的灵海境弟子就能够抵挡的住的,楚封天现在能够硬抗这股压力,朝前踏出步伐,这本身就说明了他修为的扎实,浑身玄气力量雄厚程度远超常人,以及他那坚韧无比的心性!

蓝心梦更是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自己看中的好苗子,果然是没有辜负她的期待。

而等到楚封天真正迈出步子,身形站定,整个人挺拔的如同松柏一般时,那楼阁之内的年轻声音,也不由得发出了一声赞叹,“你,很不错!”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代表着这位太玄武府的至高存在,对一位年轻弟子的肯定。

几个掌教皆是互相看了一眼,脸上的表情意味深长,师尊向来说话都是比较委婉保守,也很少对某个弟子表现出过多的夸赞,可是今天面对这个叫做楚封天的少年却能够说出这么一句话来,足可见师尊对其的欣赏程度。

而后,声音再度传来,“都进来吧。”

一股不怒自威的感觉传出,看来这位师尊在先前惊讶出声之后,也已经收敛好了情绪。

几个掌教连连点头,而后身形一掠,便是朝着楼阁内飞速而入。

直到此时,楚封天才感觉到那股笼罩着自己全身的恐怖威压正在缓缓的消散而去,紧接着便是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额头上汗水滴落而下,竟是将他所站的那格地砖都是给浸湿了!

虽然靠着自己修炼的《龙帝心经》功法,加上自己不屈服的坚韧心性总算抵挡住了这太玄武府师尊的气势威压,然而他现在的修为毕竟还是太低,跟对方最起码差着得有三个大境界!

而为了抵挡境界差距带来的影响,自己几乎已经将体内的所有玄气力量都给用上了!此时已经是真正的山穷水尽,浑身根本提不起一点力气!

恐怕如果对方的时间再长一些,或者这位师尊再添上两三成气力,楚封天即便不会跪下,也会被站着压成肉饼!这种境界的差距已经不是能靠着意志力就能抹平的了,这样的人,才能被称之为极北之域,这数千万里的广袤疆土上,站在最顶尖的主宰者!

连续缓和了差不多得有一分钟左右,楚封天才感觉自己的身体勉强恢复了一丝力量,而后瞧见蓝心梦看过来的目光,嘴角只得苦涩一笑。

蓝心梦抬起手来,玉指在空中连点几下结印,而后一团温和无比的光晕将楚封天笼罩而入,帮助他恢复体力,“师尊他老人家能如此夸你,看来对你应该是非常满意,不过你也不要妄自尊大,你虽然天资极其出众,但还是需要更加艰苦的修行和沉淀,我那么多年也见识过不少所谓的天才,可是大部分都沉迷于周围的拥簇和夸耀当中,最后迷失本心,修为再难有所精进,我希望你不会成为那样的人。”

边给楚封天恢复,蓝心梦嘴里同时训诫道。

她虽然跟楚封天也才算是相识不久,然而对于这个好苗子,她从看到第一眼之后,就确定自己绝对没有看错,所以对楚封天的期待也是十分之高!

而类似楚封天这样的罕见天才,一个最大的通病就是膨胀和过度自信,这是修炼者最为忌讳的东西,历史上更是有无数惊才艳艳之辈,因为这两个致命缺点最后不甘心的陨落而去,蓝心梦自然不希望楚封天会重蹈他们的覆辙。

“师尊放心,我几斤几两还是清楚的,我只知道自己现在的实力依旧差的很远,而且根基浅薄,需要很多的时间来艰苦修行,不能有丝毫松懈!”

楚封天保证似的说道,实际上,他从来没有蓝心梦所担忧的那种念头。

见识的越多,楚封天就越觉得自己的渺小,无论是蓝心梦,还是其他掌教,亦或是这位太玄武府的师尊大人,以及龙帝空间中那代表自己前世的无上龙帝,都是楚封天心在所遥不可及的距离!

而即便他是龙帝的轮回之体,可是今天,面对这位太玄武府的师尊大人,自己依旧宛如跟蝼蚁一样,根本没有任何抵抗的能力!

所以,他现在只有不断修行,不断变强!在那之前,他又有什么理由自大?

蓝心梦更是满意点了点头,“你能这么想自然最好。”

说完,一只手扶住楚封天的肩膀,脚下劲气轻掠,便朝着那巨大的楼阁飞速而入。

...楼阁内,映入楚封天眼帘的是一座庄严无比的金色大厅。

几根长达十数米的顶梁支柱撑住大厅的四角,上面分别龙飞凤舞的写着“太玄,问道”四个大字!

而在大厅的中央,一个穿着雪白色的长袍,身形颀长的男人,正负手而立。

男人站在那,头发跟长袍同样雪白,身上明明看不出有任何的玄气波动,稀松平常,然而仿佛他却已经和整个楼阁,整个天地都融汇在了一起!

即便没有出手展现出力量,可这种返璞归真,自然而然的纯粹境界,就已经令人感到由衷拜服了。

而他身上所隐隐散发出来的无上威严之感,更是让人有种顶礼膜拜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