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得先交钱

“而且这太玄武府当中,就有一位符印大家,虽然在我看来他的符印之术都是些辅助只用,登不上大雅之堂,比起我们莫家的破坏符印更是远远不如,但是他炼制符印的技术却相当高明,他在太玄武府开设的天奇楼里面就有着很多炼制符印所需要的材料,涵盖极广,当然价格也是不菲。”

莫小舟的话音传来,已经打消了楚封天的忧虑,只要材料不是什么问题,那么后面再难他也有信心可以学会。

所以听到莫小舟的话后,心思立马就活动起来,想要拉着莫小舟去那天奇楼逛逛。

莫小舟及时拦住,“我说教你符印术,可没说给你提供材料或者帮你出钱啥的啊,我也穷,你要是也没钱的话还是再等等,先去宗门完成一些任务赚酬劳再说吧,毕竟这几样材料下来,至少也有着十五两银子呢!”

太玄武府的弟子,每个月底可以免费领到宗门的赏钱大概是五两左右,这些钱平常买些丹药或者普通的兵器倒是够了,毕竟其他东西太玄武府都会提供,但是如果要买材料炼丹,炼符,或者是买一些品质极高的武器,却是远远不足。

而接取宗门任务就是弟子可以赚取外快的一种手段,这是之前顾歆和楚封天就讲过的事情。

不过对于现在的楚封天来讲,钱当然不是问题,所以就点了点头道,“放心吧,我还是有些家当的,买这点材料倒根本没什么问题。”

“你确定?”

莫小舟一脸狐疑道。

楚封天看起来并不像是富贵家的孩子,屋内的陈设还有一些旧衣物也比较简单,在莫小舟看来,楚封天大概率是一个乡下人而已。

然而楚封天却笑了笑,只让他放心。

莫小舟也不便再多说什么,刚要跟楚封天出屋,婢女小蝶此时正送来早饭,看到莫小舟后顿时被吓了一跳,“你!你这个刺客居然还敢明目张胆的出现在这里!少爷,我这就去禀报师姐他们!”

楚封天赶紧拦住,哭笑不得,然后跟小蝶解释了一阵,不过对莫小舟昨晚说的事情自然是删减了不少,最后让小蝶放心,如果莫小舟敢生出任何的坏心眼,自己当场将他拿下!

莫小舟这时也有些不好意思,一方面是为了昨晚的误会,另一方面是因为这厮实在容易害羞,尤其是面对女人的时候。

昨晚夜色黑,他没看清楚杨依依跟小蝶的模样,可是现在瞧见小蝶,却发现这个婢女不仅说话好听,就连样貌也有些清丽脱俗,虽然不是什么极品的天香国色,但放在太玄武府内,肯定也能让人眼前一亮,当下,嘴里瞬间开始结巴了起来,“对...对...我...他...这是个误会...误会....”

然后一脸憨笑的挠挠头,满脸羞红。

小蝶听到楚封天的解释,只放下了部分戒心,然后将早饭端进屋内,贴在楚封天耳旁说道,“少爷,你可小心点别被骗了。”

又朝着莫小舟轻轻瞪了一眼,那意思就是我虽然是个小丫鬟,可你千万不要在别苑乱来,否则没你好果子吃!

莫小舟当然是不明白,只挠头傻呆呆的站着。

“依依醒了吗?”

楚封天问了一句,按平常这个时间点,杨依依已经在外面晒日光,轻舞剑了。

而这时候,远处的厢房也传来了动静,还带着几声轻嗔,像是刚下床,“小姐原先在家里,不对,在杨府的时候总是心烦意乱,失眠难睡,但今天居然直到日头上梢才醒来,到底是清净之地,没了许多烦恼,当然更是多亏了少爷。”

小蝶略带感激的笑着解释,接着跑去厢房服侍杨依依。

楚封天也站在厢房外面,并没有进去,而是朝里面交待一句,“依依,我出去一趟买些修炼用的材料。”

“嗯好,不吃饭了吗?”

杨依依的声音有些绵柔,“等回来再吃,我先去了。”

说完,楚封天拉着莫小舟一起出了别苑。

....天奇楼不在六殿当中,而是在太玄武府另一处险峰环绕的楼宇之内,楚封天人生地不熟,在莫小舟的带领下通过了两个传送阵,又走了十几分钟,最后终于在穿过了一条热闹的坊市后,进入到了雄伟壮丽的天奇楼当中。

而刚一进去,顿时嘈杂的声音不断传来,而熙熙攘攘的人群,更是说明了这里每天是多么繁华“这位少爷,用二十年的雪山白狐内丹为主料锻造出来的高阶符篆,如果加持在兵器上面的话,绝对能让威力增大数倍有余!”

“这是用刨出来的紫香檀木炼制的高阶符篆,还是本院岑夫子的大徒弟亲手所作,修炼时候使用,能让玄气凝练的速度大大加快,甚至还可以帮忙恢复体力呢!”

一楼的大厅内,几名侍者正热心的朝旁边几个弟子介绍着手里的符篆功效,表情殷切。

这大厅当中卖的东西倒是还真有些驳杂,琳琅满目,各式各样的奇宝物品看得人眼花缭乱,莫小舟却是轻车熟路的并没有多逗留,而是带着楚封穿过人群,往二楼走去。

“二楼才有比较正规的材料贩卖处,一楼那些虽然数量多,但大部分都掺杂着水分,你以后记住尽量不要在一楼买。”

莫小舟边说边教育,楚封天点点头听着,明白这就是符印八法当中最基础的“搜,选”之事。

好的材料是炼制符篆的基础,否则之后一切都是白搭。

只不过他们两刚刚踏上二楼的门槛,一名身穿青色道袍的竖冠弟子,却是直接拦住了两人,而后面容有些倨傲道,“你们是要上二楼吗?先交十两银子再说!”

说完,朝楚封天跟莫小舟的身形瞅了几眼,满脸不屑。

楚封天也是有些愣了,怎么逛个楼居然还得交钱?自己可还没买东西呢。

没等他开口,莫小舟已经皱了皱眉说道,“我前两天来的时候二楼还能免费进去,怎么今天就要交钱了?还交十两?你确定不是搞错了?”

“呵呵!”

那守卫弟子却是冷笑一声,接着抱着胳膊,“这是今天我们大师兄新出的规定,凡上二楼的弟子必须交十两银子作担保!你们有钱就赶紧拿来,没钱就滚!哪那么多啰啰嗦嗦的屁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