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天旋倒转

突然响起的声音,令得众人心里都是一阵惊骇,而随着话音落下,只见那洞穴处,一个白茫茫的光团突然闪烁而出!

楚封天睁大眼睛想要仔细看清楚那是什么东西,然而那光团外表却是无比虚幻模糊,根本看不到真容。

龙飞腾赶紧弯腰,恭敬无比的道,“前辈,我们本无意打扰此地,只是因从未见过墓府遗迹,所以才想进去一观,如若冒犯到了前辈,我们这就给前辈您赔罪了!”

其他人同样赔罪似的连连点头,看模样,显然是极为害怕。

不过这也是难免,至少从楚封天的感知下看来,这光团内隐藏着极为恐怖的能量,其气息竟是有种不弱于蓝心梦的感觉!

面对这样的大能,他们这些人若是不小心翼翼的话,恐怕待会没几秒钟,就会被全部格杀在这骨魂山脉之内,没有任何人能够逃脱!

这一次的遗迹探险,竟是连门都没有进去便遇见了这样的高手,所以若是不礼貌一些的话,他们的命可就要没了!

深呼吸一口气,楚封天整个人已经悄悄的在往后移动了,准备一有任何的意外情况,就立刻朝远处奔去。

而就在这时,那光团倏地一闪,竟是逐渐凝实,接着在众人瞠目结舌的目光之下,光团渐渐的化成了一个身着素色长袍,须发斑白的老者形象。

一双眼睛如同能够将在场所有人的灵魂望穿,一股无形的巨大威压,更是让人有种喘不上气的感觉!

“就凭你们这点实力,也敢来天绝墓府探险!难道你们师尊没有告诉过你们,这骨魂山脉乃是妖兽横行的禁忌之地?实力不够的话恐怕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葬身于这里?”

话语还是冰冷的没有任何感情,老者显然是看不上在场这些弟子的修为。

顾歆这个时候也是表情凝重,悄然将楚封天护在了身后,紧接着说道,“前辈,我们的确是无知冒犯此地,还请前辈恕罪,这天绝墓府我们绝不会再来,这就马上离开!”

“是是是!前辈还请见谅,我龙飞腾代表着所有弟子再度向您赔罪了!我们这就走!”

废话,有那么一个高手看守在此地,虽然不知道他是不是这墓府遗迹的主人,可是这也不是他们这些弟子能够染指的了。

虽然大家都心有不甘,觉得此次白来一趟,尤其先前还辛苦的杀了那么多妖兽,但既然碰见了这样的大能,只要能不惹怒对方,可以活着离开,对于他们来讲便是天大的荣幸了!

至于其他的,还是不要多想为好!

然而,听到龙飞腾的话之后,那满面须白的老者却是一声冷哼,紧接着朝众人轻轻一瞥,说出的话更是让所有弟子感到无比惧怕,“我说过让你们走了吗?”

“啊?这?”

一群弟子面面相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然而一种很不详的预感却是已经萦绕上了心头。

楚封天眉头紧皱,这前辈从气息上感觉似乎并没有什么邪恶之气,反而平缓无比,但是此刻说的话却又充满了不可违抗的巨大压力,让人毫不怀疑如果谁要是敢擅动的话,他绝对会下杀手!

于是在场的弟子们此时也只能战战兢兢待在原地,谁都不敢有什么动作了。

毕竟面对一个气息明显是在地宗境的超强者,他们这群人也就跟蝼蚁一样,没有任何能够反抗的余地。

见到众人此刻不敢乱动,那老者明显是很满意的摸了摸胡子,而后冰冷的表情却是倏地带着一丝笑意。

这笑意落在众人的眼里却是有些可怕了,谁都不知道这位地宗境的大能究竟想干些什么。

而后只见那老者拂袖轻抬。

哗!

原本正闪烁着光华的防护罩,轰然破碎!

紧接着,众人只感到一阵天旋倒转!

楚封天发现自己的眼前似乎什么都看不清了,霎时间白茫茫一片,就好像紧贴着日光一般,正惊讶于对方这神奇手段的时候,只听那老者低沉的声音,似乎从四面八方传来!

“我说过,有缘者得进,至于是否有缘,能不能接受我家主人的旷世遗迹,还需要一些测试。”

“测试?”

楚封天满脸的疑惑,不知道对方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

紧接着白茫茫的一片散去,楚封天惊愕的发现,自己竟然并不是处于原本的山林当中,或者说,自己根本就不是在骨魂山脉之内!

一座座巨大的无比的楼阁突兀的拔地而起,楚封天张大眼睛,想仔细看清眼前的状况,然而陡然间一阵头晕目眩的感觉涌入脑海当中,顿时无边的困意袭来。

再然后,便是彻底的沉睡。

现在如果有其他人就在洞穴附近的话,一定会惊讶于面前的景象!

因为这一群弟子们,此时全都整整齐齐的躺在洞穴内的一块块岩石之上,他们全身有着奇异的光彩散发而出,然而所有人却根本动也不动,就好像彻底的沉睡了一样,除了那平缓的呼吸之外,便再也感受不到任何其他的气息。

而在洞穴其他岩石的四周,还有着许许多多阴森可怖的白骨骷髅!也全都保持着沉睡的姿势!

老者轻捋了捋胡须,直接背负着双手朝洞穴的更深处走去,伴随着的,还有他幽幽的一句话,“须弥之阵,心之劫难,想得传承,破不了此阵可没有资格。”

话音落下之后,老者的身形也已经消失而去。

....晕,好晕!

脑袋依旧昏昏沉沉,睁开眼睛的楚封天,此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十分柔软的木床上。

撑坐起身体,映入眼帘的是一间装饰豪华的屋子,淡淡的清香在屋内飘荡,而那用白玉盒盛放的烛火,则是从屋门一直点缀到床头两侧,雅致无比。

“我这是...在哪?我不是应该...”

满脑袋的疑问,楚封天根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而就在这时,房门被轻轻推开了,走进来一个丫鬟装扮的女人。

见到楚封天醒来以后,那丫鬟抿嘴一笑,赶紧倒了杯茶递过去,“姑爷,你醒啦?”

“姑...姑爷?”

楚封天有些愣神,刚接过茶,却发现这丫鬟的长相熟悉无比,她不正是自己原来在慕家的时候,伺候他生活起居的那个丫头月儿吗?

可是,那都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而且这月儿一直就因为楚封天赘婿的身份很瞧不起他,平常说是伺候,实际上却一直冷嘲热讽,哪会像现在这样倒茶给他喝?

楚封天觉得这一切肯定是做梦,然而用手仔细捏了一下脸,却发现痛感真实无比,根本不像有假!

于是,便有些狐疑的朝着那月儿道,“请问,我这是在哪里?”

“噗嗤!”

没想到月儿听到,却是忍俊不禁的笑了,然后声音娇俏道,“姑爷,您怎么喝酒喝糊涂了?您当然是在慕家啦,今天可是您和小姐成亲的大喜日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