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第五轻扬

实力远超地宗境大能的人,所发出的灭世绝技,楚封天一个小小的灵海境弟子,中间至少得差了足足三四个大境界!

他想要接下来,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然而即便如此,楚封天也没有要放弃的意思,即便自己的身体已经扭曲成了十分凄惨的姿势,他却还在拼死抵抗!

纳戒当中无数恢复体力的丹药被他囫囵吞入口中,那好不容易炼制出来的神火符也是被他催动朝那巨大手指抛去!

砰砰砰!

接连几声炸响,火焰汹涌而起。

可惜完全无用,面对这截天指的惊天威力,他所有的一切手段都无法抵抗分毫!

换做其他武者,基本上在这个时候,早就放弃了抵抗,任由那巨大手指的能量,将自己碾成肉泥!

不过楚封天的一颗傲然之心,却依旧在告诉着他,绝对不能放弃!

就算是死,他也要傲然的站着而死!

这么多年,自己受尽了无穷的屈辱,还从未向谁下跪过!也从未向谁舍弃掉尊严!

即便是面对一名远超地宗境强者的大能,他也绝不会坐以待毙,就这样屈辱死去!

可是,他的身体,已经到达极限了!

咔嚓!

咔嚓!

这是骨头正在碎裂的响声。

截天指带来的灭世威压,已然毫不留情要将楚封天彻底碾碎,他的意识正在逐渐淡薄。

就要这么死了吗?

如此滑稽的?死在一位不知名高人的手里?

可恶啊,自己还有那么多的事情没有做,曾经的屈辱之仇还未报,武道的至高境界还未踏足,还有。

依依!

心中堆叠着遗憾,楚封天仍旧保持着抵抗的姿势,没有倒下,然而他眼睛当中的生命光彩,已然在一丝一毫的消失而去了。

远处的那道人影见状,此刻却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嘴里还叹了口气,紧接着,一道古朴沧桑的声音缓缓传出,“可惜啊可惜,如果实力再高一点的话,我这一击还是有机会抵挡下来的,唉,那么多年好不容易碰见一个能闯过须弥阵法的,也罢了,既如此我就留他一命吧。”

虽然楚封天本身的实力太低,然而他这最后绝不屈服的意志,至死仍未倒下的武道之心,已经超越了绝大部分的武者,所以也确实是个好苗子,而且看楚封天的年纪还很小,人影却也不舍得楚封天真就那么死了。

毕竟他也在墓府当中等待了那么多年的时间,能像这样坚持到现在的,楚封天还是第一个。

于是说话间,人影便要挥手将这截天指的威力消除。

然而,就在他刚要抬手的时候,此时楚封天的身体上,陡然传来了一股无边汹涌的巨大力量!

那力量,深厚雄浑,旷古绝今,仿佛要将整个天地破碎,要将这空间崩坏!

人影面色一惊,还未等他多想什么。

吼!

只听一声惊天动地的龙啸之声!

不远处,那楚封天的身体之上,已然闪烁出一道道比起太阳还要更加耀眼的金光!

与此同时,一条长达数万丈的金色巨龙,竟然从楚封天的背后瞬间飞出,那遮天蔽日的身体盘踞在天际之上,似乎口中吞吐着日月,随手翻腾便是星辰破碎!

而后,再度一声疯狂咆哮!

嘭!

巨大的闷响声音传出,带着灭世威压的截天指,竟然在这一声龙啸之下,轰然破碎!

没有丝毫可以抵抗的能力,才几个呼吸过后,截天指已然消散成为了漫天的银色亮点,而那恐怖的威压气势,也被这声龙啸给彻底的摧垮殆尽,无影无踪!

玄黄椅前的人影明显是惊讶到了,在原地怔了片刻,因为从那金色巨龙的身上,有股连他都感到心悸的气息!

而此时,就在巨龙的旁边,另一道巨大无比的身形正傲然而立,看上去似乎是一个身穿金衣龙袍的男人,虽然这身形十分虚幻,甚至连模样都瞧不太清楚,然而光是其身上的气势,就足以说是凌驾于乾坤之上!

在金衣龙袍男子的的气势之下,这位天绝墓府的主人,居然显得很不够看!

“光是一道灵魂虚影便强悍如斯,其真身的实力,恐怕还要在皇极境之上!甚至是,超脱境!”

天绝墓府主人的眼中,闪烁出几分火热之感,嘴角翕翕而动,这样的境界,是他原先追求了一辈子也没能达到的程度,此时看见后,难免心驰神往。

巨龙的虚影和那金衣龙袍男子的虚影,只持续了约莫十几秒后便消散而去。

而此时,卸去了所有压力的楚封天,意识也重新清醒了过来,终于支撑不住,直接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

张大嘴巴猛灌了十几口新鲜空气,楚封天此时全身上下,不满了数道触目惊心的伤痕,骨头还是酥麻的状态,殷红的血液正从伤口中不断流出。

楚封天还想从纳戒里拿出些疗伤丹药吞下,但是发现自己已经连抬手的力气都没了。

不过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最关键的是,他居然在一位远超地宗境强者的大能手里,活了下来!

这种事情,出去说破天也没人会相信,然而他今天却真的做到了!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咳咳...”

肆意大笑了几下,楚封天一阵咳嗽,这种劫后余生的畅快感觉,早就已经抚慰了他全身上下的伤痛。

不远处的天绝墓府主人,看到这般场景,嘴角也是露出了几丝莫名的笑意,“这小子,倒还真是有趣的很。”

紧接着他右手袖袍一挥,整片空间便是荡起了阵阵涟漪,继而不断震颤。

楚封天只觉得眼前一花,整个天地仿佛在高速旋转,头晕目眩的感觉不断传来。

过了十几秒后,他发现之前被截天指毁灭的殿宇和石柱居然以一种时光倒流的姿态不断恢复成原状,似乎之前的一切都从未发生过一样,完好如初。

光这一手如虚如梦的须弥手段,便已经令得楚封天叹服不已。

在将周围的一切都还原后,天绝墓府主人又是抬手轻点了两下,顿时一股暖黄色的光芒飞跃而出,直接覆盖在了楚封天的身上。

“这是...”

身上传来一阵温润的感觉,楚封天发现在这股力量的温润之下,自己伤痕累累的身躯居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就连疼痛也在片刻之后消失不见,神奇无比。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之后,他的身体已经全部被修复好了,握了下拳头,发现就连体力也变得十分充沛。

站起身来,楚封天微微行了个礼,虽然打心底里并不是很愿意,毕竟这个男人刚才差点就把自己给干掉了,然而楚封天还是礼貌道,“多谢前辈手下留情。““嗯。”

满意的点了点头,天绝墓府主人的眼神中,掠过几分欣赏之色,而后继续开口道,“我叫第五轻扬,你称呼我为轻扬前辈即可。”

声音极具沧桑之感,虽然这天绝墓府主人的面容看起来是个英俊的中年男子,然而话音里的岁月深沉气息却极为明显。

“第五...轻扬?”

楚封天疑惑的摸了摸脑袋,第五这个姓氏本就是少数,而这位前辈的名字,他更是从没有听说过。

但面对这样的大能,自己还是恭敬一点为好,免得到时对面心情一不爽,说不动又来一下截天指把自己给宰了。

“是,轻扬前辈。”

似乎看出了楚封天心里有些戒备,第五轻扬只淡淡笑了一声,又道,“放心吧,刚刚那一招截天指,我只用了大概四成左右的实力,而且还控制了其中力量,你是死不了的。”

言语之间,轻松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