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造化

“截天指!”

猛地吞了下口水,要说楚封天不眼馋那是假的。

这截天指的威力无需多言,先前第五轻扬那一指下来毁天灭地的气势,到现在还让楚封天感到一阵后怕。

不过他还是尽力保持着冷静然后一脸狐疑道,“请问是什么事啊?”

能让这样的大能拜托自己办的事情,恐怕并不简单,楚封天隐隐有种上套了的感觉。

“嘿嘿。”

第五轻扬又是坏笑两下,接着正了正声色:“放心,我并不是让你做什么鸡鸣狗盗,不义不善之举,凌霄门你可曾听说过?”

“凌霄门?”

楚封天闻言只摇了摇头,他对于宗门的了解并不算多,即便是这极北之域,他也只有个大概的认识。

而这凌霄门他也从来没有听说过。

但是这名字和凌霄武府却是有些相似,难不成和那有关?

第五轻扬见状,便继续说道,“凌霄门乃是远古一方威名极响的宗派,当初在这片大地之上,也是让人感到敬仰无比,天下武者莫不以拜入凌霄门为荣幸。”

第五轻扬一边说着,语气像是夸叹的感觉。

逐渐的,似乎还有些怀念。

“凌霄门的开创者,乃是一个女人,名叫白月歌,说起来也是我的老相好,想当初我还在大陆游历的时候,偶然跟他相识相知,从此坠入了爱河。”

“前辈这般柔情,想必和那白前辈也是很幸福吧?”

楚封天不知道第五轻扬究竟是要表达什么,只能在一旁附和道。

然而第五轻扬听完之后,却是冷笑一声,让人不寒而栗的杀意瞬间散出,他的拳头都是紧握在了一块,“呵呵,我当时已经踏足天宗境顶峰,而她只不过才人宗境大成而已,为了能让她修为精进,快速突破,我不惜冒着生命危险六闯大天山,寻求天地灵药!可她呢?”

话锋陡然变得极为犀利!

“不仅在新婚之夜勾结其他男人暗算于我!更是将我大成重伤!还将我辛苦建立的归虚宗,满门屠戮!这种深仇大恨,我第五轻扬即便历经千年,依旧不忘!”

浓浓的怨念在第五轻扬的胸中孕育着,数千年的时间,每每想到那个女人,第五轻扬的恨意便是如同火山一般,随时可能爆发开来!

他当初在大陆上也算是威名赫赫,最后却想不到,栽在了一个女人的手里!

楚封天听完,心中也是有所动容。

这样一位顶尖大能,这般遗憾离世,换做是谁恐怕都意难平吧。

于是,继续问道,“那请问前辈是想拜托我去报仇吗?晚辈实力低微,恐怕难以完成前辈心愿。”

对自己几斤几两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虽然这第五轻扬经历很惨,但是楚封天现在能给的也只有同情。

若是要让他给第五轻扬报仇,那可真是太高看他了。

毕竟,自己现在可是连莫小舟的仇还没报啊。

麻烦,又是个大麻烦。

第五轻扬听完,却是摇了摇头,“她现在大概率也已经死了,她的天资一般,在我的帮助下能突破到天宗境已是奇迹,最多活个六七百年,所以我当然不是让你找她寻仇。”

“那前辈的意思是?”

“她人虽死,但是她所建立的凌霄门,却大概率还存于世上,呵呵,当时为了替她开宗立派,我倒是也花了不少心血,然而最后这个妇人却居然不放过我归虚宗的徒弟,唉,我的那些可怜弟子倒真是因为而亡啊。”

话音中带着浓浓的痛心,第五轻扬随手一挥,却是抛给了楚封天一块令牌。

楚封天细细看去,只见令牌乃是无比精良的玉石制成,上面还有红色的“虚”字,大气无比。

“拿着这玩意,找到凌霄门,灭其满门,为我归虚宗复仇!”

第五轻扬语气坚决的说道。

楚封天听完,当场傻眼,“啊?前辈,这...这怕是有些难为晚辈了吧?”

我靠,本以为不用找那白月歌报仇,楚封天觉得应该也就没其他什么严苛的事情需要他帮助了。

没成想第五轻扬直接来个更狠的,要灭人满门。

不过这也难怪,所谓一报还一报,那凌霄门也确实该死。

只是凭楚封天现在的能力,完全是痴心妄想。

要是那凌霄门真的还存在,并且屹立了千年的话,自己怎么可能和这样一个大宗门对抗。

这完全是找死的行为。

楚封天不傻,这种明显要命的事情他可不干。

第五轻扬自然是看出了他的犹豫,语气缓和道,“你放心,我也没有让你现在就替我完成这件事,只希望你能记住就行,等到你出去以后,就算什么都不做,我这一个死人也是奈何不了,所以最终还是看你。”

这倒也是。

楚封天细想一下,觉得很对。

不过他也明白,表面上该答应还是得答应的,要不然待会惹怒了这第五轻扬,今天这天绝墓府,自己十有八九是出不去了。

半分自愿,半分强迫,虽然第五轻扬没有直接表明,但是楚封天已经心领神会。

而后第五轻扬直接把卷轴交给了楚封天,“这截天指乃是我独创的一门功法,也是我的成名绝技,你若是能好好修炼,它必定能助你斩杀无数强敌,到时候也算是不辱我第五轻扬的英明!”

黑色卷轴上传来的雄浑波动,令得楚封天的眼神熠熠生辉。

比起那破灭转轮丹,倒是这《截天指》的功法对于他吸引力更大!

再次恭敬的道谢,楚封天对于先前第五轻扬下重手差点杀死自己的事情早已抛诸九霄云外。

对他的经历也是不由自主的产生了同情。

逝去了那么多年,神魂不散,只为等待一个能接受他馈赠的有缘人。

想来也是有几分凄凉。

“前辈,既然如此,那可以送我出去了吗?”

将卷轴装入储物戒当中,楚封天再次询问道。

“莫急,有一场造化还要送给你。”

第五轻扬温和说道。

“造化?”

“不错,造化。”

笑了几声,第五轻扬荡开衣袖,“我看你先前在抵挡截天指的时候,似乎还用上了符篆的力量,低阶的神火符,三枚,你炼制的?”

楚封天点了点头,先前为了能在截天指的威压下活下去,自己辛苦炼制的所有神火符全都给用出去了,现在还感到一阵肉痛。

第五轻扬此时呼出一口气来,“既然如此,你也算是一位符印师了,我这一身的符印之术,便也交给你吧。”

“符印术?交给我?前辈,难道说你也是?”

楚封天心里极为震惊道。

第五轻扬有些孤傲的点了点头,笑道,“我除了是一名天宗境之上的强者,还是一位仙符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