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又有事情拜托?

话音落下,整片空间亦是呈现出一种虚幻之色。

紧接着在几经扭曲之后,楚封天的面前,是一个略显昏暗的石洞高台。

四周微微有着亮光透入,没有一点声音,安静到了极致。

而在不远处,那漆黑无比的洞穴隧道,正是楚封天先前进来的地方。

“看来主人已经托付了自己的所有啊。”

略显沧桑的声音响起,那先前把楚封天带入洞穴的老头,忽地显出了身形。

而后朝楚封天望了几眼,顿时捋了捋胡须,表情一阵满意。

“轻扬前辈的确是位顶尖雄才,他的这份馈赠恩情,我楚封天一生也不会忘!”

回想起刚刚的一幕幕,楚封天也是略有感触的道。

老头听完,笑了笑道,“你能被我家主人看中,还抵挡住了他的截天指,也足以说明了你的不凡,我相信主人将传承交托给你,他也是极为满意的。”

“前辈谬赞了。”

楚封天客气拱手。

老头轻轻拂袖,“既然已经接受了主人传承,你叫我一声钟老便可,虽然你不是主人的弟子,但也不用见外。”

说着,钟老突然露出几分若有所思的表情。

“正好,这天绝墓府以后就不会存在了,我也将跟随主人而去,所以有件事情也想拜托一下你。”

“拜托...我?”

楚封天一时间哑然。

自己现在怎么感觉,到处都有人找他帮忙。

莫小舟请他报仇,先前的轻扬前辈也请他帮忙报仇。

现在这钟老,难道也是一样?

心里有点无奈,但楚封天还是一脸恭敬,“钟老但说无妨。”

叹了口气,钟老回过身去,紧接着手里突然一阵结印。

只见面前的石台上,倏地闪烁出一道刺眼的白光。

而后在楚封天满脸疑惑的眼神下,一颗乳白色的,远远的像是蛋一样的东西,正安静的躺在石台上。

只不过这蛋极大,光是看上去就最少得有半米左右的大小。

看模样,似乎竟是一颗妖兽蛋!

“前辈,这是?”

钟老神情温和的抚摸了一下那颗蛋的表面,“我当初跟随主人游历大陆的时候,早年间收服了一头妖兽,数百年间,那妖兽随我征战四方,也已经培育了深厚的感情。”

“而在它陨落之时,它所生下的这颗妖兽蛋也是被我一直珍藏着,我本想静静帮助它孵化,可惜没过多久我也和主人一并陨落了。”

“所以这颗妖兽蛋我就一直温养在墓府当中,常年不见天日,虽然死不了,但是要孵化也已经不可能了。”

“我马上也要消失,希望你能帮助收养这颗妖兽蛋,于此,我也没有其他遗憾了。”

钟老有些感慨的说道。

看得出来,他和那头妖兽的感情极深。

楚封天听完,轻轻询问道,“钟老,敢问这是几级的妖兽蛋?”

看到蛋上所散发的光彩,楚封天只觉得很是不凡。

而且即便没有靠近,那妖兽蛋上传来的隐隐威压,竟是让他有种心惊的感觉。

钟老嘴角轻笑,“九级妖兽,可以进化。”

淡淡的语气,似乎说着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

然而楚封天听到后,直接被震呆了。

“九级?!”

我的天啊!

传说中九级妖兽的实力,足以媲美天宗境的强者啊!

这一枚妖兽蛋,竟然是九级妖兽的妖兽蛋!

最关键的是,它还是能够进化的妖兽!

那岂不是说,若是孵化出来,随着他慢慢吞噬进化,达到封王级别也不是问题?

楚封天想都不敢想!

自己手底下如果有那么一头强悍的妖兽,到时除非是顶尖大能,否则谁还会对自己有威胁?

一种狂喜的情感顿时流露出来。

只不过才一两秒钟,楚封天又瞬间冷静了。

因为他想到一个很关键的问题,“钟老,那么强悍的妖兽,孵化出来的话我根本掌控不了,到时候说不定它一出生,第一个死的就是我自己。”

对自己现在几斤几两还是很清楚的。

虽然诱惑很大,然而自己实力不够,到时又怎么驱使这九级妖兽?

对方恐怕随便一抬脚,就能踩死自己!

闻言,钟老却没什么担心神色,只是从怀里摸索了一阵,而后掏出了一个卷轴丢给了楚封天。

楚封天赶紧打开,只见卷轴上面,书写着三个大字:《御兽决》!

“妖兽在刚破卵之时,是最虚弱的时候,你趁那个时候可以和他签订御兽契约,这《御兽决》便是教你操控妖兽的法门诀窍。”

“当然,如果到时候你控制失败,也可以趁他最虚弱的时候直接杀了它,一切还是要以自己的生命为重!”

钟老倒也没什么纠结,直言说道。

楚封天大概看了几下,发现这《御兽决》确实是一门神奇的功法。

在加上钟老已经这么说了,自己也就暂时放下了心。

就算到时真降服不了,直接交给师祖就行。

相信没有一个人可以拒绝有九级妖兽作为镇派神兽的诱惑!

而自己也可以从中交换些好处也说不定。

点了点头,楚封天算是答应了。

见状,钟老才轻松的呼出一口气,对楚封天露出了极为感激的神情。

“这墓府内还有许多灵草灵药,都是我这些年闲来无事所栽培之物,你一并收走吧,小友,以你的天资禀赋,相信这个世界,以后一定会有你的威名显赫!”

“老夫,乘风去也!”

哗!

一阵光华闪动。

钟老的身形逐渐变得极其虚幻起来,而后渐渐的,亦是化作了漫天光点,彻底的消失而去。

只剩下楚封天一个人在墓府当中,面色感慨。

然后对着钟老消失的方向,也是恭敬行礼。

...将高台上的妖兽蛋收入纳戒,楚封天小心翼翼的观察几下,确定暂时没有要孵化的迹象,而后朝墓府后面一处萤光传来的地方走去。

浓浓的药香一阵飘荡,楚封天虽然认不得眼前这个小药园当中都是些什么灵草灵药,但一看便知道全都极为不凡。

于是也不客气,将草药全部收入囊中,然后极为满意的点了点头。

大约半刻钟后,楚封天的身形从那漆黑的隧道里,已然掠了出去。

...天绝墓府,洞口处。

探寻的弟子们,才从须弥阵法当中清醒没多久,表情都是一脸懵的状态。

因为那幻象实在太过真实,搞得他们缓了好几分钟,才意识到哪个才是真正的现实。

旋即而来的,就是无比的惊骇于后怕。

因为周围那些皑皑白骨,已经告诉了他们,如果一直沉睡下去的话,将会有怎样严重的后果!

而这时,只见那幽黑的洞穴隧道内,窸窸窣窣传来了响声。

一群人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上!

然而几秒过后。

一个熟悉的身形,却是从其中掠了出来,然后很是轻巧的落在了地上。

“师...师弟?”

顾歆疑惑的眨了眨眼,不明白是个什么情况。

倒是柳成空的脑袋转的很快,瞧见楚封天是从最里面出来的,顿时表情一阵昏暗,话语冰凉,“你为什么会背着我们进到洞府里面?那位老前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