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夜袭米尔曼

经过几天的休整,安息多人的军队终于恢复了战斗力,而杜炎明他们也带着手下的军队基本探明了周边的情况。

由于这里位于和安息多人接壤的边境地区,周围并没有太大的城市,加尔基人的主要商贸对象在海上,所以在这里也没有商贸城市。

李龙飞打算先找个小点的加尔基城市练练手,毕竟没有接触过加尔基人,他对加尔基人的实力一无所知。

阿布扎伊在恢复了活力后,整天带着他的骆驼骑兵四处侦查,这些骆驼一开始来到这里也是病恹恹的,现在这帮畜生似乎也喜欢上这片水草丰美的地方。

“李将军,我今天突袭了加尔基人的一支商队,你一定很想来看看我的收获。”阿布扎伊叫嚷着来到李龙飞的营帐。

安息多人一向不怎么重视军纪,特别是在敌人的土地上,这些沙漠里的战士几乎就成为了地地道道的强盗。

“阿布扎伊将军,不知道你今天又给我带来了什么?”如果在平时,李龙飞一定会严格约束自己的军队。但是现在,自己身处敌人的国土,身后又没有补给的情况下,他命令士兵开始四处劫掠,一方面可以补充军需,一方面可以给敌人制造混乱。跟安息多人不同的是,轩辕军团的劫掠是由组织的,而安息多人更多的是个人行为。

“加尔基人的葡萄酒,这些葡萄酒可不是一般的货色!”阿布扎伊高兴的挥舞着手中的两瓶美酒。

“加尔基人到现在都没什么反应吗?”李龙飞有些疑惑,自己这帮人折腾的时间也不短了,为什么到现在还没看到加尔基人的反应呢。

“没有,我到现在都没看见一个加尔基士兵,或许我们还需要再深入一些。”阿布扎伊说道。

“看来只能这样了。”李龙飞知道,自己的最终目的是把围困和密斯的加尔基军队吸引回来,如果加尔基人没反应,那么自己在这里抢掠再多东西都没什么用。

第二天,按照李龙飞的命令,提克里特和萨利乌斯各自带领一支人马分头开始寻找加尔基人的城市。安息多人只是知道附近有个叫做米尔曼的加尔基大城,具体位置他们并不知道,所以,李龙飞安排了几支人马一起寻找。

李龙飞带着轩辕军团的主力,经过了一天的扫荡,只是清理了一个加尔基人的小镇。这座小镇规模小的可怜,根本就没有任何防卫力量,李龙飞下令强制征收了这个小镇的粮食后就放过了那些胆小怕死的镇民。

不过他也不是毫无收获,至少从镇民口中他知道了米尔曼的位置,为了不至于迷路他还高价雇佣了两名镇民充当向导。一开始这些加尔基人是打死也不肯答应做他的向导,但是当李龙飞拿出一百枚金币之后,这帮加尔基人就开始为了谁充当向导而大打出手,最后还是镇长和小镇酒馆的老板在这场竞争中胜出。

李龙飞派出斥候,让提克里特和萨利乌斯向自己靠拢,至于阿布扎伊,自己似乎暂时不需要他,就让他自己去发挥好了。

“大人,前面这座城市就是米尔曼了!城里的粮仓有足够十万人食用三年的粮食,金库里的金币更是多得数不清。”小镇的镇长讨好的向李龙飞说道。

“哦,真的有那么多么?”李龙飞对米尔曼的富饶有些惊讶。

“我有个亲戚在城里,他跟税务官是好朋友。米尔曼城外有加尔基最大的一座金矿,这里可以说是加尔基最富有的地方了。”镇长耐心的给李龙飞解释了米尔曼的富饶。

“很好,我对你的表现非常满意。”李龙飞再次从自己的钱袋里掏出了十枚金币,算作是额外的奖赏。

“谢谢将军!”小镇镇长眉开眼笑。

“我建议您可以先夺取城外的金矿,那里只有一队城防军和少量的金矿护卫队。”

“我会参考你的建议的,现在你可以回去了!”李龙飞感觉这个加尔基叛徒已经对自己没用了,所以准备打发他回去。

“等等,将军!”酒馆的老板看到镇长额外得到了十枚金币,心里也泛起了希望。

“你还有什么事吗?”李龙飞有些疑惑的望着这个贪婪的加尔基人。

“我知道一条可以进城的密道,不知道您感不感兴趣?”酒馆老板笑着说出了自己知道的秘密,而李龙飞则惊得目瞪口呆。

这些加尔基人给李龙飞的惊喜实在是太大了,这些人根本不在乎自己是在跟侵略者合作。根据酒馆老板的信息,由于米尔曼城的富庶,城市里对各种酒类有着大量的需求,而米尔曼总督对酒类征收了高额的入城税。要知道米尔曼本身是不出产酒的,所以为了获取更多的利润,这些私酒贩子就伙同城内的贵族一起偷挖了一条运输私酒的地道。

“只要你能把我的人带进城内,我会额外给你一百个金币作为报酬!”李龙飞开出了自己的价码。

“不,将军,最少要五百个金币,要知道,如果我带你的人进去,这条地道以后就再也不能用了。”酒馆的老板并不满足一百枚金币的价码,虽然地道不是他修的,但是他要计算进去自己今后的所有收入。

“两百个金币!”

“五百个金币,不能少!”

“三百个金币!”

“五百个金币,这是我最终的报价!”

酒馆老板丝毫没有因为李龙飞的身份而降低自己的价码,他知道现在自己处于上风。

“好吧,如你所愿!”李龙飞不得不做出了妥协,毕竟跟拿下一座富饶的城市相比,几百枚金币实在不算什么。

“您必须要先付钱,将军。”酒馆老板说道。

“好吧,我现在就让人给你拿钱。”李龙飞对这些加尔基人真的是服气了。

夜晚,一支轩辕军团的士兵在酒馆老板的带领下来到了米尔曼城外不远处的墓地。酒馆老板找到一处有着高大墓碑的坟墓,然后熟练的打开了坟墓之前的石棺,一条幽深的地道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就是这里,进去后一直向前走就好了。”酒馆老板并不打算一起下去。

“不,你必须要跟我们下去!”郑克文挥了挥手中的刀,酒馆老板缩了缩脖子,然后同意第一个下去。

李龙飞带人已经来到了城外不远处,他下令所有人都小心的隐藏起来,一旦城内发出信号,就带人一起冲上去。

郑克文对于偷营摸哨这种活并不陌生,他熟练的带着人利用弩箭和短刀消灭了路上碰到的加尔基城防军巡逻队。这些加尔基人在他看来根本就没有任何危险的意识。

加尔基人确实已经和平了太久,这些城防军已经沦落为城内贵族的打手,平日里他们负责为贵族欺压平民,偶尔他们才会客串一下维持治安的角色。现在这些城防军面对凶狠的轩辕军团士兵,很多人甚至都来不及抽出他们腰间的短剑。

“派一队人去打开城门!”郑克文喊道。现在已经没必要隐藏自己的行踪了,城头已经没有了任何喘气的加尔基士兵,即使有,郑克文也有把握消灭他们。“来几个去绞车那,把吊桥放下来。”

“现在点燃三支火把!”郑克文带着手下终于来到了城头,在控制了城门和城门口的吊桥后,他命令手下的士兵点燃了约定的信号。

“太好了,郑将军已经得手了!”杜炎明高兴的喊道,本来他想带人去完成突袭的任务,但是最后李龙飞把这件差事交给了更谨慎的郑克文。

“将士们,随我一起冲!”李龙飞抽出腰间的佩剑,用力一挥,身后的大军顿时高喊着向米尔曼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