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疯子

“加文大人,古德尔死了。”

身着黑袍的男子将身子降的很低,沙哑的声音在空旷的祭坛中回响。

“我知道。”站在他前方的白袍人缓缓抬起了头,淡蓝色的双眼中充斥着漠然。

“被尼尔公司使用的莫琳的六根手指和三根脚趾也全都不见了。”

黑袍人继续说道。

“去找其他先知吧。”加文冷酷的声音传来。

“在实验结束前,天堂里的任何事情我都不会参与。”

黑袍人脸色略显难看,但也并未多说什么,深深鞠了一躬,便转身离开了。

待黑袍人离开后,加文重新把目光转移到祭坛上,只见祭坛的正中央赫然是一个硕大的人头。

“雅达克里斯......”

————————————

尼尔科技公司门口,几道警戒线拉出,将公司整个围了起来,几位面色难看的执行官站在警戒线里,其中一人正喋喋不休的和通讯器里的人在说些什么。

成堆的人群将公司门口围了个滴水不漏,果然,爱看热闹是人亘古不变的天性,人们小声的议论着。

一个路人出声问道:“好兄弟,这是出了什么事了?”

被问话的人一脸诧异的看了这个人一眼,回答道:“你没看新闻吗?尼尔公司的老总死了,据说整个人被大卸八块,也不知道招惹了什么人!”

“啊?那个著名的慈善家?尼尔不是反地狱奴隶主义的第一人吗?不会被那帮看他不顺眼的贵族干掉了吧!”

“啧,不好说啊,可惜了,这么一个大善人!”

“唉,也不知道这家伙为什么想废除奴隶制度,想想那些从地狱来的人,我就觉得恶心!”

“让一让,都让一让!”一辆新的能源车到达,车上写着一个大大的方字。

“砰”

车门打开,从车上下来三个气息强悍的中年人和一位靓丽的少女,少女被三位中年人众星拱月般的围在中间,四人挤出人群,来到正对着通讯器喋喋不休的执行官身旁。

执行官挂断通讯器,对着眼前的少女微微颔首,恭敬的开口道:“方末颖小姐,麻烦您了!”

少女点点头,轻声道:“打开封锁,让我进去吧!”

另外几位执行官将警戒线拉开,在三位中年人的陪同下,走进了漆黑的尼尔科技公司。

另外一栋大楼上,高大英俊的年轻男子摇了摇手中盛满鲜红液体的高脚杯,看着隔壁大楼下熙熙攘攘的人群,露出了一抹冷笑:

“尼尔这个废物,死了也好!”

身后的管家弯下腰,奉承着开口道:

“是的,劳顿少爷!尼尔的死刚好可以作为我们压迫那些奴隶主义贵族的舆论武器,也算他死有所值!”

男子嗤笑一声,说道:

“知道问什么我要站在那帮奴隶那边吗?”

“属下愚钝。”

看着下方冲出人群的少女,男子的眼中闪过一丝狂热,

“都是因为她啊!我的天使!”

整个天堂第一学院的人都知道方末颖有一双能看到未来的眼睛,但只有少数人知道,方末颖的眼睛也可以看到过去,曾经16岁的她就被一位先知评价拥有成为先知的潜能,引起了整个基地的轰动。

站在尼尔的办公桌前,方末颖双眼发出淡淡的光晕,眼前的场景逐渐扭曲模糊,一段时间后场景又重新变得清晰起来,只见一个黑发少年搂着一位银发的女子,坐在尼尔的椅子上,嘴角还挂着戏谑的笑容。

方末颖瞳孔放大,浑身剧烈的颤抖起来,眼前的人样貌变了,气质变了,一切似乎都变了,但一切似乎都没变。

哪怕是隔着时空,这种血脉相连的感觉依然清晰的告诉她,这个黑发少年就是就是她日日朝思暮想的那位死去的哥哥啊!

泪水打湿了少女的双眼,跟着前来的执行官似乎发现了少女的异样,询问道:

“怎么了,方末颖小姐?你有看到凶手吗?”

压制住溢出的感情,少女回答道:

“太模糊了,看不清楚......”

“别那么紧张,我是来和你做交易的!”

陈末无奈的对着一脸戒备的茶靡说道。

“要不你给我个痛快吧!”

茶靡似乎想开了,咬咬牙开口道,大不了也就是个死,她再也不要忍受这种被剥削的生活了。

“哎呀,我这次是真心来和你交易的。”

阿莉西亚出现在陈末身边,同时出现的还有一个装满了能源球的箱子,当然,这是从古拉德·尼尔的公司拿来的。

“你要什么?”茶靡看着陈末真诚的眼神,缓缓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你和斯芬奇很熟吧!”陈末问道。

“嗯,关系一般,但我欠了他几个人情,所以帮他做事,等人情还完了,就没啥关系了。”提到斯芬奇,茶靡有些不爽的回答道。

“原来如此吗,我说你这种人才怎么会为这种猥琐的老头办事,原来是有把柄啊!”

“喂,都说了是还人情啊,你不要曲解我的意思好不好!”茶靡吐槽道。

陈末看着茶靡,突然一笑道:

“这样吧,我帮你把人情还完,再加上这一箱能源球,换你来帮我做一件事,如何?”

“什么事?”

..........

离开茶靡的家里,阿莉西亚柔弱无骨的小手悄悄的爬上了陈末的腰,然后用猛的用力一拧。

“嘶—”

陈末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阿莉西亚正一脸“温柔”的看着他。

“还真是艳福不浅呢,前有呆萌小萝莉投怀送抱,后有长腿大姐姐深夜陪聊,你可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呢!”

陈末尴尬一笑,将银发少女搂入怀里,委屈的说道:“你误会我了,阿莉西亚。”

“啊,啊,某人又要说都是工具而已了吧?”

阿莉西亚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陈末挠挠头。

“算了,C区那边出问题了,我要回去一趟,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我不在这一段时间里,你要敢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少女微笑着摸了摸陈末的脑袋,一股冷意从陈末的脚底窜起直冲大脑。

“知道了知道了!”少年赶忙求饶道。

“哼!”少女轻哼一声,化作泡沫渐渐消失了。

待少女离开后,陈末脸上的嬉笑之色转瞬消失,面无表情的思考半天,少年轻叹一口气:

“想吃酥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