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教授

“抱歉啊,我来晚了!”

少年挂着看不出任何歉意的笑容,悠哉悠哉的从街道另一头走来。

茶靡深呼一口气,心中暗想,冷静,一定要冷静,你打不过这个家伙。

“没事,咱们快点走吧!”

茶靡挤出一个僵硬的微笑,高挑的娇躯微微颤抖着,明显气的不轻。

“那就按计划来,不过不得不说,你还真是一个重承诺的人呢!”陈末说道。

“不管怎么说,我欠了他一个人情。”茶靡冷漠的说道。

“那我去了啊!”少年悠哉悠哉的向着斯芬奇的实验室走去。

斯芬奇的实验室充满了各式各样的先进器具,从高压无声切割器到全元素自动分析仪,所有市面上能买到的,还有买不到的,这里全部都有!

斯芬奇的人生一直以来都很糟糕,幼年遭受到家庭暴力的他至今还记得家里一地的啤酒瓶碎片。

“贱种!”

母亲同样也没有给他应有的关怀,面对他的只有充满侮辱的谩骂和一顿又一顿的毒打。

年幼的斯芬奇只能拖着自己瘦弱的身躯,蜷缩在他的房间里,每天沉浸在恐惧之中。

终于有一天,他的父亲再一次粗暴的把啤酒瓶狠狠的砸在了孩童的头颅上,细密的碎渣掉落一地,孩童浑身颤抖着倒在破旧的地板上,鲜血从孩童的头上汩汩的我流淌下来,很快变成了一脸血泊。

他的父亲像丢垃圾一般把他丢了出去,便再也没有看他一眼。

在凛冽的寒风中,斯芬奇瘦弱不堪的身躯僵硬到难以动弹分毫。他知道,他要死了,但对于当时的孩童来说,死可能是一场解脱。

孩童眼睛里的光芒开始消失,血液开始凝固,就在斯芬奇意识彻底模糊前,一个白袍人出现在他的眼前。

“加文大人。”

斯芬奇眼中闪过一丝狂热。

“您的任务,我一定会好好完成的!”

“什么任务啊?”少年嬉笑着问道。

斯芬奇猛然转身,只见一个穿着一身黑色劲装的少年一脸笑容的站在他身后。

“我记得你,你是上次侥幸活下来的那几个学生中的一个!”斯芬奇脸上的褶皱拧成一团,阴沉的出声道。

“看来我活下来让你很失望啊!”

少年笑容不变,右手抬起,向前一拉,斯芬奇顿感一股恐怖的吸力从少年的手里传来,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前倾,任他百般挣扎,身体依然不受控制的向前飞去。

眼神一晃,斯芬奇便发现少年已经拎住了自己的衣领,少年的紧攥着衣领的手掌上传来一股巨力,老人长期营养不良的瘦弱身躯不由自主的佝偻着,像是一只巨大的虾米。

“我很讨厌被人算计!”陈末的脸上笑容收敛,冰冷且充满杀意的眼神让老人如坠深渊。

但老人并没有露出害怕的表情,甚至脸上一丝慌张都没有。老人就这样直勾勾的盯着少年,少年在说完后也未再有其他动作,两人就这样陷入了沉默。

“你不是来杀我的。”老人开口道。

“我是想杀你的。”陈末淡淡的说道。

“但某个人和我做了个交易,她帮我做一件事,我放了你的命,前提是你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是茶靡吧,她都和你说了什么?”

斯芬奇冷笑着问道。

陈末松开了老者的衣领,挣脱后的老者弯下腰,脖子上青筋外露,大声的喘息着。

陈末对老者的疲态视若不见,淡漠的说道:

“她和我说,你是参与对第九天灾雅达克里斯尸体研究的人中的一个,还知道四院联合的研究所在哪里,把你知道都告诉我,不然,我也不介意杀了你。”

“你杀了我吧,我什么也不会说的。”

斯芬奇浑浊的双眼没有一丝波动,似乎根本不在意自己的生死。

“还真是和茶靡说的一样嘴硬啊!”陈末不屑的撇了撇嘴。

“我死了,加文大人会为我报仇的!”

在提到加文的时候,老人的眼里终于有了一丝波动。

“呵!”陈末一脚将佝偻着的斯芬奇踹倒在地,厚厚的靴跟直接踩在了斯芬奇的脸上。

“听着,老头,我不知道这个加文是什么人,你只需要知道,他打不过我就够了。如果你不说,我就把你宰了,再去找他,你听明白了吗?”

斯芬奇沉默不语。

“真是个无趣的人啊!”

陈末的鞋跟狠狠砸落,血液飞溅。

........

一段时间后,陈末用水清洗掉鞋跟上的血迹,从斯芬奇的实验室走出,一眼便看见了那个叼着烟卷的酒红色女人。

“你还是把他杀了?”

茶靡用手夹住烟卷,呼出一口长气,轻声问道。

陈末没有回答,只是撇了女人一眼。

茶靡也不再开口,只是重新叼上烟卷。

夜漆黑且宁静,偌大的空间只有烟卷滋滋的燃烧声和烟头上燃着的微弱光芒。

“他其实是个可怜人。”

茶靡说道。

“他不值得可怜。”陈末也没有解释自己的话,只是对着茶靡微微点了点头。

“谢谢你帮我望风。那么咱俩的交易就此结束了!”

“只是望个风而已,你我的交易还算是我赚了。”茶靡如是回答。

少年没有说话,向着校园的门口处走去,

茶靡静静地跟着。

“你是个好人,接下来保护好自己,如果可以的话,离开天堂基地吧,以你的本事,在地狱里活下去也不是什么难事!”快离开的时候,少年突然开口,说了一些不明所以的话。

“我会考虑的。”茶靡轻轻点头。

少年转身融入黑夜中,只留下女人一个人静静的吸着烟卷。

“嘶!”烟卷燃尽了,没有注意到的女人被烫破了嘴角,发出一声轻哼。

“还是没能还上那个人情啊......”

茶靡是个聪明人,她明白,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弱者是没有开口的资本的。

从陈末的小队接了任务开始,或者说斯芬奇的意图被陈末察觉到开始,陈末就不可能放过他。

只是,她虽然看不上斯芬奇的人品,但斯芬奇确实帮了她很多,和陈末做的这个交易,实际上是她为斯芬奇找到的唯一一条活路,可这条路被斯芬奇毫不犹豫的放弃了。

“唉!”女人也离开了。

天堂基地里熟睡中的人们还并不知道,在这个夜里,有一个工商联合学院的老教授就这样离开了人世了.....

“吉克!”

许久不见的黑袍人出现在陈末身边。

“尤里克斯大人,您有什么吩咐?”

吉克恭敬的开口道。

黑发少年略微沉思了一会,对他说:“帮我查查加文是什么人。”

“是!”吉克接了任务,便缓缓退去了。

少年露出一抹笑容:

“你还是暴露了,斯芬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