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尸体

异变老鼠的尸体砸落在地上,蓝胖子小步走过去,把尸体收到背后的包里,笑着说道:

“第一只!”

刚进入到开发区的三人其实走的很慢,而且每一步都小心翼翼的,一是怕异变老鼠错过了没有看见,而是害怕有潜在的危险出现,虽然说是外围,但往常也不是没有强大的识兽和异变兽从内部跑出来。

这只不要命的袭击陈末的异变老鼠是三人到目前为止的第一次收获。

三人继续前行着,他们发现了一个古怪的现象,那就是,穿着简装的陈末由于把胳膊和小腿等皮肤全裸露出来,竟然成了异变老鼠中的香饽饽!

从第一支开始,越来越多的老鼠不要命的向陈末扑过来,众人手气刀落,很快老鼠的尸体便快把蓝胖子背后的收集包堆满了。

“咱们真幸运啊,早知道穿的少能成为诱饵,我也不穿战斗服了,小爷这一身肥肉不必陈末那小身板香多了!”说完,纳奇还得意的看了陈末一眼。

“你可闭嘴吧,要是你早被老鼠咬死了,这老鼠速度这么快,你肯定躲不开!”

达雅无奈的对着纳奇翻了个白眼,出声道。

蓝胖子哼哧一声,迈着招摇的小碎步,扭着肥硕的大屁股,一颠一颠的走着,要多嚣张有多嚣张。

陈末看着亢奋的两人笑了笑,纳奇和达雅不会知道,陈末为了让小队完成任务,偷偷的散发出了自己的气息,强迫着这些老鼠袭击自己,这才有了众人今天的丰收。

“欸,那里怎么那么多老鼠啊!”

达雅突然指向前方一个隆起的小山坡,刚才在远处的众人还以为是一个小土包,走近了才发现,这哪里是一个小土包啊,根本就是一个老鼠窝!

只见密密麻麻的老鼠聚集在一起,不停的啃食着什么东西,不时发出吱吱的声音,黑色的老鼠不停蹿动着,像一条条在泥里乱窜的泥鳅!

“真恶心!”达雅将手里的能源枪开到最大火力,对着老鼠堆“砰”的开了一枪,蓝色的火焰在书堆上燃起,老鼠们四散的逃开,一幅部分被火焰直接烧死的,进入了纳奇的收集包里。

随着老鼠被清理干净,埋藏在书堆下的东西也浮现了出来,那是一具被啃食的坑坑洼洼的尸体,尸体的主人看上去很年轻,应该和三人差不多的年龄,在十八九岁左右,是一个男子。

男子的尸身上还裹着一件破破烂烂的衣服,在破烂的衣服下,白色的骨头和焦黑的皮肤交织着,少数还完好的皮肤下也并没有多少肉在,看得出来,男子曾经活的很艰辛。

男子的衣服上有一个还完好的没有被啃坏的铁制牌牌,达雅给了胖子一个眼神,胖子却同样抗拒的耸耸肩,看上去并不想去把这个牌子拿起来。

看着未有动作的两人,陈末双眼中闪过一丝失望,随即俯下腰身把牌子捡了起来。

“环卫工:林山

代号:B1989。”

陈末把牌子上的内容读出来,另外两人都微微低下头,都沉默下来,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怎么处置?”少年平静的看着两个人,似乎在考察着什么。

看见两人没有说话,陈末点了点头,说道:

“我明白了,那就扔了吧!”

说完,就作势要把工牌扔掉。

“等等!”达雅和纳奇异口同声道,说完两人还默契的对视一眼。

“咱们把这个牌子带到环卫工的聚集地问问吧,说不定这个人的亲人还在等他呢!”达雅开口道。

“是啊,带回去问问吧,虽然他们来自地狱,但他们也是活生生的人,咱们帮他埋了吧!”蓝胖子点点头,赞成道。

说完,两人就动起手来开始在尸体的旁边挖起了坑。

看着忙碌起来的两人,陈末原本平静的脸上下泛起一丝笑意,和少年经常带着的假笑不同,这次的笑容只有一丝的弧度,但却格外的温暖。

少年轻弹了一下工作牌,把上面的灰尘振飞。将工作牌揣进兜里,看上去心情不错的陈末开口道:

“好好加油挖坑啊!我挪尸体。”

在将林山的尸体安葬好后,三人回归到开发区的出发点,提交了收集到的老鼠尸体,在工作人员惊异的目光中,蓝胖子得意的把堆积如山的老鼠尸体倒出。

“您们好,经过我们这边的统计,你们今天一共消灭了三百九十二只老鼠,是目前各个小队中的第一名,等到六点截止之前,如果排名没有变化的话,那么你们将会是首日的第一名!”

工作人员带着微笑解释道。

“耶!我们是第一诶!咱们晚上去B区商业区里好好休息一下,吃点好的吧!”

达雅看着高兴到找不着北的胖子,翻了个白眼,刻意压抑住自己同样高亢的心情,怼道:

“死胖子,别那么得意,这只是第一天,还有两天呢!”

“我不管,今晚,咱就要吃好玩好,再睡个好觉,明天的事明天再说,你说是吧,陈末?”

蓝胖子一把搂过沉思着的陈末,期待的询问道。

“啊,是吧!”没有反应过来的陈末匆忙之下回复道。

随即胖子兴奋的大喊道:

“二比一,二比一!走,进城搞起!”

人造太阳逐渐变得昏暗起来,三人夕阳下前行着,不时传来少女无奈的叹息声和胖子夸张的大笑声.....

————

飞鹰银行的董事长一脸阴沉的把自己的拐杖砸在地上,被砸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浅浅的坑印。

老人一脸愤怒的对坐在病床前的少女说道:

“小文,你看看你弟弟都被欺负成什么样子了,虽然现在复原一条手臂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敢这样欺负到我们头上来,我绝对不能轻饶!”

“好了,老爸。”

“小一是什么样的性格,你也不是不知道,而且劳顿家的少爷也警告过你了,不要去报复,所以你就不要插手了!”

“可是....”

“我会解决的。”少女突然抬头道,柳叶般的眉毛上挑,山葡萄一般的瞳仁格外的明亮。

“我钟泽文的弟弟就算再作死,也只能我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