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你算个什么东西?

门外,那人听到了林天明从里面发出的命令,又听家主也没什么意见,心里虽有些许不情愿,但表面还是不敢怠慢,匆匆离去。

感受门外那人的气息逐渐远去,林逍遥才看着林天明缓缓开口:

“明儿,你去……干什么?”其话中之意显然对林天明的做法略有不解。

“父亲,他们,根本没有资格见您。我去已经算是给他们狗脸了……”林天明冷冷道。

“有些事情,等我回来再告诉您。另外……我还有个您听起来可能会感到有些可笑的请求。”林天明沉重的说道。

“……说吧。”林逍遥看着林天明,心中不知为何生出一种陌生的感觉,让他有些奇怪。

林天明指向那群倒地的迷魂虫,面无表情的说着。

“老爹,我希望你能帮他们办一场风风光光的葬礼。”

“他们……救了我的命。”

林逍遥有些惘然的看着林天明,下意识点了点头。

在黄昏的照射下,他发现他有些看不清这个儿子了。

林天明见林逍遥答应,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转过头推开大门离去。

天边的夕阳余晖落下照在其身,显得他有些孤独,有些落寞,有些淡淡地忧愁。

林逍遥站在原地,心空空地。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看着那个身影离自己渐行渐远……

傍晚时分,林天明双手揣兜,慢悠悠的在小路上走着,此时他已经从家主府出来快半个时辰了,活生生的把天上夕阳都走没了。

而他的眼神忽然向后一瞥,露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

而另一边,林家客府,偏厅。

一个脸色阴沉的年轻男子坐在椅子上,原本长相还算清秀的他此时脸色微微狰狞。喘息声极重,像受了什么天大的气一般。

站在年轻男子两旁的护卫看着那年轻男子这样,心中也是愤怒不已,紧紧攥着自己的拳头。

不能生气,不能生气……

林天明他脑子有病,我又没病,犯不着和他生气!

年轻男子不停的调整心态,心中所想一直麻痹着自己。

这年轻男人叫李万疾,听说起这名的时候,他父亲想让他的桃花运旺旺的,特地去找某个著名的算命先生,于是就叫了这名。

他就是李长安的儿子,李家少主,明月城城主的继承者,明月四杰之一。

因为其实力和势力的原因,为人非常嚣张甚至有些自大。几乎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也没人没事闲的去招惹他。

即便是明月四杰中的另外二杰他也根本不在意,要说这明月城能够让他忌惮和在乎的也就只有四个人:

他老爹李长安。

林家的林逍遥。

贺家的贺天翊

还有一个便是林天明……

看着窗外月亮渐渐升起,李万疾也沉不住气了,看着坐在身旁一声不吭,还在给他淡定倒茶的林家下人,瞬间炸了,直接喝斥道:

“行了,别倒了!我不喝!”

“好说不说我也是个李家少主,你们不给我安置到正厅也就算了,给我安置到了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偏僻之地?难道这就是林家所谓的待客之道吗?我今天算是领教了!”

“……”听着李万疾抱怨的话,一旁的下人仿佛没听到般,并且还淡定若未闻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看到这个举动,李万疾微微感到意外,一个林家的下人都敢这般对待自己么?

随即他就感到十分的羞耻,极强的自尊心使他那心中的导火索瞬间燃了。

“我说话你没听到吗?他林天明难道腿瘸了?恐怕瘸子走这么长时间也该到了吧!”

李万疾看向坐在他身旁的林家下人。

“还有你算个什么东西?你有什么资格坐在我的身边?给我滚下去!”

身旁的林家下人喝了一口茶,淡淡一笑,“抱歉,这都是上面的安排,老奴理应在少主没来之前伺候着您,老奴也没法反抗。”

“什么狗屁上面的安排!不就是他林天明想赤裸裸的羞辱我吗?我就说……今天不该来……”听到此话,本就气得不行的李万疾更是拿起桌上的茶杯摔在地上。

“你回去告诉你们的那个好少主,要是想当个懦夫就永远别来,别浪费我宝贵的时间!”李万疾此时已红了眼,快要打算撕破脸皮。

而也在这时,不知从哪儿传来一道声音:

“那你算个什么东西?”

“在背后说本少主的坏话,无缘无故地打骂无辜的林家仆人,这就是李家少主所谓的素质吗?难道你家大人就没教过你,客人要有个客人的样子,你难道想反客为主吗?”

偏厅的门被一脚踹开,一道黑影如鬼魅般飞进屋子,众人不等惊讶。

“啪!”一个清脆响亮的耳光响起,回荡在整个屋内。

忽然,一个人出现在大厅中央。

林天明!

与此同时,李万疾的脸上出现了一个血红的巴掌印。

一瞬间的变化让所有人为之一愣。

“林,林天明?!你……你敢打我?!”李万疾双目瞪到了最大,右手颤颤巍巍的指着林天明。

显然他对林天明的突然到来很惊讶,也毫无防备之心。

“你哪只狗眼看到本少主打你了?”

“说实话,打狗我还真没兴趣,我怕脏了我自己的手……”说话的同时,林天明还拿出一张纸巾擦了擦自己的手。

那副样子简直能把人活活气死。

李万疾双拳攥紧,已经快要失去理智:“你,你……你敢骂我?!”

“哈哈哈,大家看到了吧,这就叫——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是狗就主动承认了。也是,你是狗这件事已经众所周知,确实没什么好隐瞒的了。”林天明故意抬高声调,点了点头,让大厅之内所有人听到。

“噗呲。”人群之中,不知是谁忍不住笑出了声。

随后……

大厅之内所有人像被那人传染了一样,人人都笑了出来,看着李万疾狼狈的模样,心中大快。平时在这明月城中就早就有一群人都看他不顺眼了,但却顾忌到他的实力及势力谁都不敢得罪他,如今看他出丑心中不由暗爽。

整个明月城,能这般和李万疾对着干的,恐怕也只有林天明能做到了。

“笑什么笑!都给老子闭嘴!再笑老子就杀了你们!”李万疾恶狠狠地看向下方众人。

从小就被李长安娇生惯养的他,何时受过这种气?

他又怎能忍得了?!

“林天明,做事不要做绝了,别以为我李万疾真的怕你!要是真拼起命来,我还真不一定惧你!”仇恨已经充斥李万疾的心中,无限怒火离爆发只剩下一层微微的薄膜。

“我说,你还真以为这里是城主府还是你们李家啊?”

“你要知道,这里是林家!你没有任何资格对我的族人大呼小叫,要杀要剐!再说你先问问自己,和我拼命?”

“你,配,吗?”林天明一字一顿说出这三个字。

三个字如三把尖刀,刻在李万疾的心上。

“啊啊啊!!”李万疾将桌子掀翻,怒火充满了他的脑中,已然把他此次来林家的目的忘至脑后。双眼猩红地看着下方的众人。

“李家护卫队听着!”

“把这些人全部包围起来,谁敢反抗,格杀勿论!”

身旁大约二十余名护卫听到自家少主下的命令,热血沸腾,他们早就看林家这些人不顺眼了,就等着李万疾下这声命令。

如今命令已下,所有护卫全部冲了上去,呈圆形包围起林家众人。

这些人大多都是林家下人,没什么修为,能打的也没几个,可以说是毫无反抗之力。将他们制服,对于李家护卫队那些队员来说轻而易举。

“呵呵,李万疾,你还真是好大的胆子。今天本不想把你怎么样,可要怪就怪你……把本少主惹急了。”林天明泛起一丝冷笑。

“林天明,你休要装神弄鬼!你不过凝气境大圆满的境界,只比我高了一个小境界,我这批护卫队全都是我老爹精心给我挑选的李家精兵,最低也有凝气境八层的修为,最高的已是化灵境高手,今天你就算插翅也难逃了!”

李万疾猖狂的笑着,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己这声笑没什么底气,心中莫名一阵悸动。

听到此话,林天明眼中寒意愈发强烈,面无表情的看着上方李万疾,缓缓开口:

“还是那句话。”

“你真以为这里是你的城主府和李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