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前往瓮山

街市上不少商铺和走摊儿的,早已认得倜傥不羁的余公子,今日见他骑着高马气宇轩昂,后面是一辆牛车,被三匹俊骑护行在中间。

一行人往城门去,皆是雄姿挺拔的才俊公子,难免不让人赞叹围观。

“余公子这是要离开南江吗?”

余少游牵着缰绳,抬手往人堆里一揖:“我还会回来的!”

“余公子走了,这城中可少了两分热闹!”

兰蔻掀开牛车厢窗一角,往外观望着与小英子道:“他在南江,倒比我们还熟络!”

小英子之前日日尾随几位公子,自然是比小姐更清楚:

“是啊!余公子在城中可是好比掷果潘安!仗义侠气让相公们拜服。俊朗容貌,又常惹得那不害臊的娘子们拦马痴望!”

兰蔻听了,不由得也探头出去,望向前面腰背笔直棕马白衫的余少游。

不料有那眼尖的瞧见了:“哟!余公子好手段,我南江城中如此姿容绝代的小姐,也被你乖乖的牵着走了!”

兰蔻赶紧放下帘子,满脸羞得绯红。

余少游闻言回头看了看牛车,朗声道:“以后南江也是我的家,我会回来的,山水相逢,各位请了!”

谁罢双腿夹紧马腹,一行人出了城门。

小英子觉得余公子甚是有些脸厚,什么都敢说!身为主家,倒不如鸣佐哥哥沉稳。

出城后担心凤兰蔻受不得颠簸,萧良丰赶着牛车走得也并不快,几匹马前前后后的在牛车边护行。

车内的兰蔻小姐虽不能运气,好在有金丝软甲在身,小英子说不上有什么功力,但逃命奔跑的脚下功夫却不错!

起码萧良丰就很佩服,行至山中驿道人迹全无,又不能驰骋,便十分无聊逗起趣来:“小英子,你轻功了得,这林间无人,你也下车来施展一二,好让我等受教!”

小英子掀开厢帘,坐到车首:“萧公子世家大徒,怎好取笑我小丫鬟!”

兰蔻却道:“你从小跟着我,几时只把你当了小丫鬟?我爹更是把独门的轻功教给了你,有火凤点枝傍身,不必如此自轻!”

小英子听小姐如此说,便从车首站立。

“你小心着点!”鸣佐急忙提醒。

余少游头也不回道:“你担心什么,她轻功不俗,摔不着!”

小英子被小姐和几位公子鼓捧,又见风清云朗,心里觉得万分自在。

纵身一跃下了牛车,几步轻弹已离了众人仗外:“我去前面探探路!”

“鸣佐鸣佑,跟上去!”

“是!少庄主!”

二人驾马追了上去。

先前还看得到小英子的身影,追出两里之后,驻马远眺,并不见人。

鸣佐嘀咕起来:“真有这么厉害?跑远了可不安全!”

刚说完,头顶落下一个果子打在头上,抬头一看,却是小英子悬在树巅。

像只顽猴,她三两下窜了下来,骑上鸣佐的马背,将他环扣抱紧:“鸣佐哥哥,快回!前面山腰有几个黑衣人!”

鸣佐脸上一红。

鸣佑往前看了看:“几个黑衣人倒不足惧,只是须防意外之事,我们赶紧与少庄主他们汇合吧!”

两骑转头回奔,少顷便见牛车一行前来。

鸣佐勒马:“少庄主,小英子在树上看见前面有狼族之人!”

余少游并未吃惊,也未停马,漫不经心道:“天下之大,九州二十四县,哪里没有人?

鸣佐见少主遇事神情不惊,自感汗颜!

不料余少游却立时换了肃目戾眼,弯着嘴角冷笑道:“大路各走半边,有人阻我,杀!恶人行凶,杀!”

小英子上了牛车,放好帘子,告诉了小姐自己所见。

“疯丫头,不敢乱跑了吧?”

“嗯!不疯野了,我就守着小姐。”

牛车马匹照常前行着,不快不慢,已出了南江县界,也并未见有恶人挡路。

余少游心想,狼领并无十分把握胜了自己,定是只让人远远的跟着,不敢轻举妄动。

的确,伏守于山腰的黑衣人,只是几个小喽啰。

狼领知余少游等人进了火凤殿,既与凤兰蔻已接上头,自己更难下手击破。

又探得火凤殿院内夜夜操练,便猜度凤兰蔻为求余少游护佑,一定拿出了自家秘笈提升对方。

娥迪则献策,余少游修为飞升,既无把握硬碰,便先由得他们去寻医问药。

请狼领先寻上两家内功修为尚可的门派,夺了秘笈与家财为己所用。

半月间,余少游等人过了幽州,又入誉州。

一州一景致,誉州多碧水,而瓮山之下,十里渔舟泛江,水宽山高。

在江边的客栈住了两日,只打听得孟圣手似乎在山南,而山中偶有野兽出没,余少游赐重金也无人愿作引路人。

将牛车马匹寄养客栈,寻了舟船,船家便向瓮山之南划去。

碧水宽广,清风微荡着小舟,远山半腰浮着云雾,恰似仙境。

一行人指点着江上景致,颇有些轻松欢快,唯江安坐在船中,紧抓着船沿。

这爽朗公子此刻蹙紧了眉头,强压着腹内翻腾,宽阔的水面荡波,看得他目眩头晕。

“哗!”

终是没忍住,江安对着水面,把上船前用过的饭菜,倾吐了个干净。

余少游急忙过去,站到江安背后,运气于掌,伏贴到他背间,这才止住了他的呕吐。

“江兄,你喂鱼呢?”萧良丰哈哈笑起来:“你姓江,却不适这江面荡舟!”

江安恨恨地道:“别让我知道你畏惧什么!”

好不容易到了瓮山岸边,鸣佑扶了江安站起来,踏上了实地,这才自行运气,觉得好受了许多。

鸣佐捏了两颗碎银,交与船家,嘱咐他每隔十日来此,等候两个时辰。

船家接了银子,自是高兴的应承,摇浆远去。

众人抬头仰望山巅,余少游吩咐大家,扎紧皂靴提剑而行,以防林中虫蛇。

虎豹尚不至于出没吧!山猪烈狼却不可不防。

兰蔻见瓮山树高林密,也不知几时才能寻得孟圣手,便请大家扎紧身上包袱,不可丢了火折干粮。

在山脚左右寻了寻,余少游终于找到一个草丛稍显稀疏的地方,地下的泥土比较紧实,他觉得这里肯定有人走过。

“从这里,上山!大家仔细左右草丛里!”余少游喊了一声,带头前行,兰蔻紧跟着,鸣佐二人殿后。

每个人都提起了精神,慢慢往山中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