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招贤纳士

几杯酒喝下后,所有人情绪都很高涨,胡中杰身在安京皇城,自小便懂得官场的察言观色,小半天接触下来,已看出几人中以余少游为首席。

大家交言甚欢,胡中杰便把话题往仕途上引:“少游贤弟!几位颇有才能,游历江湖行侠仗义虽好,为何没想过投效皇庭?”

余少游见他如此客气,心内有些受宠若惊,又怕表现得轻浮巴结有失气度,稳住了神思答到:

“胡校尉谬赞,我等虽有报国之心,无奈出自山野投效无门,浪荡惯了,只求不做恶事不欺弱小便是!”

胡中杰听了大喜:“几位若是受得约束,不嫌弃官小,我身为安京司隶校尉,为皇庭招贤纳士提点能人,也是份内之责!”

萧良丰和江安虽喝着酒,耳朵可一直听着。

两人做梦也没想到,能与司隶校尉一桌喝酒,更没想到自己能被招贤,二人支棱着耳朵,听余少游如何应答。

“能得胡校尉赏识,我等受宠若惊,后凉狼子对九州沃土掠夺之心,昭然若揭,蠢蠢欲动,身为大晋子民自当尽忠卫国!待须弥山事了,若能追随胡校尉,也是我等之幸!”

“好!”

胡中杰豪爽击掌!

“中杰大哥!什么好事这么高兴!”

余少游等人闻声望向厅外,却是一位短装少年,精悍英武神气爽朗,高呼着跨了进来:

“哟!今日如此热闹,有朋自远方来啊!姐姐也不传人去叫我!”

蔡灵瑶忙起身,牵过了少年:“咋咋呼呼成何体统,快来见过几位少侠,若不是他们,你今日恐怕便没有姐姐了!”

少年惊愕的看了看蔡灵瑶,又望向胡中杰。

胡中杰颔首轻笑,为大家引见:

“这位是蔡小姐的二弟,蔡公子兆卿!”

余少游等人起身见罢礼,一番客套后,蔡兆卿坐下便问蔡灵瑶:“姐姐,究竟发生了何事?蒙几位少侠相救!”

蔡灵瑶芙蓉笑靥看向胡中杰:“你说吧!”

已酌饮几杯的胡中杰,兴奋的起身,比手划脚又将山匪之事讲给了蔡兆卿听!

蔡兆卿习了几年武艺,又恰从教习处回来,听胡中杰说得兴起,赞不绝口,哪里肯错过余少游等人,当下便要讨教切磋。

嬉笑着将余少游挽到了院中:“余兄还请赐教一二!”

余少游看着蔡公子比孟路还小上一两岁,甚是爽直可爱。

“蔡公子,刀剑无眼不敢冒犯,切磋就免了吧!你若是有雅兴,站上阶去,我在此演武一回便是!”

兰蔻几人听了,心中暗笑:可算是能显摆显摆了!

萧良丰往江安耳边轻声嘀咕:“也不错!学得文武艺,卖与帝王家,我们跟着余兄光耀光耀!”

胡中杰刚才见兰蔻舞剑,已是拜服无比,余少游行至中院准备起式,他便十分精神的盯紧了,生怕落下一招半式!

余少游本就俊美,将身姿一挺,朝阶上众人一笑,开了扇子,挽手便舞了起来。

胡中杰与蔡兆卿一看,这是要跳舞?蔡灵瑶自是见过余少游能耐,心中也不禁赞叹:余公子如玉树临风!

只见余少游越舞越快,手上加了三分内劲,虽隔得十几步远,胡中杰竟也感受到了扇中劲道,蔡兆卿觉得一把小小的扇子,挥舞起来却有暗劲直扑向自己!

几十招之后,余少游“啪”一下开了扇中之剑,往院中大树摄去,三只短剑没入粗大树干。

而后一招白鹤亮翅,腾跃半空,萧良丰和江安也不管别人,自顾捂住了双耳。

胡中杰与蔡兆卿正惊艳于空中的鹤形,忽听得“嘶……!”一声戾叫!顿觉脑耳轰鸣,站立不稳!

蔡兴林正在书房写着密奏,突感书桌微震,笔架上倒悬的毛笔来回晃动,赶紧放下了笔,疾步走出书房。

余少游轻轻落地,微微笑看着阶上的人,纷纷双手抱头趔趄。

大司马蔡兴林已至阶前:“你们方才可曾感到地动?”

蔡兆卿兴奋的扶住了父亲:“爹!并未地动,是余少侠在运功!明日起,我不去习武所了,我要跟着余少侠,拜他为师!”

蔡兴林惊讶的看着余少游,究竟是何等神功?有如此威力,又有如此魅力,让自己这不羁的儿子甘拜为师!

“稍许卖弄,让各位见笑了!”余少游气定神闲笑盈盈上前。

胡中杰抱拳一揖:“余贤弟盖世神功,若能领军灭敌,何惧后凉蛮夷!朝议之时,我必向陛下力荐!”

蔡兴林即使没有亲眼所见,此时见胡中杰堂堂司隶校尉,与儿子一样,对余少游如此拜服,心中便已笃信此人之才。

复坐席间后,蔡兴林吩咐胡中杰,简略给余少游讲讲宫中仪礼,又进了书房。

胡中杰已猜度大司马要荐余少游进宫。

“余兄!”蔡兆卿挤了过来:“我要跟着你,拜你为师!”

余少游呵呵一笑:“蔡公子,少游刚过弱冠,门中规律,并无收徒资格!”

胡中杰心里还有正事筹谋,生怕蔡兆卿来搅缠,见余少游如此一说,便支招道:

“卿弟!武派门第自有规矩,不如你拜凤小姐为师,她身为血凤殿家主,自能立门收徒!”

蔡兆卿虽见凤兰蔻与姐姐一样,看上去纤柔温婉,方才见识了余少游手段,却是不敢小看这几位,此时被余少游婉拒,也不敢强拜。

他正在犹豫间,余少游似被点醒:“也可,兰蔻小姐与我功力相当,若她愿意……。”

余少游话未说完,蔡兆卿只听见“功力相当”四个字,便立马单膝跪地:“请凤小姐收我为徒!”

兰蔻手足无措,不好相扶,微红着脸,看着余少游和蔡灵瑶。

余少游心知火凤殿近年子弟稀薄,声威不显,虽然自己不会坐视不理,但若能收了大司马爱子入门下,以后何愁无人来投!

蔡兆卿见凤兰蔻不置可否,索性双膝相跪。

余少游看着兰蔻,嘴角微扬,笑着点头。

收徒扩派自然是好事,只是蔡兆卿身份显赫,事发突然,兰蔻才有些许迟疑,见余少游如此暗示,自然不再推却。

“好!我便收你为徒!”兰蔻双手去扶蔡兆卿。

“谢谢师父!”

蔡兆卿并未起身,传丫鬟上茶来,双手敬给了兰蔻,这才作罢。

傍晚蔡兴林出了书房,将密奏交给近卫送入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