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据理力争

果然不出蔡兴林所料。

早朝之时,胡中杰的父亲,大司农胡长明,一直未见晋帝起议须弥山石室之事。

他主政大晋财库十几年,早就闻报过须弥山之事,昨夜听完儿子细说,若不是夜深,他几乎想直入蔡园一探究竟。

今日早朝已近午时,除一些后凉边境之事,便是不痛不痒的旧闻政事,眼见晋帝身边的老黄门令随时会喊散朝,他便再也按捺不住:

“禀陛下,臣胡长明有本启奏!”

晋帝寻声往堂下一看:“胡爱卿,大司农,大晋的财库总管,你不是要哭穷吧!”

“臣今日非但不哭穷,还要贺喜陛下!若须弥山石室开取,定能为大晋新增一半财库!”

晋帝大感意外:“须弥山?几时的事?为何无人呈报!你又因何得知!”

既然已牵出了引子,胡长明便不急不缓,将昨日余少游等人因何进了蔡园,儿子司隶校尉得知此事后,昨夜告与自己,本欲亲写奏折上呈,但闻及蔡兴林已有密奏呈报。

“大司马!密奏?”晋帝威严看向太宰张定照。

因为奏折皆由太宰粗选之后,分轻重缓急再上呈,即使是密奏,也由太宰呈报。

张定照赶紧出列禀道:“陛下,昨日奏折太多,老臣似乎看到有此一折,老臣愚昧,以为江湖流侠之言不可信,因此今日暂缓报呈!”

胡长明出列驳之:

“太宰此言差矣!十几年前我在少府职上,便知须弥山之事,如何在你这里就不可信了?

众目之下六人生擒十八名山匪,去年梧州上报扑杀后凉细作十几名,皆为昨日几名少侠所为,如何就是流侠不可信了?”

晋帝深知太宰与大司马政见相驳,密奏缓报也必在情理之中,有层层录记,瞒报却是不能。

罢了!也不深究,自后凉战事一起,本就有意复召大司马蔡兴林,奈于帝王颜面,自己迟迟未决,正好此事兴起,算是立功复用,君臣都好看!

“传!大司马蔡兴林,即刻进宫!”

堂下所有官员听得真切,陛下分明说了:大司马!蔡兴林!

胡长明心中一松:蔡兄官复原职!儿子的亲事也有望了。

原来蔡胡两家,同朝为官本就投契,早有意结为姻亲,胡中杰前几年外放磨砺,刚调回安京为司隶校尉不久,正准备提聘蔡灵瑶,就出了蔡兴林与张定照之争。

若是早有媒妁倒也罢了,但蔡兴林已成晋帝斥夺之臣,若再去提亲,那岂不是与陛下对着干?

胡中杰一心倾慕蔡灵瑶,而蔡灵瑶因为父亲之事,也暂时无人敢上门提亲,二人便被耽搁了下来。

蔡兴林闲赋几个月,今日陛下召见,一刻不敢耽搁,疾步慢跑进了宫中,已是散了早朝。

“蔡大人请随我到后殿议政厅。”

引路的是晋帝身边最亲近的黄门令太监,蔡兴林听他叫自己蔡大人,这便是一个好消息。

进了议政厅,又被带进了偏厅,蔡兴林一看,张定照及胡长明都在,还有三四位公卿大人,正在用饭。

“蔡大人,请与几位大人在此用饭,陛下在后宫午膳后,再议政厅见各位大人。”

蔡兴林拱手与几位大人见礼,和胡长明对了个眼色后坐下,并无心思饭食,但陛下赐用,多少也得吃一点。

几位大人饭后抹净了嘴,进了议政厅端坐,等候晋帝。

约一个时辰后才听到太监一声唱报:“陛下驾到!”

众人纷纷起坐躬身相迎:“臣等恭迎陛下!”

“平身!赐坐!”

大人们刚刚坐定,晋帝便拿起蔡兴林的密奏:“蔡爱卿,密奏所言可有实据?大司农早朝奏报,须弥山石室之事,十几年前便有传言!”

蔡兴林起身:“回陛下!去年确有梧州上报,鹤鸣山庄扑杀后凉细作十几名,少庄主余少游正是昨日救下臣女之人,席间报与臣下须弥山之事。”

晋帝听着连连点头,太宰张定照起身:“陛下,臣有一惑请问蔡大人!”

“讲!”

“敢问蔡大人与胡大人,既是十几年前就有报,为何今日才来提请献于皇庭?”

晋帝压手,让三位老臣坐下:“朕也想知道太宰之惑!为何?”

蔡兴林答道:“石室之财,非后凉狼族掠于一家,当年苦主四散流落,又因鹤鸣山庄与火凤殿老家主已逝,一直搁置开启,如今年久,多家苦主无一现身!”

张定照却道:“江湖流侠岂可相信?如此巨数金银献与皇庭?蔡大人莫要轻信奸人,我看先把几人投入刑部大狱,拷问之下,必能问出有何阴谋诡计!”

蔡兴林又犯了急躁,起身道:“后凉近年屡犯大晋,细作黑衣人更是数次谋夺信物,想抢先打开石室之财据为己有!”

胡长明恐怕蔡兴林又在帝前争执失仪,起身参言:“臣暂且以小人之心猜度,余少游等人为何献宝与皇庭!”

晋帝颇感兴趣:“为何?”

胡长明侃侃道:“一:江湖武派众家之财,若据为一家私有,必为九州江湖声讨围攻!二:后凉狼族紧咬不放,一块肥肉,谁吃得清静?如此看来,唯有一条路,献与皇庭受赏扬名!”

晋帝颇为动容:“合情合理!”

如此分析,众人皆服,却是不好听。

见张定照不再反驳,蔡兴林不免想要顾全余少游等人,又奏道:

“此为以小人之心合理猜度,然而臣为官数十载,不敢说识人无数,也偏差不大。

几位少侠跨州而来,并不识得被山匪劫堵轿中的小女,却出手相救,便是大义之人!席间言谈后凉细作,俱是握拳切齿,言明石室之财,可献作拒敌辎重!”

胡长明赶紧附议:“犬子身为司隶校尉,昨日与几位少侠相识后,也是佩服得紧,连声夸赞为青年才俊正直良善!”

“哦!如此说来,朕却是好奇了,倒想见上一见!”

“都在臣家中,随时可应召觐见!”

张定照见晋帝已是完全认同,蔡兴林官复大司马,自己在朝中多个对手,难免受羁绊。

若是石室之财运回,蔡兴林必是立一大功,将来万一与后凉大战,那自己被后凉捏在手中的把柄,随时被翻脸掀开。

此时张定照心中又悔又怕,万不该一时贪财贪色,必得想法早日割断与后凉细作的纠葛。

晋帝向蔡兴林下旨,明日早朝,带余少游进宫。

从议政厅出来,几位大人各怀心事,脸上却不露喜怒,出了宫门各自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