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风采卓绝

四更天时,鸣佐便来到余少游房外。

“少庄主!小廷来报!蔡大人房中已在伺候更衣……。”

“知道了!”

鸣佐从小厮手中端过热水,进房后见余少游已起榻。

“鸣佐!你说这件黛兰好还是白衫好?”

两件都是昨夜兰蔻选好的,让他今早随心挑一件。

鸣佐将面巾递到余少游手上:“白色俊朗,黛兰沉稳!”

“嘿嘿!又不是招亲,今日就别俊朗了,沉稳点好!”

梳洗完毕,余少游出房,竟见兰蔻和江安几人站在门外。

“你们干什么?起这么早?”

萧良丰搓着手:“睡不着,一夜都没安生!”

余少游甚觉温暖,心知自己进宫,几人既担心又欢喜。

“都回房吧!等我回来!”

此时小廷来请:“余公子,老爷在偏厅,等你一起用完饭,便可出府了!”

余少游与蔡兴林骑着马,缓缓走在安京的街道,天色未亮,除了两匹马蹄声和跟随的两个牵马小厮,街市并无别的行人。

走过了几条街后,离宫门越来越近,这才有三三两两着朝服的官员,慢慢的汇到了一条大道。

有隔得近的,见了蔡兴林便合手揖礼,轻声问蔡大人早,也别无它言。

也有多看余少游两眼的,因并未得蔡大人引见,他便颔首低眉,以示礼敬!

行至宫前,二人翻身下马,从青墙红门进入了皇庭!

出了宫门甬道,便是明堂,即使看不清周朝四处,余少游也感受到了宫廷的威严和广阔。

身边行走的人渐渐多了起来,脚步声伴着低声窃语,余少游跟在蔡兴林身侧,随着人流朝正殿而去。

天将拂晓,余少游转着眼珠,悄悄打量着四周,抬头便见正殿大匾上三个字:崇德宫!

余少游作为一个初次踏入皇宫的草民,环顾这雕梁画栋巍峨冷肃的大殿,似乎应该紧张一下,才配站在这皇庭之中。

然而他似乎忘记了紧张这回事,觉得这皇宫高墙,这候朝的文武,都见过似的十分熟悉,难道是在梦里来过?

“公子请随我到殿门外侧厅!候宣觐见!”

一个黄门小太监带余少游出了大殿。

文武大臣依品阶高低,分左右相列。

“陛下驾到!”

老黄门令一声唱喝后,殿内窃窃之声顿时全无。

余少游在侧厅候宣,听到满朝文武在高呼:皇帝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他差一点笑了出来,但是很奇怪,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想要笑。

好在小黄门站在厅外并未觉察,紧盯着大殿中,竖起耳朵好随时通传。

余少游闭目坐着,他得好好想想,一会儿皇帝召见,进了大殿,自己该如何应对,才不被挑衅质疑,让所有人信服。

正百无聊赖天马行空胡想着,一阵碎急的脚步进来:“公子快请!陛下宣召!”

余少游胸口一热,也不敢耽搁,腾一下站起来,理了理衣襟,紧跟着小黄门,便进了崇德殿!

远远的看见殿中高阶之上的明黄龙椅,富丽堂皇坐着晋帝,余少游微低了头上前,被左右两边近百名文武官员盯着,他只能看着光洁鱼白的大理石地面。

走在前面两步的小黄门轻声提点:“止步!跪拜!”

余少游双膝跪地,伏身高拜声音清亮:“梧州草民,余少游,拜见皇帝陛下!”

晋帝闻声便生喜欢,不急不慢,不卑不亢,看身形与年纪,与秘书监的书生相仿,此子能以一敌众扑杀后凉细作?

见满殿的文武都看着此子,晋帝也心生好奇:“抬起头来!”

余少游缓缓起身抬头,却知天子之贵不可直视,只挺直了腰身,看着晋帝龙椅之下。

大殿中轻轻发出一片啧啧嘘声。

晋帝看着余少游,却向蔡兴林问话道:

“蔡卿怕不是弄错了吧?俊朗风雅,若说他是文魁倒更可信!”

蔡兴林出列:“陛下,臣以军令担保,余少游乃是武首!”

晋帝看了一眼身边的老黄门令,老太监即刻躬身附耳过去。

“宫中禁军八品护卫,试试!”

“是!陛下!”

老太监退下,看向龙椅后帷幕里的一名禁卫:“陛下宽厚,赐禁卫亲扶余少游免跪奏对!”

禁卫从帷幕走出,老太监轻声吩咐:“按住他!试试几品身手!”

余少游见龙阶之上下来的禁卫,行步之间便能感知,此人已入化境初阶。

禁卫刚走到余少游面前,老太监唱报:“陛下赐余少游起身,免跪!”

“草民谢陛下隆恩!”

禁卫左手挽住余少游手臂,做扶持状,右手却是按在他的背胛处。

余少游刚起了单膝,正欲站立之时,便觉一股暗气压制下来。

不想发功太过,余少游只运了五分之力,毕竟在这大殿之上,若掀翻了这高品禁卫,皇家脸面难看不说,也怕使人心中怀恨。

将内气行至腰背双腿,余少游抗衡禁卫之力,假作只稍占了一分上风,将手搭在禁卫之臂,缓缓起身。

文官们不察,只道是此子蒙陛下青睐,一边的武将自是看出了端倪,暗自惊叹!

禁卫与老黄门令耳语后,退守回帷幕。

晋帝见余少游与禁卫交手面色不变,惊喜此子虽书生模样,却造诣高深,已有心纳用:

“余少游!”

“草民在!”

“你出自武派,并无功名,莫非重武轻文?”

“回陛下!草民自小也有习文,自二十年前,后凉狼族侵灭武派,草民父亲便教导,以身愿报护国志,不使蛮夷狂九州!今后凉又起狼心,草民虽在江湖,位卑未敢忘国忧,立誓渴饮狼子血!”

此时文官一侧议论之声不绝,纷纷进入了余少游耳内,皆是赞叹他形容洒脱,文采斐然!

晋帝见朝下躁动,乐得让文官再出题考较考较:“各位爱卿可是有话要问余少游?”

太宰张定照向尚书省左扑射使了个眼色,左扑射见陛下提及武派轻文之意,余少游应答却出口成章,莫不是早已将应答之话熟背?

此时得太宰指令,便立即出列,有心为难一二:

“臣近日得一上联苦思良久,今见这位公子文才出众,不知能否解得!”

蔡兴林对余少游武力自信满满,却没料到殿上会被考及学问,心里暗暗担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