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6章 天下第一神兵

林千阳点了点头,他知道林青劫的意思。

天枯神剑毕竟是天下第一神兵,就算其他人不知道,五宗那五位肯定是见过的,只要天枯神剑一现世,定然会给自己引来杀身之祸。

“当年,我们十七人手中各有一件兵器,都堪称是天下神兵,威力巨大,然而那场大战之后,除了那五个老贼的神兵没有遗落,便只有天枯神剑还在,其余的要么深埋在十万大山之中,要么遗失在哀牢崖深渊之下,也有一些或许已经被毁也不得而知!”林青劫心有感慨。

林千阳目光看向了对面的十万大山,那里永远是漆黑一片,哪怕只是凝望,都会让人产生窒息的感觉。

他连忙收回了视线!

“十万大山三百年前就已经被施了封印,毕竟那是三十万魔族大军的尸骸以及几十万人族的尸骸堆积而成的地方,煞气极重,即便三百年过去了,未入灵虚境的人直视其中,心智仍然会受影响,其次就是这哀牢崖深渊,即便是我的灵智也没办法探测到它的深度,一不小心掉下去,可能人还没有到底,身体便已被风干了!”

林千阳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想到刚刚自己还去取剑,要是没抓稳,恐怕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羿神殿在大战后百年四处搜集玄铁陨铁和各种极品炼金材料打造兵器,这些兵器虽不及当年的十七柄神兵,但是也都是一些不凡的兵器,打造出的兵器,又会通过临朝大选的方式,从各个宗门内挑选出天赋卓越的弟子,将神兵作为奖励赠予他,每年都会有这些手持神兵的弟子交替出现在千岁山或者十万大山各个方向,除了探查十万大山和千岁山的异象之外,便是为了通过这些打造出来的神兵利器感应出遗失的这十二柄神兵……”

“神兵还能相互感应?”林千阳听得一愣一愣的。

“神兵之间确实能相互感应,不过过了子时,这种感应就会受空间之力和封印之力的影响而减弱,所以一般过了子时,便不会有五宗弟子逗留了!”林青劫解释道。

“难怪……”林千阳点了点头,忽然又想到了什么,“师傅,那我手中的天枯神剑现世,不会被感应到吗?”

“这个你大可不用担心,我们十二人的残余灵力封印其间,即便是排名第二的染夜神剑现世也无法感应到天枯神剑的存在!”

“这就好!这就好!”林千阳心里稍安,末了他又多问了一句,“师傅,那他们每年都来,有没有发现过神兵?”

“还真有过,不过百年之间也就发现过一柄神兵!”

“师傅知道是哪件神兵吗?”林千阳顿时来了兴趣。

“就是排名第二的染夜神剑,他们是在哀牢崖深渊之下发现的,染夜神剑就深深插在千米之下的哀牢崖崖体之中!”

“那这柄神剑如今落入哪个宗门了呢?”林千阳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再次问了一句。

“神兵与神兵的感应是最为强烈的,五宗为了能找到更多的神兵,如今这柄染夜神剑就在距离十万大山最近的青燚宗,半月前我曾见一名女弟子携它来过!”

“难道是她?”林千阳想起了百炼山遇到的竹青黎。

“你认识?”林青劫好奇地问了一句。

“我不确定是不是她,我在百炼山见过她,当时她还出手救过我,一剑便斩杀了一头独角雷亟兽,我问过她,她就是青燚宗的弟子,名叫竹青黎!”

“哈哈,竹青黎,好名字,看来这也是冥冥中的安排呀!”林青劫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林千阳脸上顿时出现红晕,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师傅,您别开弟子玩笑,……对了,师傅,你现在只剩一点灵元封印在天枯神剑之中,为何你会知道如此多的东西?”

林千阳话锋一转,好奇地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哈哈……”林青劫也没有继续逗他,他回答道,“修为到了邪览境界之后,对这世间之事便都能洞彻,即便我只有一缕灵元封印,但是只要有人靠近,我便能探知到他们所经历之事!”

“这么厉害?”林千阳心中骇然。

“这是自然,自古修行,先凝识,识入髓海,方启灵,启灵之人窥灵婴,形灵婴而塑臆,塑臆之后而慧晤,慧晤者初近渡劫,渡世之劫,赐异魄,异魄强识生幻灵,幻灵破虚空而入青荒,入青荒而观世事览天外,谓之邪览,邪览无虞触神觉,触神觉而隐于微茫之间,万物属之,超然物外,亦虚亦实,独尊诸神!”

“那如果我遇到了那五个人,岂不是?”林千阳冒了一丝冷汗。

“这个你大可放心,待我灵元入你体内,便可将之隐去,与我有关的一切,都将无法被探查到,只是……”

“只是什么?”林千阳稍缓的心又提了起来。

“只是,我需要灵元永远沉睡,否则也会被探查到!”

“师傅,永远沉睡,这怎么可以?这不行!”林千阳顿时情绪激动起来,连忙说道。

“千阳,如今你身负重任,路漫漫其修远兮,任重而道远,我于你已经做不了什么,沉不沉睡已经不重要,再说了,这三百年来,我只知世事,却无人可道,何其寂寞,如今能遇到你,把这尘封百年的事说了出来,也算是了了心愿,这对我来说是好事,你也不必悲伤!再说了等你修炼至神觉境界之后便可以将我唤醒,那时候或许我也……”

说到这里,林青劫突然停了下来。

“师傅,您也会怎么样?”林千阳连忙追问。

“罢了罢了,那是何年何月之事了,好了,千阳,我最后再告诉你两件事,第一件你一定要记住,第二件或许会对你有帮助!”

“师傅,……”林千阳心中不忍,泪水夺眶而出。

“身为男儿,要看淡生离死别,儿女情长,我虽永远沉睡,但只要你早日入半神之躯,我亦可以再次苏醒,所以不必感伤!”

“知道了,师傅,我一定努力修炼,争取早日踏入半神之域!”林千阳擦了擦眼泪,重重点了点头。

“好,那你记住,第一件,这玄铁分为十二段,每一段之上都封印了当时十二人的修为,你需找到他们的后人,并在他们进入灵虚境后将之各自传承给他们,你记住了吗?”

“记住了,师傅,弟子一定照办!”

“好,第二件,湆浬苍山有一宫殿——冰凝寒宫,里面独居一人名叫谢雨倩,倘若遇到大难之时,你可以去找她,你只要提林青劫三个字,她必定会帮你!但是冰凝宫之外有封印隔绝,即便是邪览巅峰境强者也不能打破,唯有苍山北坡的断崖处可以进入,你务必牢记!”

“师傅之言,不敢忘!”

“好了,千阳,我要说的都说完了,有部分记忆会随我灵元入你体后传达于你,或许会有一些你感兴趣,也会有一些对你有帮助的,不过你需快速记下,无用之时断不可有半分关于这些记忆的痕迹!”

“师傅,弟子谨遵叮嘱!”

“千阳,那就该说再见了!我会等你好消息!”

林青劫最后一个声音传来,天枯神剑表面便出现了一丝暗红之光,紧接着,一颗赤红之元丹浮了出来,它围着林千阳转了一圈后,停在了林千阳眼前,林千阳伸出手,它便飞入了他的手中,只停留了片刻,它便一下没入了林千阳丹田之内。

“师傅,你安心沉睡吧!弟子一定会替你完成使命。”林千阳紧握玄铁尺,表情也变得更加坚定了起来。

接着他看了一眼手中的玄铁尺,“天枯神剑,今后你便以玄铁黑尺之名,随我一起,去闯一闯这夷阳大陆的修真界吧!”林千阳回头,目光朝着青燚宗方向看了过去,胸中热血翻滚,言语间透着几分壮志凌云之气。

天枯神剑似乎感应到了他的情绪,竟微微颤动了一下。

林千阳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笑意,内心的信心也更强烈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