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宾馆失窃事件

小姑娘一脸疑惑的问道:“微什么啊?”

“没什么。”刘洋摇了摇头,而后笑道:“对了,方便告诉一下您的名字吗?”

“啊!”

小姑娘顿时愣住了。

他问我叫什么名字,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他想要追求我。

可我们刚第一次见面啊,况且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不愿意告诉就算了,你就当我没问。”见小姑娘始终没有开口,刘洋淡淡的说道。

“不不不,我愿意。”小姑娘连忙道,而后她好像意识到自己太热情了,又接着说:“不是,我不愿……,也不是,我的意思是,我,我叫王思慧。”

小姑娘说完,直接捂着脸跑开了,仿佛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刘洋看着小姑娘的背影,只觉得这个年代的小姑娘太单纯了。

“王思慧,呵呵,名字倒是不错,可比什么芬啊,秀啊,玲啊的好听多了。”

刘洋嘴中咂摸了两句后,就脱了衣服,进入洗手间,开始洗起了澡。

洗完澡后,刘洋就躺在床上,看起了电视。

此时,彩色的电视机中,正在播放罗大佑的经典歌曲《童年》。

听着那熟悉的歌词,熟悉的旋律,刘洋也不由自主的开始跟着唱了起来。

既然已经来到了这个年代,刘洋也就开始享受着这个年代所独有的气息。

转眼之间,就到了晚上。

刘洋有些饿了,他索性锁上房门,离开了房间。

来到前台的时候,刘洋本来准备跟王思慧聊聊天的,可没想到前台却是换了个人。

尽管那也是一个年轻的女孩,长得也算得上是漂亮。

但只一眼,刘洋就有一种感觉,这个女孩绝对不好相处。

既然不好相处,那自然就别相处了。

刘洋离开大富豪后,就在附近找了个餐馆。

虽然只有一个人,但刘洋还是喝了一些酒。

没办法,上辈子喝习惯了。

半个小时后,略微有些醉意的刘洋,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脱了衣裤,躺在床上,再次打开电视,可是没看多久,刘洋就觉得眼皮在打架。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迷迷糊糊间,刘洋听见了一阵敲门声。

他慢慢的睁开眼睛,发现外面的阳光已经十分充足了。

“谁啊?大早上的就敲门。”虽然对方并不算打扰了刘洋的好梦,可大早上的就被敲门,他依旧觉得有些烦躁。

“洋哥,是我,您还没起来呢。”门外,响起了张天军的笑声。

刘洋一怔,张天军居然来的这么早,现在几点了啊。

他想要找自己的表,却是发现昨天晚上放在床头的全钢手表,不见了。

紧接着,刘洋发现自己昨天新买的衣服也不见了。

随后,刘洋的脸色刷的一下子就变了。

一套新买的衣服不算什么,一块手表也不算什么。

可既然衣服都没了,那自己衣服兜里的钱,对方也是断然不会给自己留着了。

那可是自己发家致富的本钱啊!

“洋哥,怎么了?开门啊。”门外,张天军的声音再次响起。

刘洋阴着脸来到门口,打开了门。

本来一脸笑意的张天军见到刘洋阴沉着的脸,瞬间就收起了笑意:“洋哥,发生什么事了?”

“啊!”

让刘洋意外的是,门外不仅仅有张天军,还有王思慧。

王思慧见刘洋只穿了个小裤裤,顿时尖叫一声,捂住了眼睛。

“昨天晚上进贼了。”刘洋面无表情的说道。

张天军和王思慧听到这话全都是一愣。

“丢什么了?”张天军连忙问道。

王思慧没说话,脸色,却是刷的一下子白了。

刘洋没有回答张天军的问题,但是双眼,却直勾勾的盯着王思慧。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自己刚才说进贼了,王思慧的脸上,瞬间就出现了慌乱的表情。

直觉告诉他,这次失窃事件,跟眼前这个纯真的小姑娘有关。

张天军作为一个侦察兵,很快也察觉到了王思慧的异常。

他声音冰冷的问道:“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我,我不知道。”王思慧瞬间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而后转身就要离开。

可张天军却是一把抓住王思慧,瞬间就将他拽进了房间中,而后果断的关上了门。

“你,你们要干什么?昨天晚上都不是我值班,我是今天早上才来的,绝对不是我偷的。”王思慧现在是既害怕又紧张。

刘洋盯着王思慧的双眼,缓缓的说道:“我没说是你偷的,可我这里失窃了,你好像很慌啊。”

“有,有吗?没有,我没慌啊!”王思慧苦笑了一下,双眼却是不敢直视刘洋。

就在这时,张天军开口道:“洋哥,你丢了多少钱?”

“大概四千左右。”

“四千块钱,绝对算得上是数额特别巨大了,根据我国法律,盗窃金额特别巨大的,将会判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张天军死死地盯着王思慧。

“我是燕京来的,是代表公司来你们这里考察,就在昨天,我们刚刚见过市里的相关人员,可没想到夜间我就失窃了,你说这件事情要是让市里的相关人员知道,肯定会大发雷霆吧。”刘洋紧跟着补充道。

“刚才我检查了一下,这里的门窗完好无损,而且这里是二楼,所以我可以断定,窃贼一定是从正门进来的,他百分之百有这里的钥匙。”

趁着刘洋说话的功夫,张天军已经检查完了房间中的门窗。

所以,相比于刘洋的胡说八道,张天军说的没有半点虚假。

“呜呜呜,我,我知道是谁偷得,但是你们能不能不要抓他们,他们也只是被逼无奈而已。”已经崩溃了的王思慧,瞬间就大哭了起来。

见此,刘洋和张天军对视一眼,两个人全都松了一口气。

不久后,刘洋道:“别哭了,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钱是谁拿的?”

“你们能不能放他们一马,他们真的是好人,他们这么做,也的确是被逼无奈。”

王思慧抽噎了一下,可怜兮兮的哀求道。

刘洋沉默了一下,说道:“我的目的是找回钱,只要我的钱一分不少,我可以答应你,不报警。”

对于刘洋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把钱找回来,至于其他的,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