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秦连义,又是秦连义!

他们看了一眼后视镜,猛然之间汗毛炸立!

在他们得到身后也同样紧跟着八辆军用越野车,整容阵阵齐齐不留一丝缝隙。

而在他们的头顶,三个直升分机,正由远至近的驶来。

机车头领蒙了,呐呐的说道:“什么情况?哪里来的那么多军用越野!擦踏马的,直升飞机平时能看见一架就不错了,这特么怎么有三架!”

机车头领心中隐隐有些不安,还没等他回过神来,秦风的直升飞机就到了。

秦风的手里拿着一个大喇叭,对着机车狂徒们喊道:“停车,这是命令!”

“玛德!”机车头领怒骂了一声,抬头看了一眼半空之中的秦风。

猎猎飓风将他的风衣吹起,刚毅的脸上带着怒意,一双眼紧紧的盯着自己,犹如被一只猎豹盯上,让机车头领头皮发麻。

秦风这样的架势,弄的机车头领心虚不知,可嘴上还是不服输的说道:“秦风,你有胆就特么下来!别特么跟一个裤衩子一样挂在半空中,你以为你是谁啊,特么的还搞的跟天神下凡一样!”

秦风冷冷的说道:“二次警告,停车,这是命令!”

“命你麻痹的令!”

机车头领再次加速,秦风放下了手里的喇叭,就在机车头领以为秦风拿自己没辙了的时候,“噗”的一声轻响,在他身边的一个机车狂徒,身体突然就瘫倒了下去。

“滋啦——”

机车倒地之后,在地上划出刺耳的声音和一大片的火花,最后撞到了路边,而那个机车狂徒,则因为中了麻醉针而晕死了过去。

这一幕吓得机车头领脸色苍白,车速不由自主的就慢了下来。

可就是速度一慢下来,又是“噗”一声,另一个机车狂徒也紧跟着倒地。

机车头领见状,心中一慌,可只要一想到秦连义的交代,他便牙齿一咬,脸上凸起了一块横肉,对着秦风说道:“秦风,你以为我们拖着这两个狗东西,是为了等你来救的吗?错了!!我们是为了要当着你的面,杀了他们!”

他这么说着,按下了手里的机关,那原本承载着修罗和阎肃二人的滑板猛然脱落,这二人的身体,顷刻之间和大地摩擦,只是瞬间,地面上便肉眼可见的,拖出了十几米血痕!

秦风见状双霎时间通红,直接从半空之中一跃而下,犹如猛虎扑食,冲着那机车头领就扑了过去!

“碰!”的一声巨响,秦风从天而降,伸出一脚就将那机车头领给踹飞了出去,机车头领直接被秦风一脚踹飞,在半空之中尖叫出声。

机车少了人的掌控,就像是一只脱缰的野马。

秦风脸色一寒,气沉丹田,“咔嚓”几声脆响,他脚下的地面已龟裂,竟是硬生生的以自己的血肉之躯,强迫那机车停了下来!

身后的军士见王将大人已将阎肃和修罗救回,立马将手里的麻醉针激射了出去,将所有的机车狂徒放倒,整个机车队宣告落败。

阎肃和修罗的后背已血肉模糊,二人躺在地上,已经是有出气没进气了。

秦风红着眼睛,将自己的两个兄弟扶了起来,看着他们身上的伤痕,对贪狼说道:“立马安排治疗。”

这次的情况紧急,跟随着的军士之中有军医,就地就给这二人包扎了起来。

阎肃虽意识模糊,眼前发黑,但他还是强撑着拉了一下秦风的衣袖,说道:“老大,今日你走之后,我对那跟踪你的三个家族起了疑心,深入调查之后发现,他们都和秦连义有联系,老大……你要,小心。”

阎肃说完这句话,就疼晕了过去。

秦风眼睛通红。

秦连义,又是秦连义!

他吩咐贪狼将二人送去军区医院,给他们最好的治疗之后,就陷入了沉思。

贪狼领命,站在秦风的身边低声说道:“对不起大人,这次是我疏忽了。”

他作为秦风身边的“第一执行人”,和秦风最接近,在负责秦风的饮食起居上,安全也是第一要务。

可是现在,就在秦风的眼皮子地下,秦风的两个兄弟,竟被秦连义这样的市井刁民给绑了去。

这绝对是他贪狼的失职!

秦风淡淡的说道:“五十军棍。”

“是!”

“不过在这之前。”秦风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他的语气蓦然变得冰冷,“你要先跟我一起审判秦连义!”

安排好了一切,秦风便开着车,在路边的花店买了一朵白色的小雏菊,别在了胸前,慢悠悠的将车开到了平南市的子衿墓园。

他的母亲原漠然就埋葬在这里。

秦风带着悲戚的心情,来到自己母亲的坟前跪下。

将胸前的白色雏菊轻轻的放到母亲的坟前,秦风轻声说道:“妈,我来看你了。”

秦风看着墓碑上,自己母亲那清秀的脸庞,他的眼圈红了,“在六年前辜负你的那个男人,现在瘫痪在床,也算是罪有应得。秦连义狼子野心,六年前害你身死,儿子不孝,今天才终于有机会为你报仇。”

秦风永远也忘不了,自己的母亲因为被秦连义叫来的人殴打,最后只能在自己的怀里,口吐鲜血痛苦死去。

那满手满眼的红,似乎让秦风如今的视野内也充满了一片的猩红,最后只能化成了一腔悲愤“碰”的一拳砸向了地面。

“妈,我这就将那个罪人,带到你的坟前,让他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秦风拨通了贪狼的电话,冷声说道:“将在平南市的所有秦家人,都带到子衿墓园。”

“是!”

现在在平南市的秦家人,只有秦志峰,秦连义,秦老太君,和秦连义的母亲白菲菲,这四个人。

当他们被贪狼押送到子衿墓园的时候,还是满脸的疑惑。

贪狼没有回答,当看见秦风跪在自己母亲坟前的时候,连忙小跑到秦风的身边,“噗通”一声竟也跟着跪了下去,跟在他身后的军士们见贪狼跪了,也立马跟着跪倒在地。

整整齐齐的两排军士,对着一个小巧的孤坟下跪,这诡异的一幕,让秦连义的心中极其的不舒服,当他看见跪在坟墓前的秦风的时候,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