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可及浑身骨裂万分之一?

这墓园秦家的人都不认识,可秦风他们都认识。

秦家六年前赶出去的那条狗,今天竟然带着一整个军队,将他们秦家,如今在平南市的所有人,都给押了过来!

而且,更加诡异的是,这整个军队,竟跟着秦风,对着那小巧的孤坟下跪!

看着跪在自己母亲的坟墓前,已经身体笔直的秦风,秦老太君最先发言。

她指着秦风怒骂道:“秦风,你这个杂种!几天前我就听说,这少将因为得过你的救命之恩,所以送了你一栋别墅,没想到你非但不知足,竟然还利用这个少将来对付我们!你当真是好大的狗胆!”

“你们到现在,也只是认为,贪狼帮助我,是因为我对他有救命之恩?”秦风缓缓的站起了身,对着秦老太君冷笑着说道:“秦老太君,您精明了一辈子,怎么大难临头了反而糊涂了?”

秦老太君冷笑一声,说道:“我是老糊涂了,就是因为我老糊涂了,才会想着让你爹和你妈把你给生下来!”

“呵!”秦风抬眼,眼睛之中满是血丝,“当初若不是你从中作梗,给我妈下了药,我妈身为原家大小姐,又怎么可能和我爹在一起!”

秦风闪身来到了秦老太君的面前,冷声说道:“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原家耐京都王城顶流家族,又岂会看上这平南市内小小的秦家!秦老太君,最该给我妈磕头下跪的,应该是你!”

秦老太君闻言脸色大变,看着秦风颤颤巍巍的说道:“你都知道了?”

秦风冷笑了一下,说道:“贪狼。”

“属下在!”

“让她跪在我妈的坟前,跪下!”

“是!”

贪狼提着秦老太君,将她硬生生的按跪在秦风母亲的墓前。

直到跪倒了原默然的坟墓前,秦老太军依旧没有想明白,之前传的神乎其神的拍下滕王阁的少将,会对秦风自称为“属下”!

她一双老眼之中满是疑惑,心中想着,这两个人的身份,是不是弄反了?

秦风冷眼看着秦老太君,冷声说道:“没有我的允许,不要让她起身。”

他冰冷的目光扫视着秦家剩下的三个人,秦志峰根本就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可是看见贪狼对秦风言听计从,他脚下一软“噗通”一声跪了下去,手脚并用的爬到了秦风母亲的墓前,一边爬还一边说道:“我跪下,我跪下,秦风你看见了,我下跪了,你不用强迫我,我自己就跪下了。”

这秦志峰,明显是被秦风给打怕了。

秦连义看他这副怂样子,脸上挑起了一丝嘲讽的笑意。

秦风慢悠悠的站在了他的面前,冷声说道:“秦连义,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跪在我的面前磕头认错,我可以考虑对你从轻发落。”

秦连义冷哼了一声,淡淡的说道:“秦风,说好听点你是我弟弟,说难听点,你就是我爹一夜风流生下的杂种,一个杂种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叽叽歪歪!该跪下的应该是你!狗东西!”

秦风冷笑了一下,他扭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腕,说道:“秦连义,我给过你机会了。”

“哈哈哈!”闻言,秦连义的眼睛竟然也红了,他张狂大笑的对秦风说道:“机会?你特么以为你是谁?王将大人吗?!你怕是不知道吧?你妈就是一个表子!如果不是因为她勾引我的爹,我妈又什么会被秦君啸那个畜生冷落!你有没有想过!你才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应该出现的杂种!”

“呵!”

秦风冷笑了一下,手掌快如闪电的捏起了秦连义的手腕,轻轻一抖,巧劲通过他的手腕传递到了秦连义的手臂上。

“咔咔咔——”

密集的“咔咔”声响起,秦连义的手臂,在瞬息之间断为数节,单是骨头碎裂的声音,就让人头皮发麻。

秦连义似乎愣了一下,可下一秒,便是深入骨髓一样的痛苦袭来。

“额啊啊啊——”

响彻云霄的惨叫声回荡在整个墓园,让原本冷静幽深的墓园变得惊悚恐怖了起来。

秦风根本就没有就此绕过秦连义的打算,伸手一掌“碰”的一声拍向了秦连义的胸口,又是“咔咔”数声。

“噗——”

秦连义一口鲜血喷涌而出,秦风侧身,让那鲜兜头就浇到了秦老太君的头上。

秦老太君似乎被这血腥的一幕瞎蒙了,直接双眼一番晕了过去。

秦风的力道掌控的很好,让秦连义痛不欲生的同时,又让他不至于晕过去。

他怒吼道:“秦连义,六年前,就是你找来的小混子,将我妈身上的骨头打碎,今天,我便让你百倍偿还!”

秦风一边说着,一边殴打着秦连义,可秦连义却还是哈哈大笑,“秦风,你疯了!你就是一个疯子!你就算是打死我,那也是我赚了!”

秦风双目通红,他伸手一章将秦连义给拍飞了出去。

“噗——”

秦连义到飞出去了七八米,身体砸在了一颗树上才停了下来,嘴里一口鲜血喷出,只一下就被秦风给打的又出气没了进气!

秦风双手插袋,一步一步的走向秦连义,他低着头,将眼中嗜血的光芒全部隐藏。

秦连义见秦风步步逼近,身体少见的瑟缩了一下,浑身已疼到麻木,原本还算俊朗的脸,已经疼痛而变得扭曲,额头上的冷汗一大滴一大滴的低落,嘴唇苍白,却还是不服输的说道:“秦风,你以为你是谁?身后靠着贪狼这个战神,就觉得自己飞黄腾达化成神龙了?秦风,你不要忘了,不管你今天再怎么嚣张,你也是我秦家不要的一条狗!”

秦风在秦连义的面前站定,看着他那一张扭曲的脸,抬起脚狠狠的朝着秦连义的一根小指踩了过去。

“啊——”

骨头破碎的声音细细密密的响起,秦风踩着秦连义的手指,在地上研磨者,丝丝鲜血从他的脚下渗了出来。

“秦连义,我问你,你这小指粉碎的疼痛,可及浑身骨裂疼痛的万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