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疯子,恶魔

秦连义已经疼的说不出话,他只能恶狠狠的等着秦风。

秦风冷笑了一下,再一次碾动了脚掌,淡淡的说道:“不及。我生母身死之时,浑身骨裂痛不欲生,最后在我怀中生生疼死。秦连义,你罪不可赦。”

“哈哈哈!”秦连义嘴边带血哈哈大笑,对着秦风说道,“秦风,都说了,那是那个表子活该!”

秦风眼睛蓦然一寒,再次抬起了脚,向秦连义的第二根手指踩去。

“啊——”

惨叫划破云霄。

秦风说道:“秦连义,这次的疼痛,可有浑身皮开肉绽每日朝不保夕,穷苦折磨生不如死来的痛苦?”

秦连义的脸上越是狰狞,就越是凸显的秦风的平静。

秦风淡淡的说道:“你不痛,因为你就是一个恶魔。李云熙的父母哪里得罪你了,就是因为李云熙是我的妻子,你就要把他们丢进贫民窟,每日受尽侮辱折磨?”

“李云熙那个表子,就和你妈一样!”秦连义脸上狰狞的说道:“明明就是一个离不开男人的臭表子,每天还装什么圣洁,我明明比你强那么多,她竟然都不愿意让我玩,那么好,老子就毁了他们!还有你,秦风,你以为你折磨我,你就是在替他们报仇?!你错了!你折磨我,不过是因为,你疯了!”

“我是疯子。”秦风的眼神终于平静了下来,他的语气毫无起伏,“你是恶魔。”

秦风再次抬起了脚,将秦连义的十指全部碾碎,惨叫声是一声接着一声,从凄厉到薄弱,从痛苦的嚎叫,到痛到终于一句话都说不出口,秦连义终于是屈服了。

他痛的浑身颤抖,想要抬手求饶,可他的双臂已毁,根本没有办分力气。

秦风见秦连义已半死不活,蹲下身,对他说道:“秦连义,你应该听说过我华夏北境的黑狱之城吧?”

秦连义惊恐的瞪大了眼睛,看着秦风,眼睛瞪的像两个铃铛,连连摇头。

秦风冷笑了一声,说道:“我不杀你,我只会把你丢进黑狱之城之中,让里面的恶人来慢慢磨你。秦连义,你很快就会知道,什么叫恶人自有恶人磨。”

“你难道……”秦连义已经声音沙哑,秦风的话让他额头上的冷汗,细细密密的又布满了一成,他看着秦风连连摇头,说道:“不,这不可能,北境的黑狱之城,隶属于王将大人,你只是我秦家六年前就不要的一条狗,你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调的动黑狱之城?”

秦风冷笑了一下,说道:“这还不是多亏你六年前,将我丢进了战乱之地。”

秦连义的脸色霎时之间变得毫无血色,他看着秦风连连摇头。

他的灵魂似乎在这一刻飞出了体外。

秦风是王将大人?

秦风竟然是封号为“王”的唯一的帝国王将!

这特么怎么可能?!

秦连义被这一个消息打击的浑身打颤,就连牙齿都在“咯咯”作响,看着秦风,就如同看向了一座深不可测的大山。

秦风淡淡的站起身,淡漠的看着他,就像是在看一句没有生命的躯体。

秦连义幡然醒悟,他身体前倾,蠕动的爬到了秦风的脚边,竭尽全力,大声喊道:“秦风我们是兄弟!我们拥有同一个爹,你不能这么对我!秦风,我是你哥!我们都是秦家的人,我们是一体的!我们应该互帮互助!”

秦风不再搭理秦连义,转而对下属说道:“把他拖下去,按我说的做。”

“是!”

两个军士跑过来架起了已经浑身瘫软的秦连义,可秦风却轻轻摇了摇头,说道:“你们难道忘记阎肃和修罗了吗!记住,把他给‘拖’下去!”

军士领悟,拿来了一根麻绳,帮助了秦连义的双脚,就像是在拖一个麻袋一样,将秦连义整个人放在地上拖行,一路划出一道道血痕。

秦连义见事态已经无法挽回,他突然大声喊道:“秦风,我敢打包票,你会后悔的!你敢这么对我,你将永远救不了李云熙!哪怕你拥有再高的地位,就算是你站在世界的顶峰,我话放在这里了,你绝对救不了她!”

秦风的双眼蓦然一寒,手指在身侧紧握,冷冷一笑,将秦连义的话抛到了脑后。

李云熙的解药已有了眉目,哪怕翻遍世界,他秦风也定能救的了李云熙!

秦连义被拖下去之后,秦风淡淡的走到了白菲菲的面前,白菲菲只是看了一眼秦风,便低下头,乖乖的在秦风母亲的坟前轻巧跪下。

秦风冷哼了一声,看着白菲菲的背影,他突然想到阎肃昏迷之前对他说的话。

原家、雀家、白家都和秦连义有过联系。

白菲菲,白家。

这个女人,看来并不简单。

天空阴沉,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晕过去的秦老太君,因为这微凉的凉意醒了过来,她一醒过来就朝着秦风扑了过来,却被站在秦风两旁的军士给拦了下来。

秦老太君见自己根本碰不到秦风,只好辱骂道:“秦风,你这个畜生!不尊老爱幼也就算了,竟然还残害你自己的大哥!连义呢?我们家连义呢?你把他怎么样了!你把他还给我!”

秦风冷冷的看着秦老太君撒泼打滚,冷哼一声甩手离去。

秦老太君看着秦风的背影,叫骂道:“秦风,你给我等着!你害我连义孙儿,我一定饶不了你!”

秦风从墓园出来之后,就回到了滕王阁。

滕王阁内的家具因为拍摄小组的入驻遭受到了破坏,唐于曼心中不平,正在找景王府的物业理论。

隔了大老远就可以听见,唐于曼的大嗓门,在和景王府的物业经理陶乐争吵的声音。

唐于曼说道:“滕王阁几天前就被我们给拍卖了下来,你们凭什么还要让拍摄小组进我们的房子里搞破坏?就算是你们和他们签了拍摄合同,你们是不是应该把我们滕王阁李的家具给换一套啊!现在搞的破破烂烂的,你让我们怎么住!”

陶乐冷笑一声,说道:“那滕王阁你是买下来的吗?那滕王阁明明是一个少将花了两亿六千万买下来的,和你有半毛钱关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