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无理索要

李家大院只是一个院子,不管是空间的大小,还是建筑设计上,都是比不上滕王阁的。

虽然滕王阁内的家具还没有更新,但是李老太太看着那么大的一栋别墅,心中不免还是泛起了酸水。

如果不是因为秦风挑事,先打死了她最疼的儿子李涛,李海帆就不会被王将大人抓住!

李老太太手里的拐杖重重一顿,从鼻子里发出了一声冷哼,对着李洪川说道:“作为我的儿子,你是不是应该表示什么?”

李洪川额头上的冷汗立马就流了下来,他点头哈腰的说道:“那是自然的,妈,你要是喜欢,可以和李飞一起搬进来住。”

李洪川的这句话,不仅让唐于曼愣了一下,也让李云熙的脸上霎时之间变得苍白。

她哆嗦着嘴唇说道:“爸,难道你忘记,奶奶是怎么对玲玲的吗?”

“哼。”李老太太冷哼了一声,沉声说道:“你们想要让我和你们住一起,别说你们不愿意,我这个老太婆也是不愿意的,我的意思是,要让你们从这里搬出去!以后,这滕王阁,就是我老太婆的了!”

李老太太的话,让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生硬无比,就连一向随着她的李洪川,脸色也变得不好看了起来,他生硬的说道:“妈,这滕王阁是别人赠送给李云熙的东西,我没有做主的权利。”

李老太太的拐杖在地板上重重的一顿,沉声说道:“李洪川!你还是不是我生的!你就这么跟你亲生母亲说话的吗!”

这一声怒吼,让李洪川顿时没了脾气,立马软了下来,说道:“妈,你肯定是我的亲妈,但是这房子它本身就不是我的啊!”

李老太太不依不饶的说道:“这房子是李云熙的,李云熙是你的女儿,那这房子就是你的!现在妈找你要,你给是不给!”

秦风端着饭菜从厨房李出来,听见的就是李老太太这声怒骂,他将饭菜摆放在桌上,淡淡的说道:“李老太太,树无皮不活,人没皮无敌,这滕王阁是云熙的,那就一辈子是属于她的!”

李老太太被秦风一句话气的上气不接下气,她指着秦风怒骂道:“这是我李家的事,你这个姓秦的狗东西少参合!”

秦风牵起了李云熙的小手,说道:“你要火祭秦玲玲的时候,怎么就从没想到,云熙是你李家的人?”

一句话怼的李老太太哑口无言,秦玲玲一冒头,看见李老太太和李飞来了,竟吓的大哭了起来,指着他们说道:“爸爸,这两个人经常欺负我!那个老巫婆好凶,以前从来都不给玲玲饭吃,那个小男孩更可恶,经常放狗咬玲玲,爸爸!玲玲怕!呜呜!”

孩子的痛哭让秦风的心脏一缩,连忙将秦玲玲给抱在了怀里,一边安慰她一边对李老太太说道:“你听见了,我女儿不喜欢你!滚!”

“滚”这个字一出,李老太太顿时浑身一抖,指着秦风怒骂道:“秦风,你这是狗改不了吃屎了是吧!我可是你的长辈,你必须要尊老爱幼!我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婆,你有什么资格让我滚?!”

眼见着二人吵得不可开交,李洪川站了出来,他挡在了秦风的面前,对秦风说道:“秦风!你怎么说话的!就算是她做了再不对的事,她始终都是云熙的奶奶!”

“那爸的意思,就是要将这滕王阁,拱手让人了?”

秦风一句话,就让李洪川沉默了,他原本高昂的头,也因为这句话垂了下来,好半天才说道:“这房子是虽然是云熙的,但我妈毕竟是我妈!”

秦风冷笑的说道:“我说过,下不为例。”

他周身的气势开始节节攀升, 房间内的温度似乎都下降了好几度,秦风一步一步的朝着李老太太走出,伸出一手,单手直接抓着李老太太的后领,就将她给提了起来。

李老太太双脚离地,四肢还不停在半空之中舞动,一边挣扎一边骂道:“秦风,你这个狗东西,你要把我干什么!我不要忘了,我是你的长辈!我是你奶奶!”

秦风一言不发,提着李老太太伸手一甩,直接将她给丢出了门外,只剩下一个李飞呆呆的站在房内,看着秦风瑟瑟发抖。

秦风抱着秦玲玲,对秦玲玲说道:“玲玲,就是这个家伙老是放狗咬你对不对?”

秦玲玲的眼睛之中还含着泪花,忙不迭送的点了点头。

秦风见状冷冷一笑,再次抬手,提着李飞就直接朝着后院走去,李飞吓的哇哇大哭,一边哭还一边说道:“你放我下来!你放我下来!你再不放我下来,我就告诉我家里人,让他们弄死你!你这个狗东西,你就是我们家的耻辱!”

秦风根本就不搭理这个小屁孩,而是直接将李飞丢进了滕王阁的后院。

在滕王阁的后院里,养着两只狼狗,站起来足有一人多高,秦风直接将李飞丢入了后面就抱着秦玲玲就地坐了下来,将秦玲玲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秦风笑着说道:“玲玲,我们一起看恶狗逗人渣。”

秦玲玲看着狼狗追着李飞满院乱跑,破涕为笑,一边笑还一边拍手,“哈哈哈,太好玩了!爸爸你真棒!”

秦风微微一笑,看向李飞的目光却充满了冰冷,他柔声对秦玲玲说道:“玲玲开心就好。”

李飞被狼狗给吓得尿了裤子,一边跑一边喊道:“哇——奶奶救命啊!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欺负秦玲玲了!放过我吧!我真的知道错了啊!”

他的哀嚎引来了李洪川。

他拖着一条断腿,一瘸一拐的来到了后院,当看见这一幕的时候,恨不得上前去扇秦风的耳光,可当他的目光和秦风接触的时候,整个人就是一愣。

秦风眼神里的冰冷,让李洪川抬起的手,又缓缓的放了下来,最终选择了轻声细语的说道:“秦风,李飞还小,他只比秦玲玲大两岁,还是个孩子啊!你干什么要用这种办法对付他?你还是不是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