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季明,待定

夜里十点。

江城郊区,宁家内。

宁天河拿着股份转让合同出去后,宁文彬看着宁浅韵手机里,多出来得到五千万的巨款,开心的合不拢嘴。

就连梵秋菊也伸出手指头,指着手机里的零,一个一个得到数着,“个十百千万……天啊,五千万,我从来没见过那么多的钱!”

宁文彬也嘿嘿一笑,虽然对秦无道的做法还有戏而不满,但是当看见那么多钱的时候,心中的那些不满也就烟消云散了。

秦无道站在宁文彬的身后,说道:“浅韵,你给爸妈转个两百万吧。”说完这句话,他又对宁文彬夫妇说道:“爸妈,这件事可不能让宁浅梦知道,不然的话,她肯定会找借口找你们要钱的。”

二老一时之间沉默了。没有同意秦无道的话,也没有去反对。

秦无道微微一笑,说道:“我出去一趟。老婆,你看一看市里面有没有合适的小区,思思明年就上学了,我们要买一套房子,好方便接她上下学,这里毕竟太偏了。”

秦无道出门之后,就进入了市区的一家酒吧。

刚一进门,一眼就看见坐在卡座李的柳珊怡。

他微微一笑,上前说道:“这么晚了还约我出来喝酒,遇见不开心的事了?”

柳珊怡见到秦无道来了,眼睛里面就像是又星星在闪,连忙将他迎了过来,问道:“哇,你居然真的能出来呀,你老婆不管你嘛?”

秦无道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感情这种东西是需要双方互相信任的,她信任我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

柳珊怡递给了秦无道一瓶啤酒,笑着说道:“你这种心态能够保持到现在还真是不简单,明晚有一个小范围的同学聚会,你去吗?”

“不去。”

都是一群势利眼的同学,没什么好见的。

秦无道斩钉截铁的拒绝,倒是让柳珊怡微微撇了撇嘴,说道:“那既然你不去,我也不去了。”

柳珊怡正准备重新找个话题,秦无道的手机响了。

接通之后,修罗的声音传了过来,“秦爷,我是修罗,找的石爷要的您的电话号码,没打扰到您吧?”

“有屁快放!”

秦无道略显不满的声音让修罗的声音明显带上了颤音,“是这样的,我名下新开了一个海鲜店,想着要孝敬您老人家,所以想要过户到您的名下,您什么都不需要操心,那家店的所有收益都是您的!”

秦无道沉默了。

这个修罗只是被石红旗给点了这么一次,就能够这么上道,怪不得能够在江城的地下势力之中混的风声水起。

见秦无道半天不回答,修罗着急了,连忙说道:“秦爷,您看……”

“可以。”秦无道说道。

修罗连忙笑着说道:“那我现在就把合同给您送到家里去?”

思思早就已经睡下了,修罗现在过去岂不是打扰到了她?

秦无道说道:“你送到蓝调酒吧,我在这喝酒。”

秦无道挂掉电话,转头就看见柳珊怡正在用审视的目光看着他。

秦无道有些无奈,说道:“有什么话你可以直说,这样磨磨唧唧的,可一点都不像你。”

柳珊怡抿了一下嘴巴,叹声说道:“这次小范围的聚会,是咱们高中时候的班长组织的,他给我的名单上,有季明的名字。”

听到这个名字,秦无道的脸色一寒,脸色立马就拉了下来,抑制住狂跳的心,秦无道冷声说道:“柳珊怡,你应该知道我的脾气。有些话,谁都不能在我面前说。哪怕是你也不行!更何况,拿逝去的人开玩笑,你觉得很好笑吗!”

秦无道的反应和语气将柳珊怡给吓到了,连忙说道:“你别这样!是班长发给我的名单,季明的名字后面写着‘待定’两个字,就这件事我还特地打电话过去骂了他一通,但你知道他怎么说的吗……”

秦无道的眉头皱了起来。

季明是他小时候很好的玩伴,从小到大最好的兄弟。

可是高中的时候,季明得了重病。随后的某一天,季明不告而别。

这件事,也就和自己的父母一样,成了他心中永远的一块不轻易被人触碰的地方。

柳珊怡叹了一口气,说道:“班长说,季明还活着。”

“你,再说一遍。”

秦无道的眼睛冰冷,吓得柳珊怡瑟缩了一下,连忙支支吾吾的书记到:“是……是班长这么说的!”

一时之间,秦无道激动的站起了身,来回踱步了许久,才最柳珊怡说道:“给我季明的电话号码。”

这个从小到大的兄弟,帮助他太多太多了,哪怕到现在,秦无道也会偶然想起他。

柳珊怡被秦无道吓的眼眶泛红,眼睛之中泪花点点,“你那么凶干什么!”

秦无道连忙将自己的心情安抚了下来,说道:“不好意思,我是太激动了。”

“哼。”柳珊怡噘着嘴巴冷哼了一声,可看着秦无道那么激动,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班长也是两天前接到季明的电话的,是一个国际长途,班长也就随口提了一句聚会的事,季明说会去参加,就这些。”

秦无道深吸了一口气,国际长途,他出国了?季明,真的好活着吗……

将自己跳动的心安抚下来,秦无道沉声说道:“好,同学聚会,我会去的。”

“哟,哪里来的那么漂亮的一个大美妞?可以给我你的电话吗?”

旁边突然响起了一个流里流气的声音,一个青年拿着一瓶酒出现在了柳珊怡的身后,脸上洋溢着邪气的笑容,一头黄色的短发,衬的他皮肤雪白。

柳珊怡的脸上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说道:“你们有完没完!什么玩意真心话大冒险,刚刚不是因为跟你们明确的说了吗?就算你们是在玩游戏,也不要打扰到我!请你离开!”

那青年闻言,脸色有些不好看,可还是不依不饶的说道:“美女,游戏嘛!给个面子好不好?你就只需要把你的电话号码告诉我,以后就再也不会被骚扰了,我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