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聂家的幸存者,聂九!

看林若曦这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

聂天一脸的无可奈何。

“这卡其实是我上司落在我这的吗,他之前不是住嘲天宫吗,他就忘记带走了,这事他也知道。”

“不过我上司的身份是机密,所以警察局不能往外说。”

闻言,林若曦不可思议的看着聂天。

脸上全是失望之色。

“这是你上司的卡,你怎么能随便用呢?你知不知道,这也叫一种偷窃!”

聂天急忙道:“你放心,我上司之前说了的,有需要的时候,我可以用这张卡的,就当给我看家的补偿。”

林若曦的脸色这才好了起来。

拉起聂天的手,苦口婆心道:“聂天,我知道你是想对我好,但是毕竟这钱不是我们的,你上司对你好,但我们也不能一直贴着人家,凡是还是要靠自己努力。”

看到林若曦这一副生怕孩子学坏了的样子。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聂天失笑,一把将林若曦抱在了怀里。

有那么一瞬间,他差点就想把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若曦了。

但是如今他派去的人还没找到碧落草。

其余十八国虎视眈眈,要是被人知道了他命不久矣的事情,作为大夏王将的妻子,若曦也是在劫难逃。

所以目前,他还不能透露自己的身份让更多人注意到这里。

“好的,若曦,我都听你的,你说不用,我就不用,我把卡交给你保管。”

聂天突然的怀抱让林若曦脸上露出了一抹羞红。

本来还想说两句的,现在也完全没了那个心思。

在她面前,聂天只动用过两次黑卡。

而每一次都是为了她。

而且现在她一生气,直接就把卡上交给了她。

即使她并不能完全认同聂天的做法。

但也挡不住她心底溢出来的欢喜。

晚上,聂天找了个借口回到了嘲天宫。

“释天,给我弄张低调点的银行卡,转点账进去。”

聂天吩咐道。

释天一愣,但还是连忙答应。

“是,王将,您是嫌黑卡太招摇吗?”

他从怀中掏出一张卡就给了聂天。

聂天笑道:“嗯,黑卡我交给若曦了,这里面的钱就当我管你借的,以后还你。”

随后他满意的将卡放进钱夹里。

他现在不是在战场上了。

一个大男人,身上怎么能没点钱呢。

释天的眉头抽了抽。

王将这做法就是传说中的,偷藏私房钱吧?

“嘭!”

突然,大殿外传来了打斗声。

聂天神色一肃。

起身,快步如飞。

而大殿外,洛寒正和一个长相粗狂的黑衣男子打得不可开交。

聂天眉头一皱,长袍一甩。

直接将那人摁在了地上。

“谁?”

听到声音,黑衣男子脸上露出了笑意。

“少爷,真的是你!”

聂天松开手,双目蓦地瞪大。

“聂九?”

聂九爬起身,看着聂天。

七尺男儿,此刻却是泪流满面。

“少爷,没想到你真的还活着!”

在聂天十岁那年。

聂城将他带到了聂家作为聂天的专属保镖,并且赐名聂九。

十年前的那天,他因惹了麻烦被带到了警局问话。

回来后,聂家便已经血流成河。

他发疯一样的在尸山中找寻聂天的踪迹。

却一无所获。

聂天深吸一口气。

“是家兴告诉你的?”

“是,这次鲍家兴将老爷留下的满汉全庭要转给唐家,我一怒之下便去找他算账,逼问了他许久,他才跟我说出了真相。”

聂九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笑道:“少爷,当初没有在家里找到你的尸体,我就知道你一定还活着。”

聂天上前拍了拍聂九的肩。

“还好当年你没有事。”

闻言,聂九眼眶里又是通红。

他一直愧疚当年没有守在少爷的身边,没有坚守他的职责。

而如今少爷却……

挺直腰板,拍了拍自己的胸膛。

“少爷,我如今已经是城西和城南青龙会的老大了,我现在已经有能力来保护少爷了。”

这十年,他一直都相信聂天没有死。

所以他拼命练武,靠着赤手空拳在江州打下了一片天下。

成立了青龙会,创立了地下拳场,如今,城西和城南都在他的势力之下。

“好样的!”

聂天夸赞道。

“少爷,既然见到你了,有个地方你就必须得去一下了。”

聂九带着聂天来到了当年聂家后面的森林。

往里走了几步,聂九停下了脚步。

“少爷,我们到了。”

而聂天此时已经双目赤红。

“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面前是一排排墓碑。

这里的墓碑都属于当年死去的聂家人,他们的尸首都葬在此下,而江州陵墓是聂天命人做的无字碑,地下除了聂天的泪水,什么都没有……

“奶奶,爸,妈!孩儿来看你们了!”

聂天大喊一声,重重磕头。

聂九也是跪在地上,潸然泪下。

“当年聂家无人收尸,我怕打草惊蛇,便将他们安葬在了这里。”

“想着之后再把老爷夫人移到聂家陵园,但却被五大家族拆建,我便重新在这建了座陵园。”

聂天低下头,坚毅的脸庞上已全是泪水。

良久,他才起身,朝着聂九郑重的鞠了一躬。

“聂九,谢谢你。”

家人尸骨无存,这一直是他心中的痛。

而如今,他总算是解开了这个结。

聂九连忙上前扶起聂天。

“少爷,这本就是我应该做的。”

“聂九,交给你一件事。在这陵园后,再建二十四根石柱。”

“是,少爷。”

聂天看向远方。

这二十四个石柱。

便是他为唐、叶、李三家准备的罪人墓!

第二天早上,林家这边。

林焕英带着林飞宇到了盛世集团,手里还提溜着一个礼盒。

昨天他特地联系了姜总,约着今天见面。

让林飞宇陪同一起去,也说明了他打算还是城西项目负责人的位置给林飞宇做。

这让林飞宇非常兴奋。

“这次你在姜总面前好好表现,别再像上次那么浮躁了,说服了姜总,你才能做城西项目的负责人,还有关于林若曦的事,别说漏嘴了。”

林焕英低声叮嘱道。

林飞宇一脸的信誓旦旦,“奶奶,你就放心吧。”

两人被前台领到了姜辰的办公室。

“姜总,好久不见,百忙之中还抽时间来见我们,真的是太感谢了。”

一见到姜辰,林焕英便热情喊道。

随后他便将手中的礼盒放在了姜辰的办公桌上。

姜辰微微一愣。

“老爷子太客气了,你这次约我来是有什么事?”

林焕英叹了口气。

“主要还是城西项目的事情,这次还是得换个负责人了。”

林焕英话音刚落,林飞宇便开口道:“姜总,林若曦现在被称为江州第一美女,认识了不少富豪,现在她已经看不上我们林家了,已经断绝了和林家的关系了。”

“林家里面,我项目经验最足,前期其实也是我一直在督促进度,项目交给我,您完全不用担心有什么问题。”

林飞宇拍着胸口保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