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龙之逆鳞,触之即死!

林若曦急忙将疤爷推开,小脸上都是惊慌。

“疤爷,你这是干什么?”

被推开了,疤爷也不恼。

摸着下巴,坏笑着打量着林若曦。

果真是一个极品,这身材,这脸蛋。

不知道上了床之后,又是怎样一番滋味。

“林小姐这话就问得怪了,这不是你自己摔到我怀里的吗?”

疤爷斜躺在沙发上,戏谑道。

林若曦强忍住怒气,开口道:“疤爷,工地的事是我没调查好,不知道是你的地盘,我向你道歉。

希望你大人有大量,放我们林家一马。”

随意的将脚搭在桌子上,疤爷开口道:“马蜂没跟你说吗?六千万,我保证以后没有人敢去你城西的工地闹事。

“疤爷,这六千万确实有点太多了,我们真拿不出那么多钱来。”

林若曦耐着性子道,“我是很真诚的来和你谈判的,也求你高抬贵手,放过林家。”

疤爷脸上露出笑意。

盯着林若曦开口道:“既然林小姐确实拿不出那么多钱,我也就不为难你了,我可以给你另一个解决办法。”

疤爷这话一出,林若曦以为有了谈判的余地。

刚松一口气,她正准备询问时。

疤爷却是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目光中全是欲望和贪婪。

“只要你今天把我伺候好了,城西的项目,不成问题。”

林若曦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她没有想到疤爷会提出这样恶心的要求你。

“你无耻!”

林若曦愤怒不已,拉开门就要走。

“给脸不要脸!”

疤爷上前拽住林若曦,甩手就是一耳光。

“老子愿意睡你是你的荣幸!”

“你给我滚!”

林若曦哭着挣扎。

“嘭!”

大门被人一脚踹开。

聂天双眸冒火,直接冲了进来,一脚踹在了疤爷的胸口上。

疤爷的身体直接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墙上。

聂天将林若曦抱起,双手颤抖。

看到聂天,林若曦心头委屈上涌,泪如雨下。

“你怎么才来。”

“若曦,你先去车上等我。”

聂天沉声道。

说完,不顾林若曦的反对,直接将她推了出去。

“你…你谁啊,敢打老子!”

疤爷倒在地上,痛苦的捂着胸口。

聂天面若冰霜,一步一步的朝着疤爷走了过去。

一股凛人的杀意在包厢里蔓延开来。

即使是疤爷常年都与血腥作伴的人,此刻也被聂天身上的杀气压的动弹不得。

“你…你想干什么?”

虽然站不起身,但疤爷强撑着自己,表现的很强势。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疤爷,青龙会的堂主!”

“敢惹我,你这辈子就算是到头了!”

这时,包厢门被推开。

聂九拎着鼻青脸肿的马蜂走了进来。

看到聂九,疤爷身体一震。

“帮…帮主!”

随即,心中狂喜。

指着聂天骂道:“王八羔子,你今天算是完了!看老子不……”

“砰!”

聂九一把将马蜂丢到地上。

双眼赤红的走向疤爷,操起一个啤酒瓶直接砸在了他的头上。

“他奶奶的,老子大哥的女人你都敢动!你想死!”

聂九愤怒不已,狠狠一拳就朝他脸上轰去!

听到疤爷说聂天是他的大哥。

疤爷惊恐的睁大了双眼。

青龙会老大聂九的大哥。

他这次到底是惹到了怎样的一个存在!!!

聂天上前将疤爷拎起。

猛地一拳轰在他的面门。

瞬间,鼻血喷涌,疤爷双手捂脸,痛得鬼哭狼嚎。

抓住他的后颈,朝着地上疯狂砸去!

最后他举起桌上的烟灰缸,重重的砸在了疤爷的头上。

血花四溅。

“啊!”

疤爷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林家和你无冤无仇,是谁指使你做的?”

聂天沉声问道。

疤爷支支吾吾的不敢做声。

不出卖买主是道上最基本的规矩。

“你快说!”

聂九怒吼一声。

疤爷吓得直哆嗦。

“是…是林飞宇,是他让我睡了林若曦,败坏林若曦在江州的名声。”

闻言,聂天猛然捏紧了拳头。

平日里林飞宇的小丑行为,他都没有放在眼里。

但如今,他竟敢把念头动在若曦的身上。

他该死!

“留一条命就行了。”

聂天淡淡道,走出了包厢。

聂九会意,冷冷的看了疤爷一眼。

“你要庆幸,少爷不喜杀人。”

他大手一挥。

一群粗壮大汉拧着钢管便走进了包厢。

惨叫声不绝于耳。

停车场内,林若曦抹着眼泪坐在车里,忐忑不安。

看到聂天出来,连忙上前抓住他担忧的左右打量。

“聂天,你没事吧。”

聂天笑着揉了揉林若曦的头。

“没事,你也不想想你老公之前是做什么的,这些三脚猫货色,都不够我打的。”

“你放心,他们不会再来找麻烦了。”

听到聂天的话,林若曦这才松了一口气。

下午四点,城西地下赌场。

聂天坐在沙发上。

聂九将血肉模糊,奄奄一息的疤爷丢到了他的面前。

身后跟着瑟瑟发抖的马蜂等人。

“跪下给少爷磕头道歉!”

聂九怒喝一声。

马蜂一行人早已吓得屁滚尿流。

“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磕头求饶。

“聂少,我们也是听令于人,求您原谅我们吧。”

“是我有眼不识珠,求您饶我一条狗命吧。”

聂天起身,冰冷的扫过跪在地上求饶的众人。

“你们拆掉的建筑,给我双倍修回来。”

“还有,你们这次吓到了工地上的工人,一个个的去赔罪道歉。”

“另外,林飞宇该教训一下了。“

聂天冷声道。

“谢谢聂少,聂少说的事情,我们一定办到!”

马蜂等人身躯一震,连忙磕头道谢。

能保住一条命,他们就已经很感恩戴德了。

聂天离开后,马蜂便接到了林飞宇的电话。

“蜂哥,我给疤爷打电话怎么打不通啊!事情解决了吗?林若曦是不是已经……”

林飞宇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闻言,马蜂怒上心头,刚要开骂,猛然想起了聂天交待他的事。

他抑制住怒气,冷笑道:“是啊,白少爷,疤爷约你现在来赌场看戏呢。”

听到这话,林飞宇激动不已。

看来林若曦是真的被疤爷给睡了。

那他得好好去拍几张照片。

“行行行,蜂哥,我马上就到。”

挂断电话,林飞宇欣喜若狂的朝着城西赌场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