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六具尸体

收回心思,秦川走出房门,来到五楼,他停在五楼住户门前,敲响了房门。

徐瑶和张卫正在一间屋子内欣赏着六具被保鲜膜封起来的死尸,他们都赤裸着身体,保鲜膜将他们缠绕,能看的出他们在缠的很认真,死尸上的保鲜膜竟没有一丝褶皱。

而且尸体上表情有哭有笑,还有惊恐愤怒等表情,两人真的很细心的装扮着这些尸体。

徐瑶和张卫看的有些痴迷,他们相互依偎着用手触摸着这些尸体,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

就在这时,咚咚咚!

敲门声想起,夫妻二人有些困惑,他们想不到哪个住户有胆子晚上来敲他们的门。

徐瑶和张卫两人走出这间屋子,关上房门。

张卫走到门前先是在猫眼中看了一眼,见并没有人,他打开房门,屋外空无一人,他又向楼下张望也没有见到任何人。

他关上门,疑惑的道:“有人在搞恶作剧吗?”

这时徐瑶也走了过来:“怎么了,刚才是谁在敲门?”

“不知道,屋外并没有人,可能是其他的邻居在搞恶作剧。”张卫挠了挠头,但心里面还是有些不放心,他又将放在桌子上的匕首放进口袋,才稍微心安。

徐瑶听到后并没有在意,转身向洗手间走去,准备洗个澡。

咚咚咚!咚咚咚!

又是一阵敲门声传来,却不是在屋外,而是在屋内。

徐瑶和张卫两人都愣住了,他们一起向那间藏有尸体的房间看去,敲门声正是从那边传来的。

咚咚咚!

敲门声还在继续,徐瑶有些惊恐的跑到张卫身边,她躲在张卫身后,声音有些颤抖:“老公,那个房间内怎么会有人敲门?”

张卫此时也被吓到了,他紧张的吞了一口唾沫,将自己口袋中的匕首取出握在手中。

“别慌!一定是其他住户在搞鬼!”张卫安慰着徐瑶,也是在安慰自己。

他小心翼翼的走到那扇门前,准备去握住门把手,然而下一秒敲门声却消失了。

张卫的手顿在原地,一时竟不知道要做什么,两人都不敢发出声音,屋内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徐瑶拿着一把水果刀走了过来,她语气狠辣:“等下开门后,见到有人就直接下死手!”

张卫点了点头,他一手握住门把手,开始拧动,然后慢慢推开房门。

屋内五具尸体摆在摆在那里,有一具尸体不见了,夫妻二人头皮发麻,恐惧如潮水一般袭来。

徐瑶惊恐的大喊:“怎么可能?”

张卫也是一脸难以置信,这间屋子并没有可以藏人的地方,墙上的窗户也是封死的,死人怎么可能会消失!

他们两个认真的辨认消失的是哪一具尸体,发现是带着笑表情的尸体消失了。

就在二人还在恐惧中时,更大恐惧正在酝酿,房间内的灯骤然熄灭,一切发生的毫无预兆。

黑暗瞬间将两人淹没,徐瑶直接吓的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闭嘴!”张卫用手捂住徐瑶的嘴巴:“快把手机拿出来!”

徐瑶反应过来,急忙去口袋中掏手机,她的手刚要接触到口袋,却是被另一只冰冷的手握住,徐瑶感受着那只手的冰凉,和滑滑的感觉,她的精神直接要崩溃。

这种感觉她太熟悉了,就是那六具尸体上的触感。

巨大的恐惧竟然让她失声,只能在喉咙间发出“呃呃”的声音。

张卫察觉到徐瑶的不对,他慌忙的从自己口袋内探出手机,打开手电功能,刺眼的灯光将房间照亮。

他看向徐瑶的方向,发现那个消失的笑正用一直手抓住徐瑶的一只手腕,脸上带着诡异的微笑看着那手机灯光照向他的张卫。

张卫直接被眼前的一幕吓的呆在原地,这时又有一只缠有保鲜膜的手从他身后伸开,将他的手机一把夺下。

手机灯光熄灭,房间内再次陷入一片黑暗,接着四周传来诡异的笑声,哭声,愤怒的嘶吼声,和惊恐的惨叫声等各种声音。

“啪”

房门被关上,张卫只感觉一双双冰冷的手抓住他的身体拉扯,他疯狂的挥动手中的匕首,可那些尸体完全感受不到疼痛。

徐瑶的“呃呃”的怪声也消失了,四周只有那些尸体发出的各种声音。

张卫身上出现一道道抓痕,他惊恐的喊叫,叫着徐瑶的名字,可是却无人回应。

恐惧终于将他彻底淹没,他在不知道多少手的撕扯下吓晕了过去。

秦川站在这对夫妻的家中,他抱着有些疲惫的布娃娃有些担心,布娃娃消耗有点大,接下来到404房间危险性会不会更大。

布娃娃看出了秦川的担忧,她轻声安慰道:“放心,现在离十二点还有段时间,够我恢复的了。”

秦川点头,没有在考虑这件事,而是把视线投到地上昏倒的两人,此时两人已经被秦川绑了起来。

房间内的灯开着,那间房子内的尸体也都保持着原样,刚才发生的一切只是两人的幻觉罢了。

秦川从洗手间内端出一盆水,将两人泼醒。

徐瑶最先醒来,在被吓昏前发不出声音的她醒来后,尖叫声直接突破天际,还好秦川早有准备,一把将毛巾塞进她的嘴里。

徐瑶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脸上还带着没有消失的惊恐。

张卫这时也醒了过来,他晕倒的比徐瑶晚,心理素质也比徐瑶强很多,睁开眼后他看到秦川,愤恨的开口:“是你在搞鬼!”

秦川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没错,就是我,接下来你可要好好回答我的问题哦,不然你的漂亮老婆可就要没了。”

秦川拿着水果刀,在徐瑶的脖颈处比划着。

徐瑶吓得只能用眼神向张卫求助。

“好,你别伤害她,我会好好回答问题的!”张卫连忙回答。

秦川觉得无趣,搞得自己才是坏人一样,他将匕首扔在距离两人很远的距离,这才开口问道:

“你们对404的住户有多少了解?”

“404住户?那家人很危险,我们平时很少看到他们,除了你上次遇到的疯女人外,那家住户还有这个中年男人,而且他们四个孩子在这三个月内都失踪了!”

“不过在孩子失踪前,我有时候在路过他们门前的时候会听到孩子的哭声,还有就是呜呜的声音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嘴巴一样。”

“而且有一次我看他们的门没有关,我就偷偷的从门缝内向里张望,结果突然出现一个布满血丝的眼睛,把我吓一跳,还好我当时跑的快,不然就被抓到了!”

“最诡异的是在那四个孩子失踪了后,我经常会在楼道内听到小孩嬉闹的声音,但我从来没有再见到过那四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