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你在变脸吗

“你是新来的?”

站在秦川面前的是一身白色连衣裙的女人,她的身上满是血污,脖颈处有着一道狰狞的伤口,还有鲜血不断从中流出。

“你好,我叫秦川,新来的!”秦川很是热情的回道。

“嗯。”

白色连衣裙女人盯着秦川看了好一会儿,一脸认真的提醒道:“你一个人不要乱跑,这房子里有活人!很危险的!”

“有活人?”

秦川疑惑,你不是鬼吗?怎么会怕活人?当然这话并没有说出口,眼前的女鬼状态可能有些不太对,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好的,我明白了,那活人能有多危险呢?”

秦川边说还边打量了一下自身,觉得自己长得还挺阳光的,完全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不是那种危险,是他们很吵,总是会发出奇怪的尖叫,反正就是很吵人的那种。”

白色连衣裙女人边说边比划,一副活人很麻烦的样子。

“还有等会儿你来和我的朋友见一下吧,你既然来到这里了,那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一家人?”

“对啊,你等着我去找他们!”白色连衣裙女人乌青的脸上挤出开心的笑,有些吓人。

“唉,等等。”秦川看着正向楼下飘去的白色身影,有些摸不清状况,目送着她离开:“感觉哪里怪怪的?”

二楼重新变的空荡荡的,秦川身后的老人也不知在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

周围一片死寂,整栋别墅仿佛就只剩秦川一人,若是普通人在此,恐怕早就被这恐怖的氛围吓到浑身发抖。

但秦川终究是和其他人不同的,鬼怪确实是很可怕,但它对秦川的影响终究有限。

这可能和秦川本身的性格有关,他的性格可以说是存在着一种缺陷,对恐惧这种情绪的感受并不敏感,同时又对未知的事物充满好奇心。

白色连衣裙女人的表现着实出乎了他的意料,看样子不像是会害人的鬼。

强烈的好奇心驱使着秦川向楼下走去,事情变得出乎意料的有趣。

楼下的摆设和白天时一样,没有任何改变,但相比于楼上,楼下却又热闹了很多。

一楼的卫生间内传来水流声,像是有什么人在洗澡,旁边时不时会响起脚步声,但却看不到任何人。

空灵的歌声从一个房间内传来,但歌词却有些血腥,窗帘后似乎躲藏着一个人影。

啧!真是个热闹的大家庭啊!

秦川很喜欢这样的氛围,他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加入其中了。

在秦川被这种其乐融融的氛围所感染时,布娃娃和马科却是正在着急的四处寻找秦川。

在秦川睁眼的那一刻他就在布娃娃和马科的眼皮底下消失了。

“你找到这里鬼域的入口了吗?”布娃娃很着急,秦川那么大一个人就在她的面前不见了,现在她很担心秦川的安危。

“没有,鬼域的入口是在一直变化的,我暂时也没法找到。”

马科的嗓音低沉,不停地有水滴从他的身上滴下,很快在地面上形成一滩水渍。

“不能强行打开鬼域吗?”布娃娃问道。

“鬼域是一群鬼聚集在一起形成的与外界隔绝的区域,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入口是连通两个世界的唯一的一个点,红衣以下,只能从入口进!”

马科是来自地府,懂的东西要比布娃娃多了很多。

鬼域通俗点来解释像是一堵墙,将现实空间分割成两部分,红衣以下的鬼怪就像是一个普通人,是无法打破这堵墙的,就像阳光养老院中的鬼域,秦川他们只能等鬼界自然消失才能出来。

唯有红衣厉鬼才能凭借实力将这堵墙打破。

“那怎么办?我们就在这里等吗?里面那么多鬼怪,秦川一个人太危险了!”

布娃娃都要急哭了。

“没事的,大人的背包也不见了,应该是和大人一起进去了鬼域!”

“烧火棍和怪谈记事簿也在里面,大人不会有事的。”

马科也很着急,可他还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他知道这个时候保持冷静才是对的。

“别急,鬼域的入口很快就会再次改变,我们很快可以找到入口!”

“嗯。”

布娃娃也慢慢恢复冷静,仔细感受着入口会出现的地方。

鬼域内,秦川被旁边房间内的声响吸引,那像是有人在柜子内击打柜门的声音。

慢慢靠近,房间的门虚掩着,透过门缝可以看到黑暗中一个巨大的镜子斜对着门的位置,从镜子中可以看到一个衣柜靠墙而放。

“咚咚咚!咚咚咚!”

声音有节律的从衣柜内传来,柜门也随着声音规律的颤动着。

“有人在里面?”

秦川推开房门,来到衣柜前。

“救...救我!”

微弱的声音从衣柜里断断续续的传出。

听声音是一个女声,还有些耳熟,但又一时无法想到是谁,伴随着求救声的是一阵阵咀嚼声,像是老鼠在啃食东西时发出的声音。

“除了我之外,这里面还有其他的活人吗?”

柜子内的声音停了下来,像是察觉到了外面有人,但紧接着敲击柜门的声音再次响起,更加急促了些。

“救我!救我!”

衣柜内的声音变的凄厉,似乎是在忍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

柜门剧烈的晃动,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冲出来,但柜门外上着一把锁,又将里面的人给牢牢的囚禁在里面。

秦川皱着眉,里面的声音让他熟悉,可又一时难以想起是谁来。

一手握紧烧火棍,秦川想要将柜门砸开,看看究竟是谁被关在里面。

举起的烧火棍还未落下,身后想起一阵脚步声,秦川向身后看去,发现白色连衣裙女人正站在身后,直勾勾的看着他。

“这个女鬼走路是没有声音的,这是故意要发出声音提醒我吗?”

秦川放下手中的烧火棍,小丑面具上的笑容一直凝固在脸上。

“你的朋友们找来了?”

“没有,他们有些害羞,不太想见你!你去把他们找出来吧?”

白色连衣裙女人像是换了一个人,语气生硬冰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