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弟控

卡里当然不会只有三千块钱了,李傲妹又不是不知道他在皇朝的职位。

皇朝这种大公司的一位副总,好赖也得有百万以上的年薪吧,甚至是更高。

她不知道弟弟在皇朝的权位,往后每个月除了薪资还会有巨额的股份分红收益。

当然了,这一笔收益大部分还是要进袁颖的口袋,可就那百分之五的纯利对李东红来说也是一笔天文数字。

当他看到卡上那一串九位数字后,连十万现金都没碰过的某人当时就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觉头晕目眩。

万恶的金钱啊,实在是太迷人了……

李东红挣扎着没有陷入迷境,可还是为此激动了好一阵子,直至被袁颖抽取了她的那部分。

尽管如此李东红此刻已然成为了一名千万富翁。

不过李东红也没敢给李傲妹太多钱,二十多万,如果超出常理的话李傲妹肯定能察觉出不对劲。

如果让这妖精发现自己的小金库,必定会把他洗劫一空,还得兴师问罪他的钱是从哪里来的。

到时候就是人财两空了……

所以还是得细水长流,等时机合适了他会跟李傲妹摊牌。

外加这个姐姐花起钱来大手大脚,买了一大堆的奢侈品也不怎么穿。

有的衣服只是在商场里试了一下从此就再也没穿过。

李东红记得有一次和老姐去逛街,她看上一个价值八万多的香奈奈包包,满心欢喜的买回家。

他那会儿还幸灾乐祸的想着:到时候看信用卡不还死你!

但李傲妹眼都没眨一下。

现如今那个包还在衣帽间里挂着呢,买回家一次没有背过,都快积灰了。

不仅那个包,壁勾上琳琅满目的包包大部分都是没有出阁的‘大家闺秀’。

不管李傲妹真实的经济实力如何,他也要注意着点,目前的小金库还经不起她这么祸祸……

李傲妹和袁颖这两个女人虽然表面上相敬如宾有说有笑的,但李东红总觉得她们之间有着某种隔阂。

没有和柳诗在一块儿的那种自然,亲切的感觉。

李东红觉得或许是两个都十分优秀的女人碰到一起心里多少都有一些排斥。

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李傲妹在某方面的占有欲其实很强。

每每看到李东红给袁颖夹菜时流露出来的宠溺眼神,李傲妹就一阵恍惚,心里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像珍爱的东西被人窃走。

这傻弟弟,以后就要归别人啦?要和别人共享啦?

李傲妹越想越生气,越想越不甘,越想越委屈……

以至于卿卿我我的李东红和袁颖此刻看上去就像一对‘狗男女’……

嘭!

“陪姐去血拼!嗝~”

李傲妹猛的一掌拍在桌上,不禁皱了皱柳叶眉,小手拍的生疼,还不忘打了个饱嗝儿。

李傲妹要疯狂购物宣泄一腔悲愤。

她有三种方式发泄情绪,狂吃,现在吃差不多了,狂买,正准备去,狂揍李东红……

可惜现在有外人在,不合适,弟弟也是要面子的,更何况还是在刚交往的女友跟前,有狗急跳墙的可能。

“可以,不过下午再去吧,长途跋涉小颖有点累了,让她睡一会儿。”李东红很贴心的说道。

袁颖十分满意,她确实有些疲惫,看来这个家伙渐渐的学会怎么关心别人了,她很欣慰。

“我现在就要去,袁姐就让她在家里睡着呗。”

李傲妹不顾忌袁颖异样的眼神,直接跨坐在李东红的腿上搂着脖子撒娇。

她的话是没什么问题,但按照成年人的行为方式思维习惯,她这就属于不近人情了。

不过她就是要看看李东红会怎么选择。

是陪她这个姐姐去逛街呢,还是陪他那个‘新媳妇儿’去睡觉。

袁颖眼神一变黛眉微蹙,但仅是一瞬间,很快便又扬起微笑,“没事儿,我不累,一起去逛逛吧。”

袁颖并非小肚鸡肠的人,但她也不是什么圣人,没有以德报怨的伟大胸襟。

这年头谁还没点性格,她只是不想让李东红难做,能看出来那家伙极其服从姐姐的命令,又不忍寒了她的心。

同时她也能感受到来自李傲妹的隐隐敌意,只是十分费解这个女人为什么会对她存有敌意。

总不至于是抢了她弟弟吧?

这是弟弟又不是老公。

这个女人不会是个弟控吧……

“好,出发。”

李东红挠了挠头,搂着李傲妹的纤腰站起身,将她放在地上,袁颖都发话了他也不好再说什么。

“老弟真乖!么么哒!mua~”

袁颖:“……”

上港最繁华的商业街。

汇聚一众国内最顶级的商超。

随处可见燕瘦环肥英俊潇洒的都市丽人与时尚俊男,国际奢侈品大牌的商铺琳琅满目鳞次栉比。

某人左边是挽着他手臂比媳妇儿还亲的姐姐,右手是气质端庄走路带风裹挟女王气场的袁家大小姐。

袁颖距离那俩人半米距离。

李东红想牵她的手,被她躲开,有那么个腻歪姐姐挂在他身上,她再牵他手,像什么样子,不伦不类。

对此袁颖是无可奈何,她是李东红的姐姐,心安理得的与弟弟亲昵。

带着这么俩大美女,李东红一路上自然饱受路人艳羡嫉妒的目光。

但某人没有人家想象中的那般逍遥自在,相反备受煎熬。

几个小时下来身上已经挂满了大包小包,其中有李傲妹的,有袁颖的,还有姐姐给他挑的几件衣服。

李傲妹对李东红的尺寸了如指掌,这几年可没少给李东红置办衣物,甚至是一条小裤裤。

价格有高有低只要姐姐看着顺眼的就行,给他花钱向来很大方。

这一点总被骂‘白眼儿狼’的李东红还是挺感动的。

“没劲,这才刷几下呀。”

爱玛细专柜,李傲妹甩了甩手中的卡不满道,一个两千多的手袋已经刷不起了,让她颇为尴尬。

“大姐,我一个月工资也不能给你刷到天荒地老啊,您这一个下午已经花了二十多万了,省着点好不啦。”李东红欲哭无泪,苦口婆心的劝诫。

他一阵肉疼,钱虽然就是给李傲妹花的,但她这个花法也太凶猛了,还好不是天天这么祸祸,不然他可养不起这么个败家娘们儿。

“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不也给你买了衣服嘛。”李傲妹狡辩。

李东红眼角抽搐了下,是啊,两件外套一条领带,还有两条小裤裤,就这也差不多花了一万大洋……

袁颖当时都惊呆了,那家伙都多大了这种东西还要她一个姐姐来买?

某人也是尴尬的不行,以前确实都是李傲妹给她置办这些,但她近两年就没买过了,不知道今天突然抽的什么风。

无奈,只好在袁颖似笑非笑的眼神中接受来自老姐的‘绵绵爱意’……

“老弟,你会一直对姐姐这么好吗?”

李傲妹搂着李东红的胳膊,抬起脑袋望着比她整整高了一个头的弟弟,眨巴着水灵眸子,娇躯酥软语气柔弱,让某人心念一动。

“看你表现。”李东红颇为傲娇。

李傲妹一指戳在李东红的腰部软肋,疼的某人龇牙咧嘴。

“翅膀硬了我看你!挣了点小钱就跟姐装大爷啊?”

“我是大爷你也不是妞儿啊……”

“你说什么?!”

李东红撇撇嘴,突然发现袁颖不知道什么时候跑没了。

“小颖呢?”

“不是在那看包呢嘛。”李傲妹指了指不远处,随后掐了把李东红的腰,气呼呼的,“别给我转移话题,你刚才那话什么意思?!”

李东红摁住姐姐作乱的小手,看过去,发现袁颖和一个女孩儿正在聊天。

那女孩不是柜员,但是看俩人眉开眼笑的样子好像挺熟的。

他定睛一看,目光顿时闪烁起来。

林欣?